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40735_615647445250810_2730414789006478722_n

文/李冠賢

今天上課介紹到了焚風,跟學生分享說焚風來的時候背風坡面的果樹都可能被焚風烘乾受到傷害,會造成果農很大的損失。結果有個學生很機靈地說:『那就賣橘子乾啊。』

我心想這太不夠有同理心了,果農都要哭哭了,竟然還可以開這個玩笑。立馬回應說:『橘子乾是要經過步驟特別製造的,不是烘乾就可以當橘子乾賣來吃,這樣乾扁扁的沒味道賣不出去。』

結果另一個學生又說:『老師,那就在焚風來之前就先抹上糖就好了啊。』此時覺得受到挑戰,正要想辦法回覆事情不是這麼簡單的時候,突然腦筋一轉,發現自己差點扼殺了學生的創意。

看見問題,然後解決問題不就是我們教育最希望培養學生擁有的能力嗎?我立刻想到了沈芯菱的故事,問了學生有沒有聽過她,意外的竟然只有幾個人聽過。抓緊機會的跟學生分享沈芯菱的故事,告訴他們:『沈芯菱 11 歲的時候利用了網路,幫助果農將滯銷的柚子百萬斤賣出賺了上百萬,然後又用了這些錢架設了網站,幫助弱勢兒童可以自學。』

聽到這些時,有些學生表情明顯是受到啟發,然後反省自己到底在幹嘛啊。有個學生這時候小聲 murmur 了一下『可是要有錢啊』 我不確定她是在說沈芯菱的故事還是橘子乾的故事。但我肯定的是這兩件事情我們要的都是行動力,而不是某個很難跨過的門檻要先克服。

我心想過去每個孩子都是富有創造力的,對世界充滿躍躍欲試的心態想要挑戰看看。但常常在成長的過程中常常碰壁 『這個不可能啦、那個要錢啦、不要想這些有的沒有的。』

如果不是循著阻力最小的路念書考試升學的 idea 常常都會被打擊,慢慢的我們封閉了自己內心的創意,也開始預設門檻覺得什麼什麼不可能,甚至也對別人的點子給予抨擊與設限。

我想學生肯定不是惡意要抨擊什麼,只是在她的認知中很多事情被設限了很高的門檻,所以才不經意地提出了她覺得不可能。但孩子心態的轉換不能等,我認為這群最富有創意與可能性的孩子,怎麼可以繼續抹殺自己的創意與可能性。立刻跟他們講了過去我聽過很勵志的話:『如果有個人跟你們說不可能,記住那是他不可能,不是你們不可能。

學生聽完後都發出了些許的讚嘆,這也太立志了吧。雖然很可能是覺得地科老師太唬爛了,老愛講些很正向的話。但我想或許真的能給他們一些鼓勵吧,永遠不要讓別人為自己設限,不只是這樣跟學生說,我也要這樣不斷告訴自己。

發揮自己最大的影響力改變這個社會,共勉之。

(本文、標題由最霸氣南島流浪授權轉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首圖來源:PIXABOY


延伸閱讀:

建中校長籲勿消滅精英教育,但是明星學校裏頭 99% 都不是精英,我們哪來的精英教育?

台灣教育與其說是破壞不如說是「模具」,把大家壓成同樣的形狀

台灣的教育要求我們要「奉命行事」──當有人揭露這種奴性思維,我們的社會卻指責他「多管閒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