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長久以來,台灣意外事故就是世界排名數一,數二,我們的交通法規、觀念都十分落後,借鏡國外的經驗非常重要,馬上來看看高速公路不限速的德國人,為何能夠維持比台灣低3倍的交通事故比例?(責任編輯:蔡沛宇)

Floris Oosterveld, CC Licensed

台灣最近長途駕駛的大車禍,造成死亡33 人,令人悲痛。長久以來,台灣意外事故就是世界排名數一,數二。很多意外事故,該注意而不注意,事故的造成,很多是意內(意料之內)事故,而非意外事故。我們除了悲情傷痛外,各種安全保障的改革,更是人民守護的第一線,不能再輕忽。

德國開快車 交通比台灣安全近三倍

Marcus Pink, CC Licensed

德國開快車是世界有名的國家。在高速高路上可以無限速開車,是最適合飆車的國家。在高速公路上,車況好時,要求最少要開每小時120 公里。即使是愛開快車,德國他們的交通事故比例卻比台灣少了2.7 倍。

德國在2015 年的交通事故死亡人數是3442人,台灣是2690 人。德國人口是台灣的3.5倍,但是交通安全卻比台灣安全多了近3倍。

四年級學生參加交通安全測試

在德國每個小學四年級的學童,都必須考交通規則考試。德國人,不到半數學生要考大學,但是交通考試,每人必考。

四年級學童,會騎腳踏車的學童,要考腳踏車交通規則考試。警察會到學校給學生上交通的課程,教導學童如何注意交通,騎車轉彎,必須伸出手來向後面的人車示意,手要出來多久,要如何看車,都會加以說明基本的騎車常識。

德國還為學童設有考交通規則的專用場地。考過考試,每個學童會得到一個合格證明。通過考試的標籤,學童會貼在自己的自行車上,表示自己是合格的騎車者,也引以為傲。

在德國,從小知道交通規則,比大學考試還要重要。從小教學童遵守交通規則,保障自己性命,才有平安的未來。

學開車沒駕訓場

在德國學駕車,不像台灣有駕訓場。他們注重實務,通常學車一上路開車,就是跟教練在路上開。教練車上,教練掌控駕車安全,在旁指導。在德國開車超速,除罰款外,駕照吊銷兩週,再犯就吊銷一個月。

第三次犯,甚至要有心理師評估證明,才能重考一次重考,八萬台幣跑不掉。在德國無照駕駛,屬於嚴重的公共危險罪,不是只有罰款了事,嚴重者還要判刑坐牢一年。

一般路程駕駛,每次駕駛四個半小時,就必須至少休息45 分鐘。而且必須按照休息順序,第一次休息15 分鐘,第二次休息 30 分鐘。休息的規定,就是駕駛要離座休息,純粹休息,不做任何工作。遠程車通常有兩個駕駛替換,或在半路上有人接替。

本人經常搭車五個小時半到柏林,通常也是休息兩次,其中一次都會換司機。嚴守法律規定,才有生命保障。

充分休眠時間

Glen Wallace CC Licensed

在歐盟的駕駛,為了乘客與公共安全,駕駛的工作分為操方向盤時數,工作時數與靜休時數。

操方向盤的時間,就是真正的駕駛時數。駕駛四個半小時,一定要休滿45分鐘。而中間這休息時間,算工作時數。

另外,駕駛到目的地的等待時間及第二個駕駛在行駛的車中待命,稱作握方向盤中斷時間,但都是工作時間。

休眠時間是駕駛離開車,不擔負任何工作到隔天駕駛的休眠,平常休眠要每日有11小時。一週可以有三次例外,一次縮短為九小時,但一週最少要休眠45小時。

待命非工作時間,無法接受

勞動部林美珠部長新上任,認為駕駛到達目的地,可以離開車子休息,做自己的事,所以不算工作時間。這種觀念,體現官僚體系的想法。標準的為資方部長。

蔡政府的轉型正義,要向歐洲學習。但請不要只有在歷史上學習,在現實生活上,我們更希望,蔡政府更要向德國學,學習德國如何能有高於台灣幾乎三倍的交通安全環境。不讓司機過勞,充分休眠,不生病駕駛,都是安全最重要的把關。

台灣客運,沒有睡覺休眠的駕駛休眠艙,要司機完全休息睡覺,是不可能的。將來要規定需有第二駕駛的待命,也請勞動部長不要告訴我們,待命也不算工時。換來的勞動部長,如果不體恤駕駛,換幾個都一樣。

一個負責任的政府,交通安全把關是基本的控管。要拼觀光,保障生命最重要。

(本文經合作夥伴上報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投書:在德國 懂交通規則比上大學還重要〉。首圖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