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cialpoll id=”2360331″]

你有很累、身體不舒服時,明明眼前就有博愛座卻不敢坐的經驗嗎?如果常在台北搭乘捷運,對這個場景應該不陌生──車廂擠滿了人,唯獨博愛座就像有一層隱形力場包覆在外,沒人敢坐。人人你看我、我看你,個個是寶寶想坐,但寶寶不說,就怕一但坐了會遭到旁人側目。

這個影片,就生動描述出這種情況。很多內在「有需求」的族群,不像殘疾人士一眼就能認出外在的先天缺陷,例如懷孕兩三個月的婦女、經痛的女性、熬夜加班累壞的上班族,膝蓋開過刀的籃球員…… 這些乘客一樣不適合久站,不是也有需求,坐在博愛座上嗎?然而,他們卻時常因為周圍「正義」的眼神,感到壓力和負擔。

對身體不舒服卻必須搭車的人而言,座位就像沙漠中的綠洲,但卻因為這個社會「禮貌」的潛規則,讓眼前的博愛座成為最遙遠的距離。

當然,博愛座(英語:Priority seats)並不是台灣專屬的概念。博愛座的誕生,主要來自北歐地區無障礙環境的想法,希望殘障者都能像一般人正常上下車。老、弱、婦、儒是我們一般對博愛座的想像,但沒有硬性規定誰有坐博愛座的資格,然而在台灣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博愛座卻成了老弱婦孺專屬的「禁區」。

回過頭問問我們自己,博愛座的成立是為了什麼?不就是為了照顧有需求的人嗎?不論這些需求肉眼能不能看見,換個角度用心看待,就能讓博愛座乘載更多的愛。

「不是老弱婦孺,你需要就坐博愛座」。也許當我們人人都有同理心,明白要將位置讓給比我們更需要的人時,博愛座可以不再需要,或處處都是博愛座。

[socialpoll id=”2360331″]

(首圖來源:又一個霸占博愛座的?


延伸閱讀:

為什麼在台灣沒有人敢坐博愛座?看日本人怎麼詮釋不同的讓坐文化

討厭台北的千萬個理由:坐捷運博愛座就被白眼,眼白多不會去看醫生

正義魔人好棒棒,把帶著嬰兒的媽媽趕下車,請問你搭的是誰的「大眾」運輸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