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要推薦這篇文章】

我們都需要那第一人、或發生某事件,揭露不符時代陳腐的既定約俗,打破世人舊有的價值觀,才能推動世代邁進、創造更完善社會。

過去金恩博士喚醒美國對種族階級的蠻固與無知,他,是那時代做出革命性呼籲的第一人;在台灣,1994年大法官釋憲「父權獨大」違憲,成為台灣「性別平權」第一篇憲法解釋文,自此性別議題逐漸能在檯面上討論,構築了你我現在擁有的自由性別風氣。

或許現代說「革命」二字相對激烈,但未嘗我們每天無非在當那「第一人」改變眼前不合時宜的世界?小從家人間觀念的世代差異,大自國與國之間的外交關係。而今日,台灣平權釋憲,是否即將成為台灣擺脫過去性別既有藩籬的第一步?(責任編輯:鄭伊真)

推動同婚議題多年、領銜提案《民法》修正草案的民進黨立委尤美女,在釋憲前夕接受《上報》專訪,她拿電影《關鍵少數》台詞向大法官喊話,希望他們打破歧視,成為「歷史的第一人」。(攝影:李隆揆)

文 ∕ 黃驛淵

史上第一次,台灣攸關婚姻平權的第一個大法官解釋文今(24)日出爐。推動此議題多年、領銜提案《民法》修正草案的民進黨立委尤美女,在釋憲結果出爐前接受《上報》採訪,她舉電影《關鍵少數》(Hidden Figures)的台詞喊話,希望大法官能做出明確而符合時代需求的關鍵性解釋,成為台灣婚姻平權的「歷史第一人」

「在你處理過那麼多的案件中,哪一件將會是過了百年後仍然重要的?又是哪一件會讓你成為歷史的第一人?」(Your honor, out of all the cases you gonna hear today, which one is gonna matter hundred years from now? Which one is gonna make you the first?)

這是電影《關鍵少數》中,一名立志成為美國太空總署(NASA)工程師的非裔女性瑪麗,在法庭上對法官說的一段話。因為當時的NASA規定,只有在白人學校修過課的人才有資格申請工程師,這讓一心想成為工程師的瑪麗只好走上法院請願,希望打破學校「只限白人就讀」的歧視規定

《關鍵少數》描述三位非裔女性數學家,克服了性別、種族等歧視,於1960年代太空競賽時期在美國太空總署(NASA)貢獻一己之力的故事。(圖片來源:福斯電影)

「若大法官的解釋文說得不明確,立院修法進度恐無法往前、只能原地踏步。」

尤美女說,釋憲結果很難預料,但她希望大法官能夠藉由史上第一次的同婚釋憲,把爭議釐清;例如另立專法是否符合《憲法》平等權、婚姻自由權,這些原則及價值,若能講清楚,就能避免後續立法上的紛爭,也可避免因各自解讀解釋文、而再提釋憲。

「父權獨大違憲」創先例

尤美女並舉 1994 年、大法官釋字 365 號「父權獨大」違憲案為例說,那次釋憲創了先例,堪稱是「性別平權」的第一篇解釋文。

關於父母對未成年子女的權利義務,早年的《民法》在第 1089 規定,「父母對於權利之行使意思不一致時,由父行使之。」被民間團體形容是「父權獨大」條款。結果,大法官不但在釋字 365 號中宣告違憲,認定與《憲法》增修條文中「消除性別歧視」的意旨不符,更要求相關單位必須在 2 年內修法檢討。

尤美女回憶說,儘管當時民間對修法已有呼聲,但直到解釋文出來後,才讓被動的法務部承諾推動修法,並開啟了後續《民法》親屬編的三階段修法,刪除了「夫妻財產由夫管理」、「妻以夫的住所為住所」等不合理的規定。「希望這次同婚釋憲,大法官也能當那個『歷史第一人』!」

電影《關鍵少數》中,主角瑪莉(Mary Jackson)向法官說:「我無法改變我的膚色,因此別無選擇,我只能試著成為史上第一位。」在現實生活中,同志也別無選擇,希望大法官能消除歧視,讓他們享有與一般人相同的結婚權利。(攝影:李昆翰)

根據大法官會議處理釋憲案慣例,通常在釋憲文出爐的前一周,釋憲結果的方向可「大致底定」,並在預定公布釋憲文的當天中午 12 點,再拍板最終的解釋文字及解釋理由書。

不過,這次同婚議題社會正反意見兩極,各自動作都不小,不少法界人士認為,連美國最高聯邦法院最後都以一票之差的「多數決」判決同婚合法,而台灣不管認定合憲或違憲,都必須達到表決門檻三分之二,換言之,這次釋憲,14 席大法官須有10席同意才能做出解釋,因此很可能將會「激辯到最後一刻」

(本文經合作夥伴上報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拿《關鍵少數》感性喊話 尤美女盼大法官當同婚「歷史的第一人」〉。)

推薦閱讀:

停止再問「你什麼時候成為同性戀」!一位教授給學生的異性戀六問
「我想救人卻因為是同性戀不能捐血」——全世界只有台灣超荒謬,終身禁止男同志捐血
【先說,我不歧視異性戀】既然萌萌不想跟同性戀共用婚姻法,那就立個異性戀專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