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12)

文/林立青

我一直感到有一點詭異。因為在我人生的經驗中,在那些工地的保力達 B 和飲料混合的氣味,在那些龍蛇雜處的便宜旅社,在那些別人以為混亂的地方。

我其實,聽過洪素珠這種言論。而且不只一次。

例如在那個某南街吧,就在那個台北市藍中之藍,但房子破爛又漏水的地方,那些外省榮民和他們的台灣老婆吵起架來,就是這樣的內容:「滾回大陸去找你老婆吧」「這我的房子」「全大陸反攻都是你的房子,滾回去吧」

這種文字,在我看來也常發生在工地酒後的吵架和爭執,擁有職業軍人背景的,最常被人冠上外省後代的標籤,藉以引發一個個可能會吵架的話題。再幾盤餐點下肚後,即開始開起這樣玩笑,直到翻臉吵架。

那為什麼這次事件引發如此大的風波?
我想還是因為台灣人的獨特情緒。

和周子瑜事件一樣,在我看來是因為有明確的對象,那對象處於一個相對純潔無辜的立場,受到強大迫害而造成台灣人良知瞬間爆發的結果。

如果今天是兩個工地的師傅因為省籍歧視吵架,那在台灣習以為常,反正我們只要解釋成酒醉後即可輕輕帶過。

但是當我們的鏡頭看到的是一個和藹可親,漫步從容的老人受到自稱記者的極端民族主義瘋子攻擊時,那瞬間台灣人的良知理性會瞬間爆發。

請注意。我們的種族歧視一直都在,並且長期放任這種種族歧視存在。我們接受並且讓極端分子繼續散布仇恨。

我們擁有超高的族群嘲弄。在娛樂節目上以仿原住民的詭異口音來帶入刻板印象,我們讓電線杆上公然張貼買越南新娘 15 萬包娶。我們允許外勞仲介盤點各國外勞以國家切割後品頭論足。我們讓電影上面操台語口音的人都刺上半甲從事地痞流氓之業。

我們將刻板印象成為娛樂,並且還在裡面一起低級的取笑。
我們擁有超高的族群歧視容忍度。並且不見抗議。
直到我們發現有無辜純潔的受害者出現時,我們才瞬間醒覺,並且在最短時間內忘卻。

然後郭冠英繼續上電視台,黃安無法可辦。台灣民政府這種直銷團體繼續吸金騙錢,每到選舉場合時,連戰會說出青山文哲,陳水扁會罵老兵。

但他們不會有事,因為他們言論攻擊的對象太空泛。如同台灣綜藝節目中,原住民們都是愛喝酒酗酒的酒鬼這種節目繼續助長刻板印象。或是人力仲介評點印尼笨,越南壞。

這種沒有根據的內容我們繼續容忍。

直到我們發現有一個純潔無辜的受害者出現,那一定要夠純潔,夠無辜,夠資格成為祭品。

台灣人,在活人獻祭之後,我們才會突然驚覺,回過頭來,掌握一秒鐘的正義。

然後立刻忘卻。

(本文、標題由林立青授權轉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首圖來源:聯合新聞網


延伸閱讀:

一個中國學生看「泛藍李艷秋」和「民政府洪素珠」:你們兩個不了解中華文化

【辱罵老榮民爭議】幫洪素珠貼上標籤並不能解決問題,反而會加深歧視心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