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女作家之死引起社會對教育的反思,這篇文章要告訴你,台灣至今仍擺脫不了納粹式威權教育體制的問題,教育的轉型正義需要更加被重視,「教育不可能脫離政治,教育就是最重要的政治問題,我們都有辦法影響十幾歲的小孩,這就是教育的可怕或是重要之處。」

(責任編輯:蔡沛宇)

來源: Bundesarchiv, Bild 146-1981-053-35A / CC-BY-SA 3.0

文/ 李忠憲

在納粹時期的教育體制,強調「全面性的教育」(「totalen Erziehung」)理論與實務並重,從1933年到1945年,這些教育包括學齡前教育、學校教育、學校外教育、以及大學教育,教育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塑造雅利安青少年種族自知的意識,就是要告訴青少年他們要做個「活活潑潑的好學生,堂堂正正的雅利安人」。

在希特勒掌權初期權力不穩,動作不大,在政權穏固之後,尤其在 1936-1940,重新調整教學內容,強制學生接受希特勒青年團野外教育,軍事訓練和政治思想,改造教師組織和任用資格。

基本上納粹的教育有四大理念,「反智」、「反人權」、「種族主義」和「超級大男人主義」,在納粹教育中,最反對的是兩件事情,「啟蒙」和「理性」。

學齡前的教育主要是教導小朋友,「生命的目的在創造宇宙繼起的生命」,要為雅利安民族傳宗接代,父母親子之間的愛要盡量避免,要化小愛為大愛,學校外的教育,不管野外活動或是藝文音樂學習,都要教育兒童符合納粹的理念與價值。

政治宣傳和領袖佳言是學校課程內容的重點,崇拜國旗、民族、領袖和威權,歧視、貶抑、甚至要消滅少數沒有價值的民族。在三十萬的教師裡面有97%參加納粹的外圍教師組織,有十萬人是納粹黨員,所有教師組織的領導人都是納粹黨員。

德國現在當然沒有納粹時期的教師和教育,我們有沒有?不知道有多少像我一樣的家長,參加小朋友在學校的運動會,看著那一面和納粹同一時期和象徵的旗幟往上升,立正站好唱著那首納粹同一時期和象徵的國歌,恭敬的行三鞠躬禮,心中有無數的掙扎,在這樣的教育系統和社會制度,雖然心中駡了幾萬個幹,我還是順從地站了起來,不知道十幾歲的小孩怎麼樣能夠坐著不動?

用參考書,上第八節課,督學知不知道?老師在家裏補習,教育局知不知道?在一個嚴密監控之下的社會,罵蔣介石就會有牢獄之災、甚至死亡的時代,怎麼有可能不知道。為什麼有人可以開補習班,不是天選的能夠有辦法賺這種錢嗎?

房思琪是個案還是通則,我沒有辦法替大家判斷,我要説的是,教育不可能脫離政治,教育就是最重要的政治問題,你能影響我嗎?我能影響你嗎?幾乎不可能!但是我們都有辦法影響十幾歲的小孩,這就是教育的可怕或是重要之處

延伸閱讀:
【學生扮納粹風波】這就是我們要的教育?學生只學到「爭議話題少碰為妙」的黨國教育真諦
年輕人對黨國教育的怒吼:我根本不知道二二八是什麼
補習班老師實名制很重要嗎?台灣畸形的補習制度本身就不應該存在
能力分班到底好不好?一位教師的見聞:主任要我顧成績好的就好,剩下放牛吃草

(本文經原作者 李忠憲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教育與政治〉。首圖來源:Bundesarchiv, Bild 146-1981-053-35A / CC-BY-SA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