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要推薦這本書】

說要保存台灣文化,我們往往就只是辦個展覽、文化季或是將其成為一個個相似的文創商品,又或是放到博物館裡。看似保存了些什麼,實質上卻自我們生活中急速消逝。文中藉由兩位沙發客帶我們看到台灣文化保存的困境,或許就如同這句── 保存種子最好的方式,就是把它種下去── 最好的解決方式就是將其種到下一代的心理。(責任編輯:鄭伊真)

存文化最好的方式就是把它種進下一代的心裡。圖片來源:Pixabay

文/楊宗翰

「有一次我們在土耳其搭便車,一輛警車開到我們的身邊停下來,問我們兩個在幹嘛。他們聽完以後也和一般人一樣,說我們不應該搭便車,太危險了。可是,那兩個警察不但沒有趕我們走,還直接站在路中間,對一輛一輛的來車招手。

在攔車這方面,警察的能力勝過漂亮女生,因為只要他們舉手,車子一定會停下來。結果,那兩個警察就真的攔車下來臨檢,他問車主們要去哪裡,問完看一下沒事了,就讓車子離開。

等到第三輛,他們聽到車主說出的目的地和我們要去的地方一樣時,他就直接叫那個車主開門,讓我們上車。臨走前,還跟我們說這臺車應該很安全,而且已經記下車主的長相和車牌了,有問題的話就打給他們警察局,然後對我們眨眨眼。」

在公園的長椅上,安藝(Anais)正和我分享他們最白痴的便車經驗,昆丁(Quentin)則在一旁,模仿那個被嚇壞的土耳其司機。這一對來自法國的情侶和我非常合拍,我趁著周末放假的時候,回到臺中接待了他們兩天。

通常我接待沙發客,不太會帶他們出去玩;而且比起綠園道或是秋紅谷,我更常帶他們去我家附近的國小或公園散步;比起去夜市當一隻沙丁魚,我更常帶他們一大早去菜市場逛街買菜;比起去吃特色餐廳,我更喜歡和他們一起在家煮飯,讓他們看看一般的臺灣家庭都吃些什麼,我也能偷學世界各國的料理。

離開我們家之後,昆丁和安藝出發前往鹿谷山上的茶莊。本來打算拜訪完茶莊以後,再來學校,但是來的前一天,昆丁打了一通電話來,說安藝生病了,當天必須繼續待在鹿谷休息。我原本以為安藝可能要休息好幾天才會好,甚至可能就沒辦法來了,結果隔天他們就起了大早,坐火車跑到雲林來。

學校主任聽到時,覺得超感動又很不好意思,搞不懂為什麼他們堅持在身體不舒服的情況下跑來。

我帶著昆丁和安藝到了班上。他們介紹法國、還有旅途中遇到的人,並教學生一點簡單的法文。這次老師找來了地球儀,讓安藝可以用手指在地球儀上展示他們的旅行足跡。

「你們猜猜看這兩位法國人是做什麼的?」
「畫家!」
「廚師!」
「英文老師!」
「做起司的人!」

臺下開始蹦出一個個學生們認為「法國人」應該要做的職業。然而,這兩位法國人真正的專業,卻超出所有學生和老師的預期。

「你們聽過 Acupuncture 嗎?在亞洲這邊比較常見,就是你們生病的時候,不是吃藥,而是用針刺在你身上的某個部位,你就好了。我在法國,是個針灸師。」安藝如此回答,臺下一個個同學都瞪大了眼睛──怎麼外國人也會針灸?

至於昆丁,雖然他準備回到法國後要去當老師,但是他大學的時候,其實是學藥用植物和中醫。

學針灸的安藝和學中醫的昆丁,這次來臺灣其中一個很重要的目標,就是到國術館去學習、觀摩。然而,他們意外地發現,在這個被公認為「最完整保留中醫文化」的國家裡,大部分的臺灣人竟然不太了解中醫,甚至不太信任中醫。

「當我來到臺灣時,我到處跟人們說我想要去拜訪中醫診所,可是絕大多數的臺灣人好像都沒有去中醫診所或是中藥行的習慣,甚至很多人說不要學中醫,因為中醫沒有用。

我小時候身體非常差,是在非常偶然的機緣下接觸到針灸,才因此擺脫從小到大怎麼治都治不好的病,如果沒遇到那個針灸師,我可能活不到現在。所以,我才開始想要了解針灸。

臺灣似乎非常努力地把中醫變成一種西醫,但是這兩種系統和思維完全不一樣。另外,我也不認為西醫沒用,兩者各有優缺點,只是就我的情況來說,西醫並不適合我,如此而已。」

安藝他們在臺灣拜訪過好幾間國術館、中藥行,也到過大醫院裡的中醫科,卻苦於中文不夠好,許多東西聽不懂,安藝下定決心,回去之後要把中文學好。

法國有起司,臺灣有豆腐,兩者之間並沒有誰比較好、誰比較不好,但如果我們今天努力地想把臺灣豆腐變成法國起司,在披薩上頭撒滿豆腐拿去烤……這不一定是好事。

許多的時候,我們總認為「歐洲的」就是比較好,「臺灣的」就比較差。把一棟一棟傳統建築拆掉,蓋成一間間荷蘭風、希臘風的民宿;說要保存臺灣的傳統文化,例如客家藍衫、布袋戲、竹藝、中醫或原住民文化,但是保存的方式往往只是辦個展覽或文化季,把這些文化一個個變成文創商品,或是放到博物館裡。

也許看似保存了什麼,但這些依然從我們的生活中消失了。不只在臺灣,這是世界各國都正在面臨的問題,每個地方的文化都正急速消逝,城市與城市之間的差異性愈來愈小。

最後,昆丁與安藝帶著學生們,一起跳法國民俗舞蹈,放學後,幾個學生則跑過來教安藝跳他們要表演的街舞。

曾經有人說:「保存種子最好的方式,就是把它種下去。」

文化也是,保存文化最好的方式就是把它種進下一代的心裡。

我很高興能夠邀請到昆丁和安藝,讓學生能和這兩位大老遠跑來臺灣學中醫的法國人面對面,讓他們知道旅行不一定只有出去玩,還能夠透過旅行來增進自己的專業;讓他們知道中醫不只存在於臺灣,在歐洲也有許多人想要學習;讓他們知道不只有我們要學英文,其實國外也有許多人,正努力學習中文。

如果學生有機會發現一些自己平常不曾重視、甚至想要捨棄的東西,在別人眼裡卻受到如此大的重視,他們也許也會比較有動力,拾回那些漸漸消逝的文化記憶吧!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沙發客來上課──把世界帶進教室》,由時報出版社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推薦閱讀:

別再覺得「包子」翻成「pao-tzu」很俗,音譯可是保留了台灣文化的原汁原味
「國小學台語拼音是不是有病?」看到這問題拳頭都硬了,踐踏台灣文化的你才有病
「台灣超級特別,缺的是宣傳」台灣魅力讓法國導遊寫書介紹廟宇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