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29673719_0d2b37a3c3_z
文 /俊強牛

這次 2016 的選舉幾個想法和推測

台灣準備邁向一個辛苦的轉變期,這個轉變期必須淘汰一些東西:不合時宜體制、價值觀、心態、思考方式,這轉變期也許會拉得很長(目前以台灣人的個性推斷應該是如此)。我們相安太久的膽小確幸、情緒化了形態意識、放大檢視不必要的道德瑕疵。我們普遍性的善良已經成為鄉愿。
也許這次選舉可以觀察到這個改變速度進程,但它絕對不是痛苦的結束。我個人是期待這個接下來的陣痛期,因為疼痛反射出來的是動能,我們欠缺活力太久,已經變成遲緩狀態。
留在這裡的每一個人,都要有一起面對這個陣痛的決心。

沒有任何單一的政治人物可以解決台灣目前內部結構的問題。

台灣內部體質的調整,不能依賴對政治人物的想像。我們是否都看過自己支持的候選人提出的政策?這些政策的實際效應是否不會因為政局的變換而成為一個短期的口號?是否能跨越下一個四年、甚而更久的八年乃至二十年?它並非只為單純滿足人民的需求?是否只是民粹下的產物?

或許立委選舉可以調整這結構性的問題。這次更多非傳統政黨訴求及色彩的政黨被關注,我認為國民兩黨與第三勢力各均分國會的狀態下是最好,而非任何一黨全面執政。

另外重要的是,請淘汰掉提「實體建設」的候選人,台灣必須脫離以硬體來改變環境的思考,現在最需要是軟性內在的調整與改變。「實體建設」常為人民綁架地方、地方綁架中央的需索,人才培育、教育、經濟等問題已非通幾座快速道路做幾個科學園區就可解決。

所以無關喜好,我不看好蔡英文,更準確的說,我不看好藉她一人就可以改變目前台灣政治的天真期待。

這個國家現在缺的是一位心理醫生,「文化」就是這位心理醫生。

現在台灣目前面臨絕大部分的問題,本源都是文化根基的飄搖,和過度漠視造成的。可惜的是,三位總統候選人並沒有把重心放在這裡,國民黨的參選人甚至直接放棄(漠視?)文化政策(蔡英文提出七項要點及五個亮點,其實只有兩個要點比較具體,其他都是眼熟到幾乎無感的理念。而五個計畫中的第一個計畫更是把文化教育搞錯方向 //iing.tw/posts/201)。

台灣政府的文化發展已走向一個毫無想像的局態了。民間幾乎是在推著政府決定,政府已無任何開創性可言,常借鏡他國就拿來仿效一般。冷戰後出生的 50 年代,其思考特質是以實務性思考為主,這種講求方法來解決問題的方式,我認為套在文化發展上已經遇到極限。

文化不是一年一度的節慶拜拜、不是投錢把歷史建築物翻新、不是把老東西改一改套個概念變商品、不是美術館的參觀人數、不是博物館的建成剪綵。更關鍵的,與文化發展關係最密切的教育,我們看到教育部與文化部至經濟部這幾個部會的斷裂。我們幾乎看不到各部會互相溝通串連。文化藝術教育過度看重創作者而忽略經營與維護者,政策無法長久被執行、人事資歷無法累積、分工不專業、…。

政府對的文化認知與大眾娛樂搞混,無法精準區分兩者差異。文化與國家發展與進步成步的關係並非誰出去比賽拿了幾個獎回來?而是它加深我們思考辯證的厚度、讓我們看見並尊重多元共存的歷史與生活樣貌、它不再讓我們汲營於特定的情調、它是一個國家人民自信心的真正來源。

一個地方會讓人想「再度」造訪,絕對不是你多親切、食物多好吃、旅遊 CP 高,而是文化如何在這些細節中被看見。文化的外貌因時改變,但其本質是不變的。

我們極有可能某天會懷念起馬英九。

就如同我們曾咒罵扁政府、八年後我們想起陳水扁。

若我們總想著讓誰倒台灣就會好、而忽略掉這個體制下極大的問題,及這個選舉後我們要面對的是什麼?選完後就天下太平所有事情交給政府去決定,我們總有一天會再回到這個輪迴裡面。

看清二元對立及對政治人物造神的想像才能擺脫這輪迴。不要讓政治成為你的生活想像,最好的參與就是看著它,每天在生活思考它,與別人談論它。

在宣誓成為一個國家前,也自己思考: 我們是否準備好成為一個國家了?

(本文經作者俊強牛授權,圖片來源:中岑 范姜,CC license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

台灣的民主是「民主」還是「民粹」?這個問題,立馬判出你的民主素質有多高

「我們雖然有不同的過去,但是我們有共同的現在」:日治時期、228 事件後,台灣人仍在思考「我是誰」

歷史解密》開羅宣言不是合約、「一中原則」有 3 個版本…14 個 Q&A 解答台灣主權歸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