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要挑選這篇文章】

北投一直都是寶可夢的熱門地點,在寶可夢正風行時還有人為了抓卡比獸,摔入大度路附近的田裡,但沒想到課本沒告訴我們:這條路在 22 年前就已經很紅了!

(責任編輯:余如婕)

文/ Shreka(北投說書人

時間:1987 年 8 月19 日星期三
地點:北投大度路

入夜後,看熱鬧的群眾一如往常,提早到大度路佔位,不久飆車族開始清場,攔截大度路來車強制其改道,讓飆車得以進行,此時有一過路私家車不從,一家三人連車遭飆仔毆砸,警員見狀上前制止,亦慘被瓶罐、磚塊洗臉,帶頭飆仔隨即被拘回北投分局,鬧事者不服,轉進圍攻分局要求放人。

由於 8 月 5 日台南警局才剛發生取締飆車群眾暴力事件(13 輛警車遭破壞火燒),北投分局因此戒慎恐懼,調來憲兵隊支援,但又深怕分寸拿捏不妥而擦槍走火。拒馬相抗下,叫囂聲與丟砸物此起彼落,飆仔、好事群眾與警察僵持甚久,警方屢勸無用之際,亮出實彈長槍威嚇,終於奏效,並逐一逮捕煽動情緒的滋事份子,群眾逐漸散去。

左上&右下:舊北投分局,位於現在分局左側側靠光明路,右上:分局右側之香雞城,左下:分局右側街景,鐘錶、藥局、針車行,至今仍在原址營業。(圖片:作者截自國家文化資料庫台視新聞畫面)

是夜,北投分局前擠得水洩不通

還有民代前來火上加油,聽說隔壁的香雞城,能賣的食物全被掃光。

解嚴前後的社會氛圍一直躁動不安,7 月 15 日甫解嚴,飆仔即欲趁機無端生事,北投分局事件中警方建立的執法信心,後來漸被當成全台治飆指標。其中最具體做法是,請檢察官坐鎮蒐證,警便衣混進人群,趁飆車族停等時拔掉鑰匙,將其架進偵防車帶回法辦。

追溯臺灣飆車史,1986~1988 此三年最盛,起初飆仔只是利用每月第二、四個公休日的前一天周六晚,偷偷在大度路上三五輛車比快,1986 年 5 月間,出現較大規模群飆,10~12 月間,進階成盛大的警民躲迷藏追逐戰。

1987年8月6日台南警局飆車群眾暴力事件報導。(圖片:翻攝聯合報)

大度路戰場惡名遠播,佳冬戰備跑道、彰化彰興路等地飆仔也不甘寂寞,全台飆風一發不可收拾。光 1986 一年,飆車遭取締者達 2042 人,傷者無數,死亡 26 人,油門摧盡,天堂已近。

解嚴前後,正值台灣經濟起飛,但政治社會改革的牛步,趕不上人民急欲自由的速度,政治抗議、社會運動層出不窮,休閒娛樂選擇少、有錢沒處花、無正常管道發洩,造成人心浮躁、盲目追求,飆車、大家樂、炒股、非法吸金等,就在此氛圍下孳生。

1987 年研考會民調顯示,35.2% 贊成政府嚴格取締飆車,另有 33.0% 希望政府開闢賽車場、提倡正當運動,而本土機車雜誌摩托車、風火輪亦分別於 1985、86 年創刊,台灣騎士接軌國際新知後,摩拳霍霍想證明自己,但少數偏激者則走歪效法日本暴走族、美國飛車黨。

飆仔怎麼盯上大度路的? 

大度路於 1984 年拓寬後,又寬又直沒紅綠燈,汽機車間無分隔島(1984年大度路行車影片,為市區少有之高速限公路,當時無科技園區大樓妨礙視線,騎士從關渡端進入,居高臨下、視線開闊,飆仔油門一催、唯我獨尊,彷彿就擁有了全世界,一路向盡頭的大同公司和新光人壽霓虹燈衝去。

但飆仔深知大度路的戰略配置——關渡端人煙少,路邊還剛好有派出所,而大同公司端卻沒有,且方便聚眾吸引目光。

承德路七段原稱百齡五路。(圖片:北投說書人攝影)

場邊圍觀者的歡呼吶喊,讓飆仔真覺自己是英雄咧!每晚推波助興的民眾,人數隨便就破千,晚上扶老攜幼,遠從外地自動集結前來朝聖。飆風極炙時,車經百齡五路(現承德路七段),明顯感覺機車變多,一過實踐街,騎士臉上看得出似乎在期待著什麼般,到了公館路,前方已是一片黑壓壓群眾,觀戰的汽機車亂置,路口難以淨空,公車出入中央南路受阻,來往淡水車輛被迫改道中央北路。

(本文經原作者 北投說書人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輯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那一夜,他們差點砸了北投警察局!(上) 〉。)

你可能想看這些文章

【北投天天跨年不好嗎】有人把寶可夢當「亡國妖物」,我卻看到滿出來的觀光人潮和商機
【老師不會教的歷史】飆車絕對不是現代人專屬興趣,古代也有尬車屁孩!
歷史不能被遺忘:台灣解嚴已有 27 年,但社會制度真的有完全解嚴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