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行政院會今天通過長照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將調增遺產及贈與稅、菸酒稅菸品應徵稅額,作為長照特種基金的財源;而此次菸捐、菸稅調漲將預估增加158億元稅收,加上明年度已編列預算178億元,合計足以達到第一階段的330億元目標。

然而最讓人不解的是,為何前政府規劃長照時宣稱財源不虞匱乏,現在卻需要又用菸捐補?

(責任編輯:林芮緹)

208398

文/臺灣吸菸者權益促進會

行政院院會於今天上午通過《長期照顧服務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並將該案送立法院審議。其中關於社會輿論大篇幅討論的菸稅調漲方案,如日前行政立法協調會報所決議的,將調高紙菸部分的菸稅20元,以充作長照特種基金的財源。

我們對於行政院的相關決議並不意外也不覺得遺憾,只有憤怒!

憤怒的是新政府延續了過去國民黨政府的思惟,就是當初規劃長照等社會福利政策措施,即是以提高菸品健康福利捐做為其財務準備的一項;此次行政院所通過的草案雖未調整菸捐而是從菸稅下手,但其橫徵暴斂的本質則未變。都是以掠奪中下階級且是社會上較為弱勢的吸菸者,以成就全民的社會福利政策。

這是暴政,我們將反抗到底。

事實上,新政府該做的或是可以做的,是檢討菸品健康福利捐的存廢,而不是只要有任何政策的財務需求,只想著調漲菸捐或菸稅來支應。

事實是:菸捐依照《菸害防制法》的相關規範,每年支應超過2百億元給全民健康保險的安全準備金,現在已累積了超過2千億元,早已超過法定3個月的水位上限,是健保有史以來財務最穩定的期間。

也因此引發有健保會委員認為補充保費補過頭,應調降費率以回饋民眾。但菸捐不僅不調降,反而有主管公共衛生政策的國民健康署署長像財政部官員般對外宣示,漲菸捐是「社會共識」。

事實是:2015年8月,行政院為了因應2年後將施行的《長期照顧服務法》的財務規劃,而調降了菸捐分配給全民健保安全準備金的比例。公告施行將菸品健康福利捐分配給全民健保安全準備的比例由70%大幅降至50%,幅度有20%之多,金額則是接近新臺幣70億元。

但依照國民健康署公告2016年1-6月關於菸捐支應事項的預算執行率,菸害防制的部份為95%,但長照的相關規劃卻只有2-3%。我們當然可以譴責前任行政官員的應作為、能作為而不作為,但行政院是否應該對外說明,過去從菸捐撥用給長照的預算,現在還算不算數?以後還算不算數?

事實是:前政府規劃長照時宣稱財源不虞匱乏,有房地合一稅,有營業稅,有遺贈稅,有菸品健康福利捐等,但新政府現在卻回過頭來動菸稅的腦筋。

以美國革命時期的口號:「無代表,不納稅」為例,反觀長久以來政府推行的各項政策從沒有一項是對吸菸者友善的,但在政府有財務需求時,卻希望吸菸者「有求必應」。如果政府不能維護我們的利益,憑甚麼要求我們納稅?

我們的訴求很簡單,請用道理說服我們,非要漲菸稅不可的理由為何?同時,告訴我們非漲20元不可的計算基礎為何?並在調整菸稅的同時,必須做出廢除菸捐徵收的政策宣示!

(本文訊息由臺灣吸菸者權益促進會提供,內文與標題經 BuzzOrange 修訂後刊登,原文標題〈調高菸稅,荒腔走板、匪夷所思的暴政!〉。新聞稿 / 產品訊息提供,可寄至:[email protected],經編輯檯審核並評估合宜性後再行刊登。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圖片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