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你是否也遇過這種人呢?不分青紅皂白盲目崇拜其他國家,尤其是歐美國家;不管怎樣台灣就是爛;不管去哪裡都不敢嘗試新東西、帶有一定的成見,但是不管怎樣便宜划算最重要。這樣的人其實也滿值得同情的,因為他的視野永遠被侷限在那一個小小的框架中、卻近乎盲從於特定價值觀。

(責任編輯:林芮緹)

圖片來源:pxhere,CC Licensed。

文/Alexx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我在愛爾蘭體會到什麼叫「天龍精神」。

嚴格算起來,我真正第一次正經的打工度假(Working Holiday)是在愛爾蘭。儘管以往在歐洲四處獨自打工換宿過一些地方,也很熱愛可以邊玩邊交朋友,又透過工作兼學一點技能的換宿模式,不過既然申請了打工度假簽證,就決定認真在愛爾蘭找份工作。

遊歷歐洲各國,卻沒去過台南

第二份在餐廳當服務生的工作,同事是一個 1986 的台北男生 E。在我剛抵達時,他再三個月就將做滿一年並將離開。

問起他愛爾蘭去過哪些地方時,答案是:Dublin、Galway、Athlone(鄰近我們小鎮的城市),他說愛爾蘭太無聊了,要玩他只想去歐洲別的國家,在他得知我去 Westport 時(愛爾蘭的小城),他還笑我幹嘛浪費錢。

問起他有沒有在台灣環島過,他答沒有,我繼續追問等他回台後會不會想環島,E 說不會,因為他覺得台灣都差不多,沒什麼好玩的。我猜想必他大部分的縣市都去過了吧?所以當我興奮的說台南食物便宜又好吃的時候,E 只是淡淡的答:是哦,我沒去過。

任勞任怨有責任感,卻不敢質疑老闆

E 工作非常認真,也很會帶新人。事實上,有點認真又任勞任怨過了頭。廚房裡有一個油煲動作慢,他總是幫忙,但要知道外場和內場的薪水當然是不一樣的,油煲肯定領得多,E 也沒有因此被加薪過,曾經我因此替他打抱不平,他卻也不以為意。

這間店的起薪比外面低,是從我之前待過的地方,與其他的朋友口中得知的。他做了一年,領的卻不到外面一般行情的起薪,跟我的週薪也只差 30 歐,不過他也不以為意。老闆有時會仗著他不會反抗、做事有責任感且完全服從,就臨時取消他休假,或者要求他多做點事,卻沒給他相符的薪水,他私底下抱怨歸抱怨,卻依然對老闆隻字不提。

在愛爾蘭中餐館是領週薪。有次老闆出遊兩週,廚房員工因為有家庭都先被支薪了,但我們等到老闆回來後,因老闆生病,又再被欠薪第三週。我忐忑不安與他討論,要不要跟老闆提欠薪這件事,他卻一臉無所謂的說:「反正在台灣也是領月薪,我沒差。」

我實在不知道該把這樣的反應歸類在台灣人便宜耐操,還是該說是奴性太強,不過在台灣是在台灣,在這裡規矩是週薪就是週薪,若老是拿台灣的尺來量別處的長度,那待在台灣就好了,何必出來呢?

另一次在都柏林,與另個在澳洲打工度假結束後,又來愛爾蘭打工度假的台灣男生有一面之緣,我甚至不記得他的名字,只清楚記得他嚷嚷著:「這裡華人好少喔,都不像澳洲,走在路上覺得路人好像都用奇怪的眼神看我,好不自在。」

呃,首先,你可能自我意識過剩,除非你容貌特別奇怪,不然我不覺得大家會特別去看你,再來,那大哥你好好待在亞洲不就好了嗎?來這裡幹嘛呢?

總和臺灣同伴一起旅行,卻常說「臺灣就是這樣不如人」

聊起旅行,E 跟很多台灣人一樣,與認識的人去些景點趕行程、拍照打卡、吃網路上部落客推薦的排行食物。在這裡工作這一年,E 只休過兩次假,跟一群台灣人朋友去過巴塞隆那與巴黎各一週,從不獨行。

我說這樣比較不能認識外國當地的新朋友有點可惜,也和他分享我一個人在歐洲闖蕩認識各種朋友的事,他只覺得有認識的台灣人一起可以互相照應,比較安全。

但當我興奮的說我初抵在愛爾蘭遇上的各種波折,和搭便車到處流浪的事時,E 覺得搭便車也太危險了吧。更別說,當我提及認識了一個在東歐獨自遊蕩的朋友,而有機會我也想要到東歐晃蕩時,他一臉不可思議的問我,那裡不是戰亂很危險嗎?有什麼值得去?名字聽都沒聽過的地方,我才不會想去。

聊到旅行,談到亞洲國家時,我提到我對日本的喜愛,儘管去了 5 次仍還未玩透,他的回應只是:哦,我去年和家人跟團去過東京一次,覺得去過就好了。

E 在去了英國劍橋之後,才把哈利波特七部曲補看完,在去了法國聖心堂之後才問我關於鐘樓怪人的故事。「沒辦法」他說,「歐洲太多故事了」,而當他知道越多國外的故事後,又開始說出「台灣就是這樣不如人家」這類奇怪的邏輯。

在這裡的工作結束後,E 打算跟台灣朋友一起去環歐。在這時期台灣人很流行去「環歐」,但所謂的環歐,老實說其實不過就是在歐洲各大名勝插旗式的打卡上傳。

由於我先前去過一些地方,他在離開前一週便來向我討論一些旅行的事,之前他看了許多朋友去布達佩斯的照片,說有機會也想去看看。我笑著對他說:「那裡是東歐,怎麼會想去?」心裡暗想:當初不是嫌棄那裡落後戰亂嗎?「因為便宜」他說。

「國外就是比較文明跟進步啊,這邊甚麼都比台灣好」

E 是一個頗典型的台灣都市人,從小到大除了當兵以外都只在台北生活。也曾問過他回台灣後想做什麼,他說沒想那麼多,回去再找,若問他既然都在愛爾蘭打工存了一筆錢,那想不想創業,可以找自己有興趣的做,他也說不上個所以然。

老闆曾問過他有什麼興趣,他答不出來,而在這個小鎮的生活,上班之外就是賭賭博、看看台灣的綜藝節目跟新聞,在來這裡之後才開始下載電影來看(因為這真的是一個沒事做的小村落),不過若是問他看過什麼,想和他討論劇情,甚至電影想傳達的寓意時,他只會說他看過但不太記得了。

當時我們工作這間餐廳的老闆,是個在愛爾蘭長大,很喜歡與人思辨討論的香港人。若是提起台灣的教育又或是台灣的社會環境,E 常常用一些讓我瞠目結舌的話回應:「喔,沒辦法啊,國外就是比較文明進步」、「沒辦法啊,台灣就是這樣」,甚至會沒有任何理由或進一步說明地說:「當然啊,這邊當然什麼都比較好,就是跟台灣不一樣。」

老實說,我目前走過 13 個國家,到現在我仍然真心覺得台灣是一個很棒的地方。我們有我們的美,當然也有我們的缺陷,和需要學習改變之處。

都出國打工了,別再帶著「天龍價值」吧

我出來闖蕩是為了見識美景萬千、是為了體會各國的人文風情萬種、是為了挑戰自己極限感受世界,並不是因為台灣是一個爛到無法生存的落後國家。我們實在沒有必要用原生的價值觀套用於別處,更不需要拉抬誰的文明身價,而貶低了自己的文化價值。

老實說,我在旅居途中結識的台灣人不是很多,也有獨自背著背包闖蕩天下的,也有結伴跑行程的,不過每當遇見把既定天龍價值帶出國的,總令我感慨,也藉機警惕反思。

E 不是個壞人,不菸不酒沒什麼惡習性,也還算正直老實,只不過很不巧的,他在我眼中卻是一個典型天龍價值觀代表:看不起刻板印象中的「落後」國家,甚至是自己家鄉,但對國外老闆唯命是從,同時總莫名覺得外國月亮比較圓。

他不但不瞭解自己的國家,也無法好好的向別人介紹台灣的歷史、文化、背景、美食、地理,卻不斷 Google 著《鐘樓怪人》、《地獄門》、冰島藍湖的歐洲歷史人文地理故事,並且說著「人家就是比我們好」。

我不敢去試想,有多少台灣人都像這樣(當然不是所有臺灣人都這樣,也還好不是),儘管世界這麼大,但我總覺得這樣的人不論到了哪裡,依然戴著天龍色的眼鏡,用在天龍的態度,過著天龍的生活,活著天龍的人生。

感謝他讓我深深反省也告誡自己,身為一個在異鄉的台灣人,我們想要世界看到的、理解的,是怎麼樣的人文素養、是怎麼樣的台灣呢?

《關於作者》

Alexx,23 歲,熱愛台灣的職業流浪漢,經常被古怪的事物吸引也因而捲入古怪罕見的遭遇,總能從這些遭遇中更認識自己。目前正旅居歐洲。

推薦閱讀

別再抬高別人看輕自己──愛爾蘭生活,給了我最好的禮物
愛爾蘭的台灣膽小鬼──沒有心理準備,你為什麼要出國?
走過28國100個城市,我學到兩個字:開闊

(本文經合作夥伴換日線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臺灣就是這樣不如人家」,遊遍歐洲卻沒去過台南──在愛爾蘭,見識到「天龍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