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台灣是個多山且環海的島嶼,但奇怪的是:我們的政府卻不斷禁山禁海,就為了省麻煩、怕出事。

就像最近許多人都認為,「獨攀發生山難是浪費社會資源」,我們的社會經常先入為主地接受政府或社會文化的管束,而用一種譴責的姿態去批判出事情的人,彷彿此刻他們的稅金被浪費得比政府濫燒得還要多。

但在你膝反射式地去譴責之前,能不能先看看這篇文章再想想自己譴責的是什麼呢?

(責任編輯:林芮緹)

文/Edwin Wang

時事有感。最近獨攀的事件吵的不可開交,除了山友們有很多想法,一般民眾居然也加入了戰局。(我們都開玩笑說突破了同溫層好強大 XD)

我本身是個休閒級的戶外活動者,有在參與山域搜救增加經驗,也是新北的消防救護志工。這次事件有牽扯到的幾個領域跟體系我剛好都有接觸,與一些鄉民理性、非理性的討論後,下面是我的一些心得。

首先要說的是,獨攀的山難與團攀的山難比,比例上並沒有比較高。但一般人,尤其很多沒在從事戶外活動者,卻普遍認為獨攀是「不負責任」的行為。

事實上,很多團攀的成員,是跟著別人走,自己不知道自己在爬什麼,只知道目的地是哪個有名的山頭或景點,不會看地圖,不會導航,身上只有簡易個人裝備,睡袋、睡墊、帳篷甚至爐具等都是別人幫忙帶,試問,如果帶隊的人出了事,或因意外與團隊分離,這種比例佔多數的登山(遊)客,跟了團,就「負責任」了嗎?

獨攀當然有獨攀的風險,像我就覺得獨攀最怕遇到失能性傷害,也就是讓自己失去部分或全部能力的傷害,如骨折、頸椎受傷、還有其他影響意識與判斷的傷害等等都是,另外瞬間死亡的傷害也很麻煩。

遇到失能性傷害,就算裝備非常齊全,由於沒有夥伴的協助,自己又無法自理,如果走的路線較冷門,沒有其他人路過,也許一條生命就這樣沒了。瞬間死亡的傷害就不用說了,如果發生的地點沒有目擊者,也有可能永遠沒有人知道自己倒在哪裡,從此住在山上,變成山的一部分。

但通常來說,獨攀者由於要面對較高的風險,無論是心理、生理、裝備以及相關知識、技能等的準備上,都會較團攀者完善,除少數有「越級打怪」或因能力太強而疏忽掉某些風險的情形,絕大多數反而較少出問題,或是出了問題可以自行解決脫險,不必動用搜救資源。

有人說獨攀求救是「浪費社會資源」,試問,求救原因有去了解嗎?今天一個人在山上被落石擊中受傷,求救是浪費資源嗎?有人說誰叫你去山上,受傷活該。那我換個場景,今天有人開車經過蘇花,被落石擊中受傷,請問是「浪費社會資源」嗎?今天有人在山上因失足跌傷骨折求救,是「浪費社會資源」嗎?那有人從電梯走出來跌倒骨折(我實際跑過的救護案例),這樣是否也算「浪費社會資源」?

有人會說城市裡不一樣,不像山難會花那麽多錢。像直升機費用,飛個幾趟就要破百萬。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搜救費用最可觀的直升機費用,空勤總隊並不收取,因為沒有山難、水域救援,他們依然有既定的訓練須完成,而這部分是有預算去 cover 的。(公部門預算沒用完,隔年要再編列會很麻煩啊)

當然出勤都有風險,直升機是最危險的交通工具之一,山難搜救動員也都有風險,我自己也在這個體系內學習,對他們只有感恩跟敬佩。但直升機費用一直以來都是個假議題,不斷被媒體刻意炒作下,一般人會知道,會關心嗎?而且國家本就有保護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的義務,曾幾何時變成開始怪罪人民為何需要讓政府保護呢?

有人說,消防人員平時勤務就如此繁忙,怎能再加諸山難救助這個重擔給他們?沒錯,事實上我與一群人一直認為山域搜救應該與消防脫勾,如同消防員不該去捕蜂捉蛇等,但現行體制就是要求他們什麼都得救。我們有在努力,但一般人知道嗎?霉體會報嗎?

一直以來都想推廣山搜以及山域管理由專責單位處理,避免目前由多個單位管理,權責複雜,每每想做改進又遇到互踢皮球… 但這是戶外活動者的錯嗎?

官方單位不想管理,禁山禁海,因為出事很麻煩,而為了避免掉麻煩,就箝制我們的自由?用一些假議題或少數不當行為者的例子來影射戶外活動者不負責任,浪費資源,引起社會大眾對戶外活動者的反感,對於高山密度數一數二高,四面環海的台灣來說,這樣是應有的教育方式嗎?

jan Seftim, CC Licensed

看了很多民眾對相關議題回覆的留言,心裡感到很難過,要解釋獨攀並非原罪,還有人罵說我們都是一群不負責任的登山者,對社會又做了哪些貢獻…… 當下真的很想反問他們自己又做了什麼?

有些山難是可以避免的,例如台灣發生率最高的山難——迷途。(佔各年山難比例的 30~50%)

迷途可以透過路線的研究、地圖與指北針以及導航裝置的操作避免掉。很多單位,包含我自己,都有提供付費或免費的課程,教導戶外活動者如何避免迷途;網上的資源也十分豐富。即便如此,我還是曾在教學後遇到有人跟我說,他都是跟別人走,用不太到導航。甚至一套不到台幣一百元的離線導航 app 也會有人不願意投資。(一台專業戶外登山用導航機可以高達台幣一萬六)。

而有些山難真的就是難以完全避免。

以我這樣的裝備控跟野外求生控,裝備之齊全甚至超越大多數登山團體,但我敢說我不會發生意外嗎?事實上我有跌傷過、有扭傷過、有過失溫的經驗,也發生過熱衰竭、輕微的高山症當然跑不掉、失足跌入溪流中、差點被蛇咬(赤尾青竹絲)、垂降時撞傷、被落石擊中、其他像被植物割傷螞蝗上身都只是常態…… 但這些在戶外發生的小意外只讓我越來越了解野外的風險,以及自身該做的準備。

最重要的,真的發生事情的時候,如何冷靜的去面對。(我之前上的山域安全課程都有獨處訓練,夜晚的野外,熱鬧到會讓人胡思亂想)

想說的是,如果對於風險控管沒有做好,沒有危險意識,不管是獨攀還是團攀,甚至是做任何活動,都是不負責任的。

最後,我們這些登山客罵政府很爽,又是否了解自己的責任?是否了解冒險是「我們的選擇」,責任及「後果也該自己承擔」?常常聽到出了事就來一下「都是 they 的錯」,自己導致的問題卻要怪官方管的不夠,也難怪最後要搞到禁止一堆。不了解水域危險,卻要怪罪政府沒立牌警告,沒設救生員救助?不做功課爬山迷途,卻怪別人救援太慢?

我們的公民素質就是這麼好棒棒,才會搞到這樣,不是嗎?
兩邊都要加油,好嗎?

(本文經原作者 Edwin Wang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連結。)

推薦閱讀

關於忘恩負義的登山者,你這三天也被唬了嗎?他舉證揭露媒體如何抹黑李明翰
怪媒體跟風造假?即使對台灣搜救有所不滿,李明翰也不該在第一時間檢討山搜制度
山不可怕,可怕的是無知!登山遇難 47 天不死不是奇蹟而是「專業」
「禁山」好危險不要爬?一場山難意外揭露政府陳腐懶惰的官僚思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