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中國要在南海繼續擴張,最顧忌的就是美國這個海上霸主,兩大強權在海洋上的碰撞一觸即發。但是中國想追上美國的海軍實力,可不是那麼簡單。首先要面對資源挪移的問題,其次就是川普不會對中國的擴張海軍坐視不管。

作者用路易十四時期的法國與威廉二世時期的德意志帝國都敗給英國的案例,來說明中國也陷入了傳統陸權強國往海洋方向發展時,所面臨的典型困境。(責任編輯:蔡沛宇)

文/takase

傳統陸權強國 要往海洋方向發展,首當其衝的就是資源分散的問題。

從海軍的方面來講,以路易十四時期的法國為例,法國海軍是在財經天才柯爾貝爾(Jean-Baptiste Colbert)的主導下壯大的,在專制集權的體制下,集中國力追趕,建軍的速度相當驚人。才短短幾年,就擴張到足以和英、荷兩國海軍抗衡的規模。

當時的人有留下一些紀錄,像是:

從巴黎下達命令,不到二十四小時船舶內的戰船就整裝好能出發了。造船的速度極快,裝好龍骨不到五小時,新船就能全副武裝離港

當中國網友以 「下餃子」戲謔又不失自豪的形容自家海軍的擴張速度時,我當下就想到這個,真是歷史的弔詭。

法國海軍的極盛時期是1690年大同盟戰爭期間的比奇角海戰。簡單的講就是法國海軍在英國門口打敗了英荷聯合艦隊。雖然英荷艦隊數量上處於劣勢(70:56),但是當時號稱世界最強的兩大海軍,居然被完封了 (0:16),拙劣的指揮可能要負上最大責任。

如果換到今日的場景,其實也意外呼應了 2016 蘭德公司雇員私下做的兵棋推演場景。也就是中國與美日在釣魚台開戰,最後美國撤軍、日本戰敗的情況。

回到本題,比奇角海戰後,英荷兩國風聲鶴唳 可以想見,倫敦也在瘋傳「不知道哪天法國海軍會開到泰唔士河」。但法國在歐陸本土被牽制住了,讓英荷取得了喘息的機會。

柯爾貝爾一死,人亡政息,這套體制就慢慢衰亡了。當英荷聯軍發憤圖強,捲土重來的時候,法國已經因為財政的衰弱,國力的消耗而無法維持壯盛的海軍陣容,一敗於拉和岬海戰,二敗於維哥灣海戰。終路易十四一世,法國海軍從未恢復到比奇角海戰時的輝煌。

講古完,其實可以簡單歸納,陸權強國可以依靠集中國力,在海軍軍勢上快速追趕海權強國。但畢竟是內部資源的騰挪,平日還好,一旦打仗,如果又遇上多面開戰的情況,很容易遇上捉襟見肘的問題。

威廉二世時期的德意志帝國,同樣也是類似的例子,專制的陸權強國意圖往海洋方向發展。不過德國人比較保守謹慎,不求超越英國海軍,提出的規劃其實是 「德國海軍只要有英國海軍2/3的規模就夠了」

德國人吃定英國是世界帝國,海軍必須分散到全球各殖民地,徳國海軍主要在本土,有相對集中軍力的優勢。憑這點就可以讓英國不敢輕舉妄動。結果人算不如天算,一戰爆發了,耗費巨大資源的德國海軍只能龜在自家港口。

日德蘭海戰,雖然德軍在戰術上取得成果,但終究沒辦法扭轉英國海軍在數量上壓制和牢不可破的戰略優勢。

簡單歸納,好吧,陸權強國選擇打龜不膨風了,乖乖做老二就行了吧?不,還是不行,因為沒辦法掌握什麼時候,老大會轉而特別針對你……

陸權強國在海軍軍力上,追上海權強國,並非完全不可能。在科技進步、戰略思路開始典範轉移的時候,海權強國可能點出了新的科技樹,但是生產部分沒跟上,卡資源了。陸權強國趁這個空檔砸鍋賣鐵拼命追趕,這就是現在,中國和美國的狀況。

美國海軍現在處於轉型前夜,雖然點出了一堆黑科技,但是卡資源,難產生不出來。元老院則磨刀霍霍,整天想著要砍預算。反觀中國海軍,則是在專制集權體制下,透過資源的騰挪與集中,加快追趕。不要說什麼航母,像是052d、055兩款導彈驅逐艦數量上的成長,就很值得注意。

川普上台後,諸多或實或虛的嘴砲裡,有兩點特別值得一提

1.他要放更多資源在海軍上。

2.他就是特別針對中國。

(本文經原作者 takase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請見:連結。首圖來源:Jorge Lásc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