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要推薦這篇文章】

卡達究竟惹到了誰?眾多紛紜中,方向大致總結有三:穆斯林兄弟會、媒體、美國與伊朗的對立。

卡達於阿拉伯之春之際,趁機扶植伊斯蘭團體── 穆斯林兄弟會,瓜分沙烏地在葉門的勢力,且支持立場不一的反叛軍。

外交衝突的近因,是卡達國營通訊社在5月底出現一份文章,文中引述卡達酋長批評美國、沙特等國家企圖在伊朗製造緊張局勢。政敵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趁機將卡達與支持伊斯蘭國作連結,在媒體上營造卡達是恐怖主義資助者的形象。

近年來,中東國家眼見卡達與伊朗關係友好,加上美國與伊朗對立,部分國家借著川普先前訪問中東,簽署 1100 億美元軍售協議,大力支持對抗伊朗,令中東國家壯膽,敢於對付卡達。

於今,卡達面臨一日少了 7 個邦交國,對於政經重度依賴外國的卡達,其未來令人堪憂。(責任編輯:鄭伊真)

沙烏地阿拉伯、巴林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5日宣布與波斯灣鄰國卡達斷交,指控其支持極端分子,埃及與葉門隨後也跟進。

沙烏地阿拉伯、巴林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今天宣布與波斯灣鄰國卡達斷交,指控其支持極端分子,埃及與葉門隨後也跟進。

法新社整理導致卡達及其波斯灣鄰國這次空前危機幾項重要發展如下:

5 月 20 日:在美國總統川普訪問沙烏地阿拉伯前,卡達表示他們是誹謗運動的受害者,否認對他們支持「恐怖主義」的指控。

5 月 21 日:卡達國王塔米姆(Sheikh Tamim bin Hamad Al-Thani)在利雅德(Riyadh)峰會場邊與川普會面。

5 月 24 日:卡達表示其國家新聞社被不明團體駭入,駭客張貼聲稱由國王提出的「假」聲明,內容提及塔米姆對伊朗、巴勒斯坦伊斯蘭主義運動哈瑪斯(Hamas)、穆斯林兄弟會(Muslim Brotherhood)及黎巴嫩武裝什葉派組織真主黨(Hezbollah)的正面言論。

卡達否認這些言論,並表示正在調查他們聲稱為駭客入侵的事件,但波斯灣媒體仍繼續報導這些聲明。

5 月 25 日: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貝亞報」(Al Bayan)在頭版頭條刊登「卡達分裂阿拉伯」,沙國營運的日報「生活報」(Al Hayat)則提及對卡達的「大規模憤慨」。

卡達外交部長穆罕默德(Sheikh Mohammed bin Abdulrahman Al-Thani)表示,杜哈當局是「敵對媒體運動」的受害者,在美國更是如此。

5 月 28 日: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主管外交事務的國務部長加爾加希(Anwar Gargash)表示,波斯灣國家正經歷新的「深刻危機」,雖沒有指名卡達,但呼籲其「改變態度,重新建立信任與透明」。

6 月 2 日:卡達官員表示,聯邦調查局(FBI)正在協助杜哈當局,調查他們宣稱官方新聞社遭駭的駭客來源。

多國與卡達斷交 阿拉伯國家積怨浮檯面

沙烏地阿拉伯今天宣布與卡達斷交,埃及、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巴林、葉門與利比亞東部政府也相繼跟進,這些中東國家多年來持續指控卡達資助恐怖主義,該區域的分歧恐再擴大。

 

產油國巨頭沙烏地阿拉伯官媒沙烏地新聞社(SPA)報導說:「(卡達)擁抱目的在擾亂區域穩定的眾多恐怖分子與偏激團體,包括穆斯林兄弟會(Muslim Brotherhood)、ISIS 及蓋達組織,並不斷透過他們的媒體促成這些團體的詭計與訊息。」ISIS 是伊斯蘭國(IS)的別稱。

沙烏地阿拉伯聲明指控卡達支持沙國聲稱由伊朗扶持的好戰分子,在沙國卡提夫(Qatif)主要為什葉派穆斯林居住的動盪東部地區,以及巴林境內活動。

卡達在 2011 年支持民主的「阿拉伯之春」運動於阿拉伯國家興起期間,利用其媒體及政治影響力,支持長期受壓迫的伊斯蘭基本教派分子,其中包括穆斯林兄弟會。

曾任軍方首長的現任埃及總統塞西(Abdel Fattahal-Sisi),與沙烏地阿拉伯及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都將穆斯林兄弟會視為恐怖組織,並列入黑名單。

沙國也指控卡達支持好戰分子團體並宣傳他們的意識型態,明顯指稱卡達具有影響力的國營衛星頻道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

英國廣播公司(BBC)與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報導,沙烏地阿拉伯、埃及、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與巴林,兩週前封鎖卡達新聞網站,其中也包括半島新聞台。

當時卡達國營媒體流出據稱為國王塔米姆(SheikhTamim bin Hamad Al-Thani),要求改善與伊朗關係,以及批評部份波斯灣國家的言論。

雖然杜哈當局隨即否認這些言論,將之歸咎於「駭客可恥的網路犯罪」,但沙烏地阿拉伯並不接受這樣的解釋。

阿拉伯國家的恩怨由來已久,2014 年也曾有過時長 8 個月的關係破裂,當時沙國、巴林及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以卡達支持好戰分子團體為由,從卡達首都杜哈(Doha)召回大使,但仍與卡達維持旅行往來,也未將卡達人驅逐出境,決裂程度不及這次斷交嚴重。

沙國這次切斷與卡達所有陸海空接觸,「也呼籲所有的兄弟之邦和企業跟進」。

中國大陸環球網報導,曾任中國大陸駐伊朗、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大使的華黎明指出,這次斷交事件導火線尚未明朗,但沙烏地阿拉伯與卡達「貌合神離」由來已久,暗藏對波斯灣主導權的爭奪。

根據路透社,10 天前,美國總統川普訪問利雅德(Riyadh),呼籲穆斯林國家團結對抗伊斯蘭基本教派的極端分子,並點名伊朗是好戰分子團體資金與支援的重要來源。

美國貝克研究所(Baker Institute)的波斯灣專家伍瑞克森(Kristian Ulrichsen)說:「在對伊朗與伊斯蘭主義議題上,沙國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看似受到彼此地區利益相合,以及與川普政府的結盟所鼓舞。」

(他們)在認為會得到川普政府相挺的情況下,決定要處理卡達悖禮背義的做法。

卡達外交部稍早對這次斷交發表聲明說:「那些舉措是不正當的,是基於不實和無根據的主張和指控。」

聲明表示:「目的很明顯,就是要對卡達實施兼管。這項做法本身就侵犯了卡達的國家主權。」

卡達當局也說,這些國家的斷交決定「不影響卡達國民和居民的正常生活」。

(本文經合作夥伴中央社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卡達斷交危機 波斯灣如何走到這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