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情提要:
第一集:【鄉民談歷史】你以為「消費券」是近代才有的嗎?早在宋朝就曾經被玩到「通貨膨脹」了!
第二集:【鄉民談歷史】歷史課本只寫到宋代,其實同時期「金朝」的貨幣政策才叫狂!

文 /Yada

剛才雖然是說金很崩潰,畢竟金不產銅,所以貨幣制度很搖搖擺擺,但是作為銅產地的南宋也沒有好到哪裡去。

要說南宋就稍微說一下南宋的開始好了,話說完顏阿骨打他弟綁架了兩個皇帝之後,順手立了一個代理皇帝。然後這個代理皇帝任命趙構當作皇帝,史稱宋高宗。宋高宗一開始在南京即位,那些逃跑的北宋臣子希望宋高宗去把兩個被綁架的董事長救出來,所以一直跟金朝 PK。金朝一開始是不太想要管這些南部人的,畢竟他們一開始也只是來亂搶一把。但是後來宋高宗一直說要跟他們 PK,他們同時也覺得沒有搶夠,所以又開幹了一場。結果宋高宗敗了,從南京跑到揚州,後來又從揚州跑到杭州。

 宋高宗

宋高宗

南宋跑到南部之後…(幹 又是南部),原則上把杭州當首都。但是呢,南宋的歷史課本卻說:「南宋的首都是在開封」。所以杭州不算是首都,只能叫做 「臨」時「安」放所,每天就是要反攻大陸,解救苦難同胞,好像跟某國家的狀況又有有八成像。

雖然話是這麼說,但是反攻大陸的過程似乎不那麼順利。雖然宋高宗手下有岳飛韓世忠之類的猛,宋高宗似乎不那麼想要反攻大陸,還叫大奸臣秦檜把岳飛叫回來幹掉。

有些人會認為,宋高宗因為岳飛太 KOBE,怕他功高震主外加陰謀解救肉票,他這個皇帝位子會做不穩,所以不願意反攻大陸。雖然這種東西現在看來多少有點八卦,畢竟誰知道宋高宗到底怎麼想的?但是從貨幣的觀點來看,南宋當時也的確沒有反攻大陸的本錢。

南宋雖然在繁華的南部地區,但是其實在北宋連年的作戰下,經濟狀況其實也不太好。而且從現在的版圖來看,雖然四川還在手上,但是交通不便。陝西南部那邊也是山多不好走,湖南湖北湖泊眾多那邊又算另外一塊,江淮地區又被河流分隔。而且金朝三不五時下來逛街,其實並沒有太多的實力。

這樣講其實有些抽象,大概就像是如果台北突然被肥宅大軍佔領了,今天你要從花蓮到台中,要不然就是慢慢爬山,要不然就是冒險從基隆跑去台中,不然就是從屏東繞路。反正不管怎麼說,調度資源就是沒有那麼方便。

而且南宋其實面對跟金一樣的問題:那就是沒有「錢」。雖然南宋是銅產地,但是當時礦工又不是人人可以吃金柯拉,一年的產量就那麼多,跟金比起來,商業興盛自然需要更多的貨幣。加上金朝在那邊A錢,其實「錢」本身並不是那麼夠。

而且金不是唯一A錢的傢伙,當時A錢的還有韓國人、日本人跟東南亞的人,當時全世界可是非常 CCR(編按:異國戀)哈南宋的。南宋的東西就是好,南宋的銅錢就是美金。結果作為被 CCR 的代價,有一次日本的鐮倉幕府派了一些傢伙跑來南宋賣淘寶貨,東西賣得超級便宜,一下子賣光。但是代價就是幹走了 10 萬貫的銅錢,然後運回日本。10 萬貫大概就是南宋一年生產的貨幣量,所以南宋其實根本也沒有什麼錢能夠打。

雖然不知道岳飛到底知不知道這些事情,不過想像一下你是皇帝,你自己已經沒有錢能夠烙人打架了,結果有個猛將兄跑來跟你說:「沒關係,我幫你打,錢我自己出、人我自己出,一定要幹爆對方。」
幹不幹的贏你是不知道,但是看起來一定沒有辦法幹爆的,如果猛將兄硬是打下去,對方認真起來跟你全面開戰,你不可能只靠那位猛將兄。但就算猛將兄很猛好了,那麼多地方你是要拿什麼過去防守呢?趕快叫他回來不要鬧了比較實際。

經濟角度來看,南宋宋高宗岳飛那個時代,其實南宋的狀況並不好,而且貨幣量不足,很多經濟行為都受到限制。肥宅我自己是覺得當個小孬孬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小孬孬的具體表現就是:南宋跟金稱臣,然後每年給他 25 萬的銀跟 25 萬匹布。

到了高宗後期,那位剛才談到的加藤亮就上場了。因為他太 KOBE 了,決定要跟南宋開幹。這時候宋高宗開始緊張了,畢竟碰到了一個神經病,而且看起來也很可怕。

但是「錢」的問題還是沒有解決啊!所以只好故技重施:開始亂印紙鈔。這次的紙鈔叫做:「江南會子」,用 10 萬貫銅錢當作準備,沒有到期日、沒有發行額度、沒有舊換新限制、不知道要印多,簡稱三不一沒有。雖然一堆限制,但是紙鈔還是可以換成銅錢的。

雖然後來加藤亮被肥宅部下在長江邊上幹掉,沒有大規模的打下來。但是換上了比較懂經濟的金世宗,錢開始大量的被金吸走。

 交子(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交子(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南宋這時候也沒有辦法,雖然很不喜歡紙幣政策,但是為了避免銅被吸走,加上前面提到的交通不便,只好開始在各地推行各地的紙鈔。四川之前就是在用錢引… 所以就繼續用沒關係,湖北河南那邊開始推行湖北會子,江淮地區則是延續鐵本位的淮南交子。

這裡要說明一下:四川錢引算是金屬本位制,因為可以換成鐵錢,但是不能換成銅錢。湖北會子則是紙幣本位制,就是單純的一張紙,政府說多少錢就是多少錢,但是不能跟政府換成任何金屬,跟現在的新台幣有點像。這個兩個不同制度的差異,對於南宋貨幣制度的穩定非常重要,為什麼金最後 GG,南宋可以多活那麼久,這是很重要的關鍵。

雖然邊界地帶基本上都換成了不同的紙幣,而且紙幣還換不到金屬,就算換到了也不是金需要的銅,但是這對南宋的經濟發展幫助並不大。因為主要的生產地帶的貨幣問題還是沒有解決,加上三不五時就有戰爭,國內的主力貨幣「江南會子」被開始亂印,記得到最後準備率只有萬分之 3 左右。

宋高宗沒有兒子,所以叫他的養子宋孝宗當皇帝,他自己在後面爽。這個宋孝宗就是剛才說過,被辛棄疾建議跑去偷拆的那位。宋孝宗自己是看過通貨膨脹的,所以很擔心這樣亂印鈔票會崩潰,所以開始做了一系列保護「會子」的動作。

首先,他先用 400 個山西布政使房間裡面的銀子,買回了 500 萬貫的紙鈔,然後當眾燒掉。
再來,逐漸取消三不一沒有,限定使用期限,訂定發行限額。這樣一來,就逐步讓民眾對會子有了信心。
再來就是把江南會子,推行到全國,並且決定不再與銅掛勾。這個做法就是跟現在的新台幣一樣,完全的紙幣本位。因為過去的政府為了維護民眾的信心,多少都要準備一定的準備金讓民眾換。這個做法基本上就是讓紙幣發行與銅的產量存量脫鉤,就不需要依靠銅的數量來決定紙幣的發行,也能適時的補充貨幣,來應付經濟的發展。

但是這同時也是一招險棋,因為一脫鉤後,這個貨幣的購買力完全是由政府所賦予。如果政府弱翻了,根本就不會有人買單,一不小心這個貨幣就毀了。

當時南宋經濟狀況也逐漸復甦,金世宗那時候忙著處理自己國內的問題,也沒有空來管南宋在幹嘛。但是南宋政府也花了很大的力氣來推行這個沒有任何金屬準備的貨幣。

 會子(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會子(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首先就是收稅的時候要強迫用會子來繳。宋孝宗的如意算盤是,大家繳稅都用銅錢繳,但是交易都用會子交易。但天下哪來那麼好的事情?如果大家都用會子繳,那麼會子雖有它的價值了,但是收不到銅錢。如果都用銅錢繳稅,會子就廢掉了,也不會有人相信會子的價值。所以最後就一半一半

這個制度某種程度上算是成功了,因為它克服了銅錢不夠所以貨幣就不夠的問題。讓南宋的經濟得到相當程度的復甦。雖然中間也是有升值貶值,但是基本上都在一定的範圍之間。

這時候我們說回來辛棄疾偷拆的那份條約

雖然偷拆失敗,但是金世宗真的很不想跟南宋打仗。所以本來秦檜那一份要叫金朝君王,現在就變成阿伯,本來是要繳銀跟布各 25 萬,現在砍成 20 萬,算是非常優厚的。

但是南宋跟金的美好時光過得特別快,又到了時間說拜拜,話說郭靖正在跟黃蓉在那邊搞曖昧的時候,蒙古升到了城堡,開始能夠出蒙古突騎騷擾對手了。金朝那時候爽日子過太久,人本上身,居然覺得蒙古要打就讓它打,打夠了就不會再打了。而且蒙古看起來很 8+9(編按:八家將),不如去打看起來弱弱的南宋肥宅,這樣加起來也不吃虧。

雖然南宋在全真教跟丐幫的外掛之下沒有被打下來,但是軍費支出開始上升,南宋政府一樣開始狂印鈔票。但是這次居然沒有造成的嚴重的通貨膨脹,原因在於,因為這時候這個紙鈔已經通行到全國了,所以雖然發行量變大,但是卻沒有嚴重的下降,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但是這種因為量很大所以通貨膨脹不明顯的狀況,在宋蒙聯軍完爆金朝之後就爆炸了。主要原因本魯蛇覺得應該還是在南宋啦!當時南宋跟蒙古說好,幹完金朝,黃河以北算蒙古,黃河以南算南宋。

但是也許幹掉金朝真的太爽了,一群瘋狂的南宋鄉民居然就要衝進開封看熱鬧,問題是開封當時算是蒙古的。結果衝進去後,應該是那個人說了一句「打我啊!笨蛋!」十幾萬的南宋鄉民就被幾萬蒙古突騎幹掉了,而且人家還把這件事情當作對南宋開幹的藉口。

這種狀態下,為了應付跟蒙古的作戰,鈔票取消了發行期限,開始狂印鈔票之外,民眾的信心也崩潰,這時候紙本貨幣的缺點全部暴露出來了。這時候賈似道上台惹,雖然大家都說賈似道是奸臣,不過看他做的事情其實我覺得還好,甚至有點知道為什麼他會被罵奸臣。

賈似道開始走紅的時候,差不多是楊過剛找到他老婆,然後去襄陽找郭靖聊天。那時候賈似道率兵要跟蒙古 PK,結果蒙哥汗被楊過幹掉。忽必烈當時也不知道應不應該繼續打南宋,還是回去搶當皇帝。

賈似道跑去跟忽必烈說:「不要打架、不要打架,我給你 20 萬銀子 20 萬匹布  外加叫你當老大,你不要打我說好不好?」

忽必烈聽起來覺得還不錯,就接受了。之後就回家去搶當大汗了。賈似道不敢跟大家說其實他議和,所以在蒙古撤退途中殺了一百多個蒙古兵,說自己武功蓋世幹掉蒙古,打退忽必烈。皇帝覺得他太 KOBE 了,就開始重用他了。

賈似道知道當時貨幣崩潰的狀況,他決定開始要學 KMT 進行土地改革。他的想法是這樣的

首先,他定了一個不當黨產處理條例,那些富二代或是老屁股有太多土地的,超過部分要吐出來,政府會買走租回給他們,也就是這些富二代老屁股要付政府租金。通常是三分之一,之後甚至到三分之二。其實很狠,然後這些租金就是軍隊的糧餉。比如說有傢伙買了 1000 公頃的農地,但是他只能有 100 公頃,900 公頃的土地就要吐出來賣給政府,900 公頃土地政府會租給他,但是上面有 300 公頃的稻米要當作租金給政府。這樣政府就不用花錢買糧食,糧食直接收歸國有,而且是找那些老屁股開刀。

看起來很不錯,問題是下面的那些官員就開始做奇怪的事情,例如找那種根本不算是農地的地方賣給政府,不然就是明明收到 100 公頃的稻米卻說只有 50 公頃。不然就是找普通人開刀,說你就是富二代、你全家都是富二代之類的,強徵農地,結果反而社會秩序進一步的崩壞。

賈似道沒有辦法,最後還是只能回到老路狂發紙幣,不然根本沒有辦法跟蒙古打仗。

但是他這樣一搞,那些富二代老屁股之類的固然對他不爽,畢竟帝寶硬被政府買走會讓他們不開心,下面的老百姓也不爽。因為很多官吏都是打著賈似道的名號做事情,最後賈似道會被罵成奸臣也不太意外。

最後的貨幣體系也崩壞,因為從頭到尾沒有金屬背書的紙幣只要一沒有信心,就是一張廢紙。崩壞的結果就是經濟停頓,那些大地主不支持賈似道,反而投降元軍,南宋到最後一樣是因為通貨膨脹搞死自己。比起金朝,南宋用紙幣本位制真的解決好一陣子的問題,但是一些意識形態的問題,外加連年的作戰,到最後還是拖垮了南宋政府的經濟。

我這裡用的是政府的經濟,因為南宋末年雖然通貨膨脹嚴重,但是大地主跟權貴其實受到的影響是十分有限。在紙幣本位制崩壞後,雖然政府沒錢,財團還是十分有錢,可是財團不支持政府,反而幫忙開城門。想想雖然也不太意外,不過總是有點 KERKER。

蒙古快出來了…

(本文由Yada授權轉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首圖來源:翻攝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