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1

BO 導讀:

在蘇澳鎮的白米社區藏著一段與水泥廠對抗數十年的故事,巨大的落塵量讓居民苦不堪言。從「老縣長」陳定南環保立縣,空氣才逐漸改善。但現在的蘇澳人,停在戶外的車子仍是一夜白了身子,當地居民卻表示:空氣品質,已經好很多了……

文/李又如

要瞭解宜蘭的水泥業,就讓人想起這個因水泥廠而死、後來卻因對抗水泥廠重生的社區。踏入白米社區的那天是平日,社區裡的人很少。從小路駛進,不斷見到路邊白色的礦石,愈往山去,就像秘境。

  • 水泥窯高溫處理高科技廢溶劑

這裡,是當年對抗水泥廠的重要據點。白米社區的來由不是稻米,而是一顆顆白色的石頭,帶來經濟,也帶來汙染。蘇澳是全宜蘭落塵最嚴重的地方,座落著日治時期就創立的台灣水泥蘇澳廠。在白米社區周邊,還有十幾家礦石加工廠,每天巨大的落塵量,曾讓居民苦不堪言。

空氣獲得初步改善,是在一九八○年代,決心環保立縣的陳定南,提出青天碧海計畫。青天計畫就是針對主要的汙染源長期監控,甚至派人駐廠,二十四小時監測,「當時的汙染源就是水泥廠。」白米社區合作社經理林瑞木,曾在環保局工作,正好就是青天計畫的執行者之一。

「這個計畫迫使縣內四家水泥廠投入很大的經費做改善,才使周邊社區的汙染受到比較好的控制。」林瑞木提到,水泥廠改善後,監督計畫規模就漸漸縮小,轉型為其他的稽查方式。而白米社區也透過社區總體營造,發展社區特色,成為熱門的觀光景點。

隨著產業升級,高科技產業的廢棄物終於成了問題,酸洗晶片的廢溶劑無處可去。經濟部與環保署追隨國際潮流,提出水泥窯高溫可以處理廢溶劑,而廢溶劑的熱值還能成為燃料,降低水泥廠成本的雙贏策略,由民進黨籍縣長劉守成同意,首先在宜蘭開辦。

高溫處理,真的就沒問題嗎?居民心中始終打著問號。白米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鄒金玉指出,「水泥廠開始處理廢溶劑以後,附近飄出了跟以往不一樣的臭味,而農田裡的菜下過雨後,有像被火燒過一樣的痕跡。」居民開始抗議。最終,是在國民黨籍縣長呂國華任內,一紙行政命令,廢溶劑再也不能進到宜蘭。

  • 業界無法判定無毒,自行停止使用

不過,禁燒之後,社區還是時常聞到臭味,「我們就去問啊,該不會還在偷燒?」鄒金玉提到:「但台泥說他們是燒汙泥餅,是無毒的,合法的,環保局都有在監督。」

廢溶劑真的在宜蘭絕跡了嗎?

宜蘭縣縣議員林棋山去年在議會質詢環保局時曾說道,「台泥在燒的氟化鈣,聽說是因為要逃避廢溶劑不能燒,所以把廢溶劑摻土,變成氟化鈣,這不知道跟誰學的,結果也能燒!」聽來令人膽戰心驚。

〈完整內容請見新新聞 1525 期〉goo.gl/1zwkim

(本文由新新聞授權轉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原文標題:【宜蘭 你敢住嗎】改善了二十幾年 蘇澳人還是不敢開窗


延伸閱讀:

台大教授談六輕國光:當初陳定南為宜蘭保住好山好水,如今六輕國光也不該落腳彰化雲林

1994 年的陳定南打臉宋楚瑜:台灣錢即使淹肚臍也被國民黨吃掉

一張台灣地圖告訴你:40 年來台北變乾淨,但癌症和汙染都跑到中南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