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國民黨過去50多年靠著利益裙帶關係綁架各個職業工會,能當上某些職業的工會理事長,如果不是國民黨自己的人以外,不然就是跟國民黨交情特別好。導致在許多勞工事件的發言上,這些幹部們總是出來捅勞工一刀。(責任編輯:蔡沛宇)

圖片來源:中岑 范姜,CC Licensed。

文/ 黃奕誠

前一篇關於農漁會的文章〈以為台灣政黨已經輪替了嗎?不,國民黨正用黑金控制農漁會,慢慢贏回地方選舉〉,發現一般民眾對於這種與我們生活緊密連結、相關的議題,雖然有不少的興趣,但同時又不清楚背後的運作關係,國民黨的統治邏輯又是如何,而國民黨身為一個外來政權,又怎麼能夠有效的統治台灣五十年,直到第一次政黨輪替才看似結束,這五十年的統治,又留給台灣什麼的待解決的問題。

國民黨控制農漁會的手段,一般被稱之為恩庇-侍從體系(Patron-Clientelism)

先前介紹的這個綁樁與選舉過程,也就是國民黨透過私底下利益的交換,來換取農漁會對於國民黨的政治支持。而這種利益互換由於是見不得光的,在地方上的傳統政治才能見到,以至於國民黨對農漁會的綁樁在地方上大概是「公開的秘密」,但一般人卻又難以窺見其全貌。

然而,國民黨同時也運用了另一種手段,稱之為「國家統合主義」(State Corporatism)。「國家統合主義」是政府利用公權力,制定法規、透過補助,合法合理的將各組織收編到國民黨的控制之下。

而這種檯面上的綁樁,恰巧與「恩庇-侍從主義」是兩個互為表裡、相互搭配的手段,形成一套綿密的控制機制,牢牢的將台灣各級組織收編到其麾下。

而國家統合主義運作的對象呢,今天則舉工會為例。大家過去也許時常會納悶,為什麼理應代表勞工的許多工會,卻都是站在資本家的角度發言。

然而其實是,不管工總、商總與全總,通通沒有一個是真正由勞工來代表,或是完全以勞工立場出發的組織。而台灣的勞工長期都缺乏團體力量支持,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台灣的勞動條件一直很糟糕的原因。

工會的歷史與國民黨的「國家統合主義」息息相關

要瞭解為什麼這些工會主事者這麼囂張,就要先知道過去政府與社會之間的發展脈絡。

過去國民黨執政時期,實施「國家統合主義」。也就是國家從上而下的來規範工會的組成與運作,從政治面藉由戒嚴令禁止集會結社權利,在經濟面則透過各黨部深入企業單位來進行控制。

這種「政治上的支配體制」與「企業單位的勞動支配」的雙重性支配,建立從政治到經完濟全由上而下的「控制權」,民間難以形成任何反對力量。有興趣的可以去看在1988年的「苗栗客運罷駛事件」,這是國家首次動用警察權來壓制即將萌芽的工運。

而國民黨當時常用的手段,則有:

(一) 用戒嚴法來限制勞工的基本政治權利:你敢抗議、上街頭我就把你抓去關。

(二) 細分職業的工會組成:把運輸工會分成大卡車司機工會、連結車司機工會、小型車司機工會,每個工會人數都不多,看你怎麼串連。

(三) 區黨部涉入工會運作:區黨部主委兼任工會理事長,我就是派人滲入你。

(四) 經費控制:不聽話就等著被砍補助。

所以,過去能當上某些職業的工會理事長,如果不是國民黨自己的人以外,不然就是跟國民黨交情特別好。導致在許多事件的發言,這些幹部們總是出來捅勞工一刀。

但大家可能會想問,為什麼大家要加入這些往往都是由國民黨好朋友所主導職業工會呢,為什麼不是去加入比較能代表勞工的產業工會或企業工會(這三者的差別可參見:台灣的工會型態有哪些?)。

其中原因在於:政府一方面強制勞工必須加入工會,另方面給了職業工會負責勞保的權利。而為什麼不加入產業公會,則因為國民黨將產業細分成許多細項,導致這些工會的會員組成不多,亦不利橫向串連,導致功能不如職業工會齊全(廢話因為補助就比較少!)。

這些工會大老代表的是國民黨遺留下來的統治邏輯,信了你就被騙了

然而,最重要也是必須要釐清大家的觀念是,國民黨的支配體制,並不是隨著國民黨下台而完全結束。而是在經濟領域上,以無所不在的勞資關係左右著每一個人的生活。

像是在最近,一開始跟民進黨唱反調喊出兩例,後來又改口連一利一休都不要的國民黨,民眾都如果還隨著他們的恐嚇起舞的話,正是落入這種支配體制的巢臼,也是在強化它的影響力,而這就是這些大老跟國民黨最想樂見的局面了,而屆時也離國民黨回來統治的時刻不遠矣。

延伸閱讀:

一例一休讓勞工沒競爭力?這些只能靠 cost down、壓榨勞工來存活的慣老闆更沒競爭力
工總帶頭違法?何語教老闆如何少發年終獎金,還罵勞基法是「仇視雇主之人」所訂
慣老闆每年偷走你多少工資?兩張台韓薪資對照圖,殘酷算出低薪真相

(本文經投稿作者 黃奕誠 授權刊登,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意投稿者可寄至:[email protected],經編輯檯審核並評估合宜性後再行刊登。首圖來源:中岑 范姜,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