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他們當時還是實踐社工系大一的學生,在一次服務性社團國際志工社的志工甄選中,擔任評審的社工系主任問了其中一位同學「是否有三高」;而最後,幾乎所有人都認為她的肥胖讓她的落選理所當然。當他們向系所上參與活動評審的老師們要求說明,卻只換來關上的門和「不准質疑」……

(責任編輯:林芮緹)

Charity_to_Street_Arab

文/巫馥彤

今年我畢業了,想記錄在這所奇異的學校所發生的事,才寫到大學一年級的故事,便發現篇幅太長。

大學一年級下學期,認識了 Yuchi、翎晏和皓旻,原本在班上沒有什麼交集的我們,因為「反肥胖歧視」湊在一起。

這起事件帶給我生命中很重要的影響。

一個中後段私校的學生,對老師的話唯命是從,不敢也不會對老師有絲毫質疑,儘管系上老師偶爾會在課堂上說「女生穿那麼少,就是在誘惑人犯罪」、「身心障礙的人不應該有小孩」「女性不應該太積極爭取自己權益」…等話語。

坐在台下第一排認真聽課的我,也只敢默默地想,這些話好像那裡聽起來怪怪的,「老師可能只是在開玩笑吧」。

直到「反肥胖歧視」運動的出現,我們試圖和老師溝通感受到的不舒服,卻得不到老師們的友善回應,指稱我們「霸道、想造反」、「那是社會學的批判,絕對不是歧視」、「沒有歧視,純粹只是你個人的感受而已」;身邊的同學、學長姐們更說「難道只為了捍衛一個人的正義,就必須製造更多的傷亡嗎?」

我們不小心戳破社工系長久以來,大家努力所營造出快樂、和諧大家庭的表象,成為校方和同學眼中的異議分子。

但,該感到抱歉的不是我們,而是一直以來選擇噤聲的每個人。


「原來,偏見可以澆滅一個人的夢想」Yuchi 說。

2011年12月,實踐大學社工系同班同學 Yuchi 參與了實踐大學服務性社團國際志工社的志工甄選,在第二次甄選面試的過程中,遭到評審老師詢問:有沒有三高(高血糖、高血脂、高血壓)?

Yuchi想起,其實早在第一次甄選過程中,社內學長便說老師對其身體狀況有些疑問, 詢問Yuchi,「你們家是不是都是這樣體態的人?」這才反應過來,原來是因為自己的肥胖身材,導致老師對其是否有助人資格產生了顧慮。

他想起了自己剛好放置在背包內的健檢報告,詢問老師是否有需要察看,並希望證明自己並沒有「因為肥胖而造成生活困難」的任何病史。

評審拒絕了。

擔任實踐大學社工系主任的其中一位評審對 Yuchi 說明「我們只是希望妳能夠了解,我們是去幫助別人,不是讓別人幫助我們的。」兩次的志工甄選,Yuchi 並沒有被選上。

身邊同學們也愛莫能助的說「沒辦法,誰叫妳胖呢?」使 Yuchi 幾度相信自己的肥胖是阻礙她從事助人服務的重要原因,「肥胖就是個錯誤」、「或許我瘦一點就沒事了」。

幾個月後,在一場讀書會上得知此事,皓旻、翎晏和我決定與 Yuchi 一起做些什麼。
我們希望透過學校制度反映意見,校方說本事件不適用性平會,「可透過諮商中心、軍訓室、校長信箱的管道進行表達」。

Yuchi 首先向社團的張姓老師表達兩次面試讓他感受到的不舒服,張老師說「這是單一個案,整起事件也並非體制上的問題,而是雙方必須共同承擔的溝通上的問題。」另名共同擔任面試評審的社團謝姓老師,則在知情後送一串加持過的佛珠給當事人 Yuchi 。

14316779_10205563704292451_2480644999031575957_n

圖片取自作者文章

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我們,詢問社工系上的劉姓老師,他說「你們要同理系主任阿」試著理解他的脈絡、生長背景,何況「他年紀也那麼大了」。

這讓人感到更加困惑,「我們是不是不應該這樣做?是否做錯了呢?會不會老師他沒有那個意思、不是有意的?」可是 Yuchi確實感到不舒服、受到傷害了,他也因此沒有通過志工面試、權益受損了阿。

「那我們找大家一起來開個說明會好了,請相關的人當面溝通、說說彼此的想法與感受,並深入討論吧。」

抱持著這樣單純想法,我們走到志工面試評審之一的社工系劉姓主任辦公室前,敲敲門,劉主任一看到便說,「我沒有歧視、我沒有歧視,你們去找院長吧」說完立刻把門關上。


還沒搞懂剛是怎麼一回事的我們,只好先去找看看當時的民生學院歐陽院長,詢問他對於舉辦說明會的想法。

歐陽院長說「我可以拒絕出席嗎?我不曉得這個會議召開有什麼意義、有什麼法源,還有我有什麼義務要出席?」,還沒等我們解釋完,他接著說「每次面試都是我在主持的,所以你是懷疑我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嗎?」

「我主導的會議沒有任何的不公平,每年這個活動每一塊錢都是我去籌來的,你了解嗎?」「我覺得你們弄不清楚的一件事情是,憑什麼你們召開說明會?」

Yuchi :「我覺得這中間可能有些傳遞上的誤會,所以這也是我們要開說明會的原因。那基本上基於制度面來講,當時跟社團有訂到泰北出隊的標準,面試、社課的參與、教案的書寫這三樣,基本上社課我每次都有出席,教案我也沒有寫的不好,但是最後…」

歐陽院長:「國際志工社社團團員其實根本沒有任何決定的權力,完全沒有,是那個評審委員會,這樣我的說明夠清楚了嗎?」

「我從小到大我也參加過很多的甄選、比賽,有時候沒有上,我會去考慮到底為什麼,不會去反過來質疑說是不是都對我不公平」

院長提高音量繼續說,「不要把一個小事情形容成一個很齷齰的政治行動。」「我願意說明所有事情是怎麼回事,你絕對沒有受到任何的歧視,絕對絕對沒有。」

三高這個問題,是你反應太過當了。

Yuchi 向院長說明,面試時因其身材導致評審老師對他的助人資格產生疑慮。講到這裡,Yuchi 忍不住哽咽,其實面試是否通過對他來說已經不是重點。

院長對著濕了眼眶的 Yuchi 說,「哈囉、哈囉、哈囉,我們要堅強一點,人生我們會碰到很多很多各式各樣的狀況。」「你為什麼不去想說會不會是我的態度上,不是那麼的開朗,讓人不是那麼有信心?」「我要再次強調,我認為你不合適是你有點太嫩了,覺得你不是很開朗,所以你承認吧。」

我們進一步希望討論志工面試的評審制度,是否有公開透明的準則可依循。例如,像院長所說的夠不夠開朗、體力程度等,可否透過一個統一的標準來測量,而不是單憑個人主觀標準來決定。

院長說,「我覺得你們的態度蠻霸道的,好像是今天你要什麼我提了給你,就一定要採納你們的說法。」「各位請弄清楚我們這個現在不是國家考試,這是課外活動。」

為什麼你們進來會感到我的憤怒,因為我覺得竟然有人敢召開這種說明會,把評審找來質疑他們到底公不公平,我不喜歡這樣子,我覺得這樣子的話,簡直就是造反阿。

「千萬千萬不要去質疑這種公不公正的事情,千萬不要這樣子。」院長最後離開前,看著Yuchi的眼睛說。


身為當時小大一的我們感到驚恐又生氣,從老師們的態度,我們明白這絕對不會只是單一事件。

於是,我們決定繼續行動,Yuchi、翎晏、皓旻和我,製作以騎士為諧音、寫著「歧視精神」的傳單,貼在校園各個角落,進行藝術擾動。

我們希望大家正視有人正因外貌、身材受到不平等的對待 ,校方應出面回應處理。
沒想到幾個小時候,接到教官來電,是請我們盡速將傳單撤下、清理恢復原狀,否則將進行懲處。

教官說,不行「亂貼」在牆上、黑板上( 為什麼補習班傳單可以張貼在教室各處,但 「歧視精神」不行? ),應依「正常管道」進行申請張貼在布告欄。

但事實是,校方根本不讓我們申請審核通過阿!

我們沒有申訴管道,沒有言論自由。


幾個月後,我們製作了一份標題為「擁有哪些內外在條件的人較不適合從事助人活動之問卷調查」之反諷性問卷,於實踐大學各個學院師生進行發放。

問卷內容條列出22項外在形象或特質、經驗,以及一「無」、一「其他」選項。藉由這份問卷的設計,想要了解受測者對於外在形象或表面條件等是否存有直接、下意識的偏見或刻板印象,更希望藉由勾選結果的呈現,使大家意識到偏見與刻板印象其實就正在我們的日常生活當中發生。

14361410_10205565958268799_7264843843212811261_o

 

問卷結果,多數師生勾了許多選項,認為擁有這些選項條件的人不適合從事助人活動。

其中幾位同學,發現這是一份「充滿歧視的問卷」而感到生氣,這卻讓我們感到高興,因為有人明白這份問卷的意涵。

最出乎意料的莫過於,民生學院(含社工系)學生勾選選項「無」的比例最低,且受測的社工系老師沒有任何人勾選選項「無」。

意即,許多社工系師生認為, 擁有 「體重過重」、「出櫃同志」、「刺龍刺鳳」、「偷過東西」、「指甲過長」、「與父母關係不好」等22項外在形象或特質、經驗條件的人不適合從事助人活動。

這樣的偏見與刻板印象存在社工教育中,存在日常生活中。

透過「反肥胖歧視」運動,打破心中一直以來奉為圭臬的事物,「老師和學校是教育我們的地方,所以一切都不會有錯,只要乖乖照著做。」事實上,一切制度都是人訂定出來,而人不會是完美的。

之後,我們成立了實踐大學校內異議性社團「實踐基變」,挑戰自己、同學與校方的既有想法,希望創造出更多對話的可能。


(本文經原作者巫馥彤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記,2011年實踐大學反肥胖歧視運動〉。首圖來源:維基百科。)

延伸閱讀:

【社工師的告白】從法律到理財,社會不願意做的我們都得做,卻得不到一絲尊重
【社工師的告白】你們摧毀的,是社會工作者的價值與信念
激情之後:小心台灣社會工作專業的民族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