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pxhere,CC Licensed。

文/陳詠文

我不知道有哪個專業,像社工一樣需要懂那麼多東西,薪水卻如此低廉,地位也不被尊重

當了社工,我發現我要懂法律,因為很多個案請不起律師,免費的法律諮詢只能點到為止,再多問就要收費了,個案一堆法律問題還是只能問你。三年來我寫了無數張訴狀,一毛錢都沒收,有個案基於感激要包紅包給我,我也從來沒有拿過。

當了社工,我發現我要懂護理,因為很多個案沒錢看病,也不懂得怎麼照顧自己,許多時候要做醫療決定,他們根本不知道怎麼評估。醫院病患多、節奏快,沒有太多時間好好的和個案談,到頭來還是必須要靠社工耐心的和個案解釋、溝通。

當了社工,我發現我要懂理財,因為很多個案不知道怎麼用錢,即使有補助也是無法改變他們的生活品質,只能一直陷入貧窮的循環裡。個案沒錢請理財專員,也沒錢買保險,到頭來要怎麼花錢,還是只能找社工談。

當了社工,我發現我要懂諮商輔導,因為每個個案幾乎都有情緒困擾,不會傾聽、同理、面質、支持、回饋等技巧,會談根本無法繼續,但心理師會談有鐘點費可以收,社工談再久一樣是領死薪水。

當了社工,我發現我要懂企劃,因為一天到晚有各種活動要辦,有各種方案要寫。當了社工,我發現我要夠強壯,因為一天到晚有滿山的物資要搬,很多的單位根本沒有男社工,一堆重物只能女生一肩扛。

當了社工,即使我有潔癖,也不能怕髒。很多家庭環境髒亂,到處蟑螂老鼠亂竄,我們還是必須要坐下來關心個案,不能露出任何不自在的表情以免傷害個案的自尊心。曾經在訪視時發現個案全身糞便昏倒在床上,連前來急救的人員都不敢扛,最後是我沒戴手套徒手把他抬到救護車上。

這個社會要求社工必須具備所有專業,但談到薪資待遇,就認為我們要有愛心不該奢求高薪。對,也許我們就是一群傻子,即使動不動就當代罪羔羊,但只要看到個案的改變我們就甘願。對,我們可以不拿高薪,但可不可以還給我們基本的尊嚴?

你們知不知道一句:「不想做沒人逼你做,反正不差你一個,你有領錢就是要好好解決所有社會問題。」有多傷基層社工的心?不,你們不會知道。因為你們以為只要看了一篇報導,擁有一台電腦,就可以當起專家學者名嘴,毫不留情地在網路上抹滅社工的辛勞。

(本文由陳詠文授權轉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首圖來源:pxhere,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議員到底有什麼資格批評社工像死人?台灣總是把社工當神,待遇當「屎」
【社工師的告白】你們摧毀的,是社會工作者的價值與信念
激情之後:小心台灣社會工作專業的民族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