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房慧貞

晚上經過萬華一家檳榔攤,玻璃窗掛上了反核的旗幟,我對這面時常見於文青咖啡館、文青書店的旗子並不陌生,但這裡是「檳榔攤」。我停下來,旗子下有兩張照片,一張鄭南榕的畫像,一張鄭南榕出殯時的照片。

073846cf1f70393ce9833d646f808cfc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對了,今天是四月七號,鄭南榕的忌日。(而我會知道這個,是拜被洗版的臉書之賜)

見我駐足,檳榔攤頭家走了出來,他叫鄭南榕「Nylon」,他說每年四月七號就會把這兩張相擺出來,僅此一天,持續了好多年。

但他不是要跟我們講 Nylon 的故事,他要講的是他的好兄弟詹益樺,抬棺相片最前面的那個人,嘉義竹崎人,民進黨基層黨工,朋友都叫他「阿樺」。這張照片留下了他最後的身影,參加葬禮的當天(編註:1989 年 5 月 19 日),他帶著預藏的汽油在總統府前點火自焚,得年 32 歲。

eab3aa9f64e6ce15014795f818e79ad5

圖片:詹益樺

檳榔攤頭家說,和 Nylon 不一樣,阿樺是真正出身底層的人,注定整個被忘記。

家後古狗阿樺,出來了一些訊息。

首先是那面反核旗,檳榔攤頭家沒趕時髦,阿樺第一次上街頭是在 1986 年,參加包圍台電的反核遊行,舉著「我們反對核子廠」的海報。

除了反核,阿樺也參與農運、工運、原運,南北奔走,深入基層,足跡遍及全台灣。

阿樺曾在書信裡寫:「我現拿鋤頭時、挑擔時,常思考這些問題:台灣社會上弱者在哪裡?他們被變成弱者是什麼原因?是什麼人造成?是什麼事情演變?⋯⋯我自訂一個方向:跌倒成為弱者的人,我站立那個地方扶啟(起)他。

(本文由想想論壇授權轉載。原文標題:【時事想想】詹益樺的萬華兄弟。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

◎林飛帆  剩下,就是我們的事了──對 Nylon 的承諾
◎李拓梓  【週日想想】鄭南榕問題:有百分百的言論自由嗎?
◎張之豪  鄭南榕與我的 80 年代
◎簡文惠  你叫什麼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