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根據網友賴靜嫻消息,有一輛懸掛「德國舊馬克協會」標誌、插著納粹旗子,寫著向德國、日本、聯合國要求償還馬克債券的車輛在世大運周邊繞行。但是這樣四處揮舞著納粹的旗幟,不免讓人憂心,這會不會是台灣最後一場國際賽事呢……

【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本篇作者希望從更柔性的態度看待此事,作者認為我們沒必要像歐美一樣對納粹反應激烈、不必因此懲罰學生,但必須教育學生為何此事如此嚴重。

並且,希望台灣人即使無感,也能夠抱持著尊重的態度去理解這項禁忌——納粹代表著人類近代史上,竟能舉國上下都抱持著「你就是不配當人」這樣極端、泯滅人性的思想並且實踐,因此必須時時警惕在心避免重蹈覆轍,而任何有良知的人都會敬而遠之。

若了解事情的嚴重性,也就不會再說這是他國事務、或用一中原則來做為「為什麼要尊重」的理由。

(責任編輯:林芮緹)

文/

納粹德國的戰爭以及屠殺歷史,我不再提了,前面很多人說過。我想提的是,台灣人只是透過歷史課本寥寥幾語讀到這段歷史,就沒了。

我可以瞭解,台灣人因為置身事外,大多不覺得這件事有什麼好在意的, 但是對歐美國家的人來說, 戰後他們歷經紐倫堡大審,對於納粹主義可是歷經數十年的反省檢討, 這件事已經內化成社會文化價值的一部份,是極為謹慎敏感的。

雖然,可以開一些希特勒的玩笑,取笑他、把他滑稽化、醜化他… 可以基於歷史研究的立場,對納粹做一些報導, 可以拍電影描寫德國滅亡前夕(鄉民都看過元首崩潰片段被一直改編), 可以拍電影描寫希特勒復活發生的滑稽 (但也帶著警思,我說的是「吸特樂回來了」這部奇片) 。

但是,絕對不能顯現一絲一毫對納粹主義和希特勒的崇敬或者效法。 例如,不該使用帶有納粹徽章的服飾或器物,不該在言語中表示對納粹主義的附和。 不要隨意扮成希特勒的樣子出沒公眾場合。

聽好了!這在歐美社會是完全沒有討論空間的嚴重,就是必須完全避免!

這些可以說是他們的國民常識,任何有sense的正常人都不會去觸犯這些禁忌。 英美法德等等歐洲大陸的國家,大概都有這種禁忌。 若不管怎麼講你也沒感覺,但,瞭解並尊重一個多數國家形成的禁忌,可以吧? 請大家至少務必要有這樣的認識。

只是,話說回來,台灣社會並不熟悉歐美社會這樣的禁忌啊……就像這篇原po在問只是扮納粹有什麼不可以,我並不怪原po……因為台灣真的就不像歐美社會,有嚴加提防納粹主義再起的觀念。

那群學生想必也只是有幾個德國二戰軍事迷的同學帶頭, 不知道嚴重性的搞出這個遊行,很不巧的師長也不知道,沒有事先阻止。 整件事就這樣爆了。 這麼大力怪罪那些學生、怪罪學校,我覺得是太過了。

整個社會都不甚瞭解的事情,一小群學生誤踩地雷, 就突然要套用歐美的標準去追究到底重重懲罰? 一些人懂這是禁忌,卻忽視台灣社會真的對此陌生的現實, 事後只以高姿態譴責學生和學校,甚至還有官員要求調查與懲處學生? 你怎麼不檢討我們的學校和社會何曾好好教過這件事?

我認為,教育宣導可以做(如同我現在在做的), 但不該去懲處那些學生和學校。 假如我是校長或官員,我會這麼說:

「今天發生這樣的風波我感到相當遺憾,我相信遊行的學生只是一群軍事迷, 他們不清楚使用納粹標誌的社會意義,也絕對不是崇拜納粹主義。

台灣歷史上沒有受到納粹德國的侵略,也不曾發生納粹主義的巨大危害, 這使得台灣人民對納粹主義不曾需要像歐美國家的人民有一樣的戒慎提防, 我們應該在學校和社會教育上補強這一塊認知。

但是也懇請各界,不要認為遊行的學生有任何與納粹主義的實質牽涉。 他們已經瞭解了事情的嚴重性,在進行反省,請大家原諒並善待這群孩子。」

補充:

我沒有說台灣人就要配合對此戒備惶恐,我只是說要理解世界觀、尊重普世價值,這很難嗎?

我們不用學習歐美社會的反應激烈,所以我才強調不該處罰學生啊!語氣溫和的口頭講一下就好了,有些人是有沒有看懂啊? 唉,我略過不提為何這種禁忌會形成看來還是不行。

納粹為什麼會被舉世鄙棄? 那不只是一種政治立場,也不只是一場戰爭,也不只是死多少人的數學——那還是人類近代史上針對特定種族的「清洗」,包含了最嚴重的種族歧視。

拿亞洲人比較熟悉的南京大屠殺當例子好了。

那也是很慘,男女老幼都被屠殺,但那本質算是戰勝者的屠城、奸淫擄掠。納粹對猶太人這種則是 「我就是要徹底消滅你,把你這種種族從地表清除」的更基本教義心態,而納粹的標誌就是與此有強烈的意義連結,懂了嗎?

日本人彼時的夢想是「建立大東亞共榮圈」 想把東南亞國家當奴隸和殖民地,覺得「中國人和狗不准進入」很歧視?起碼還接受你活著。彼時的德國人則是 「幹你猶太人連當我奴隸我都不屑,我就是要你們死,死光、死透!」

如果只是一個人數少的激進團體這麼認為,那還不稀奇。稀奇的是,這變成舉國上下全社會的普遍共識,而且是不到100年的近代喔!所以整個歐美國家是在檢討:為什麼近代還會允許這種種族滅絕的思想在整個社會發生? 將來能怎麼杜絕?

你如果真懂了這層意義,什麼歐美強權和拳頭大小的都是浮雲和題外話,也不會再舉什麼靖國神社還是兩岸的政治問題當例子。這是性質和層級都不一樣的事,任何還有良知的人都會自動離納粹主義遠的。

(本文作者:,原文標題〈〉,原作者已載明文章適用創用 CC 授權條款: CC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