【為什麼我們要挑選這篇文章】

對獨派來講,台灣隔壁鄰居是中國真的很衰,一天到晚被惡鄰威脅要統一,統一後就再也呼吸不到自由的空氣;對統派來說,中國是一個值得親近的鄰居,既然台灣在旁邊就不可能不受中國影響。

但如果今天台灣的鄰居不是中國呢?會發生什麼事?

(責任編輯:余如婕)

文 / 畢靜翰

雖然台灣覺得中國很恐怖,但其實台灣算是蠻幸運的,中國這樣的對手並不難理解,情緒也不難處理,動機和動作都非常清楚好了解——只不過是,台灣的政壇是一個弱雞農場,大家一直處於自己的小世界,想不開,看不清楚了,對於治理台灣是這樣,對於理解國外的世界更是這樣。

所以,台灣算是很幸運的,因為如果中國換成其他的,比較狠的國家的話,台灣早就 GG 了,譬如說,只要看看法國當年處理非洲殖民地的問題就可以知道,法國(當年)比中國惡劣多了,攻擊性也比較強,美國以前處理菲律賓,或跟日本德國開戰之後要拚到底的精神——那可是要擋都擋不掉的一個力量。如果是英國的話,那就更不用說了!大英帝國的歷史簡直是一個墳墓場。

俄羅斯才是恐怖鄰居:擺出一副吃爆米花的觀眾樣,再狠狠補槍

不過,我覺得最恐怖的應該是俄羅斯,如果台灣對面的國家是俄羅斯的話,台灣真的早就 GG 了。國民黨當年跑來台灣的那段時間就不說了,如果是紅軍的話,他們就會在幾年內製造一大堆運輸船,然後屠殺強暴島上所有人的一大半吧,他們不會像毛澤東那樣,遇上了一點困難就放棄了。台灣 1950 年就 GG 了。

如果把俄羅斯放在現在的情況的話,也一樣,因為你只要看看他們冷戰的時候的表現,就知道他們可以多恐怖:他們真的很會,非常會,把對方研究光了,找到所有的小辮子,暫時假裝沒事,然後等到傷害會最大的時候全面採取行動。

你只要看看俄羅斯已經把歐洲和美國搞得多亂就可以知道他們的厲害,無論川普有沒有真的跟普京有一腿,俄羅斯還是成功地搞砸美國民主的很多事情,英國的脫歐事件,德國和法國的選舉,都有受到影響,然後俄羅斯就笑嘻嘻地在那邊看戲,說「關我什麼事情啊,我只是來吃爆米花!」

想統一台灣,這樣做可能就成了

心理戰術真的很重要——在兩岸的框架之下,心理戰術是一切,但中國採取的心理戰術是屬於⋯⋯「大哥很恐怖,你不要得罪大哥」(耍刀)<大哥沒有機票錢可以飛來找你,但光在電話上聽到這些就蠻恐怖的 XD

目前為止,這樣的動作其實已經蠻夠的,因為大部分的台灣人已經覺得,強國的力量是台灣無法抵抗的,大家的思考方式也越來越偏向消極的。

如果是俄羅斯的話,事情就不會那麼簡單,俄羅斯很會找到或創造醜聞,然後用這些醜聞危害當地的政治人物,或直接把事情曝光,達到一個人民不相信民主的效果。台灣的政壇是如何,我們都很清楚,而且我覺得如果一個有能力的國家想要去發現那些事情,也並不難,保證在幾年內一個像俄羅斯有狼性的國家可以弄掉台灣政壇上一大半的人。

不過,那也只是基礎型的一個動作,因為其實台灣人的弱點是,他們一直認為自己被政治人物辜負了,也覺得台灣被治理得不好,但他們自己又想偷懶,不想很積極地去管那些事情。喔,天啊,對於心理戰術來說,這是一個完美的 scenario!目標很簡單,只要讓台灣人覺得自己本地的政治人物永遠無法拯救他們,也同時讓他們覺得你應該會做得比較好,那⋯⋯在你的軍隊還沒有侵入這座島的時候,人民的心已經變成你的。

如何讓台灣人覺得你會做得比較好?

這又很簡單。

在對岸設計一個模擬政府,一個認真的模擬政府(不是一個像現在的小部門或「準政府」),從總統到移民署都有,部門也都認真地在經營事情,也雇用當地的台灣人把消息傳過來給你,每天公開評估台灣政壇上的事情。

如果今天台南的空氣汙染很糟糕,就說,很明顯是X,Y,Z公司的問題,工廠要立即停止運作!如果今天有小女孩被強暴,但政府置之不理,就擬定一套法律解決這個問題,又在網路上宣布說,「我們可以這樣解決這個問題!」

你也可以提供真正能用的「中國台灣」護照(而不是一個讓人羞愧的台胞證),如果台灣人在國外遇到什麼困難,就像美國的大使館立刻出手盡量幫忙。甚至,你可以搞個網路上的總統選舉,雖然候選人都是你選的,但因為他們不用真的做什麼,只要說台灣人想聽的話,他們很快就會比台灣那些弱雞還受歡迎。

你這樣搞個幾年,邊摧毀政治人物的名譽,邊說出台灣人想聽到的話,在不到 10 年的時間,你就可以非常輕易地統一台灣。認真扮天使一段時間就沒問題,你也知道你阿公阿嬤很吃這一套!

如果是俄羅斯的話,他們早就會搞類似的活動,但幸好,對岸的不是俄羅斯(或美國,或法國)而是中國。

雖然台灣的政壇是弱雞農場,但中國⋯⋯是鴕鳥天堂。

(本文經原作者 畢靜翰  授權轉載、編輯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連結在此。首圖來源:yeowatzup,CC licensed)

推薦閱讀

俄羅斯有多大?普丁妙回這句「我國疆界無止盡」,隱藏了他對歐盟的野心…..
【年輕世代看統獨】統派青年張瑋珊接受陸媒專訪談:我如何從感性台獨變成理性統派
比統獨議題更值得重視的議題——中俄與美日聯盟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