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新詩向來都是最難以捉摸、卻又最能顯現創作者性格的一種文體,很多人可能覺得異常難懂。原因或許是,詩人往往都是任性的,偏要透過這樣的方式,懂我者欣賞便好,其他不重要。

而今天挑選的任明信,或許就是那些不願意討好的詩人之一,對世界歌頌的主流美好一屑不顧。但反而多出了一種比起所謂歌頌浪漫的詩作更「浪漫」的韻味。

(責任編輯:林芮緹)

2016-12-02_165457

選詩原因:

《你沒有更好的命運》和《光天化日》兩本詩集為詩人任明信的代表作品。詩中帶著陰鬱的性格,同時又擁有淒美的感傷。「樂界」、「越界」,彷彿訴說著「詩」與「音樂」兩者的跨界結合。

青鳥12/5開幕活動「詩意樂界」邀請詩人夏夏和任明信,以及派西絲樂團和鋼琴手愛德華用音樂和詩,為青鳥開幕的獨立建築系列講座揭開序幕。

《盲城》

如果不知道自己,一直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就永遠看不到,巨人的眼淚
失明後的城市,無序的街道輪廓,建築物線條,踩空的腳步,手指摸索,你慢慢可以感覺到,路上,他人的脈搏震盪
你看見,路上的人認領好自己的死亡,靠著安全的一側,順服地,繞著刻度移轉
這個無神的時代,即使你帶著故事死去,也無法變成星座

《嬰兒》

吃著夢,緩慢長大,發出橡皮聲音,摸起來軟軟
尖銳又溫馴,魔鬼寄宿在眼睛,哭的時候,有天使靠近

《成為你的影子》

就可以,在面光的時候,躲在你身後,或在背光的時候,成為你的風景

《我已不再追尋》

我走過,陰鬱的森林,也走過泥濘小徑,在我心底,也有平原,和丘陵
我走過花園也,走過極地,見過最美的罌粟,爬過最冷的山脊,在我心底,也有仙境,和絕境
我聽過大人的謊言,也聽過孩子的哭泣,我見過智者和愚者,在彼此的舞台競技,目盲的人們往往,只問最後的勝利
在我心底,也有真實,和面具
我見過大象,如何在火球站立,見過火圈如何,使獅子恐懼,在我心底也有,飛刀跟鋼索,我曾演過,最美的馬戲
我知道最深的悲傷,他們總是發生,在最放心的時候
是我等著恆星誕生,你隨著流星遠去,從此不能一起,索求更多美好的事情
現在,我心底,也有恆星和流星,我已不再追尋

《再沒有世界》

不要看了,所有的臉都在下雨,有的人只看見眼前的太陽,忘了黑暗中,還有更小的星星
你的國家,會比我的更好嗎?你有沒有比我,更懂得珍惜,單薄的人連願望都卑微
都會沒事的,太平洋的水,土壤中的輻射塵,你而對著我們宣誓,用最美麗的繁體,
你忘了,對不對
紫火在地平線外燒,海上的雲早已入夜
而你正夢著,正要翻身

【BO精選活動-青鳥書店開幕活動:詩意樂界 x 城市的光影】

一句詩,可以來自詩人的文字也可以來自建築師的圖稿。詩以文字蓄積情感的能量,建築以空間承載無盡思想,這些能量與思想都匯聚在青鳥的小小空間裡,無限地被擴大與想像,不斷地生產出許多可能。

〈詩意樂界〉

詩人|任明信、夏夏
演奏|愛德華鋼琴、派西絲Pisces樂團

〈城市與建築對話〉

主持|青鳥書店店長 蔡瑞珊
講者|王榮文、李清志、蘇民

【活動資訊】

日期 | 2016.12.05 (一)
時間 | 19:00-21:00(18:30開放入場))
地點 | 華山拱廳
參與方式 | 免費報名,請見活動資訊頁

(本文摘錄經黑眼睛文化同意授權青鳥書店於 BuzzOrange 刊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推薦書名為《你沒有更好的命運》《光天化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