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吳佳臻

鄭性澤,一個在這幾天佔據媒體版面的名字,很多人為了他的案件獲得再審機會而振奮,更為了他前天能夠離開被羈押十四年的看守所與家人團聚而感動。案件還沒結束,但是身體暫時獲得自由。「鄭性澤」應該稱得上是臉書世代的台灣死刑冤案代名詞,對我這輩成長於解嚴世代的社運工作者來說,我們的台灣死刑冤案代名詞是「蘇建和」,我們對死刑的認識以及參與廢除死刑運動的契機也始於「蘇案」。

蘇建和、劉秉郎、莊林勳三人無辜被捲入一起發生在 1991 的汐止命案,幾個月後真兇王文孝落網並咬出蘇建和等三人和親弟弟王文忠,當時為現役軍人的王文孝經軍法審判,隔年即符合社會期待被「速審速決」執行死刑,來不及與蘇建和等人對質,真相並未隨著兇手被處決而解開,反而留下諸多疑點和冤屈。

年紀與我相仿的蘇建和等三人 1995 年被判死刑確定,當時我才畢業不久,剛踏入社會工作。蘇建和的爸爸,為了受冤枉的孩子四處奔走,識字不多的他把厚厚的卷宗細細咀嚼完,影印許多份寄到立法委員辦公室、法院、法務部陳情,他也跟台灣人權促進會、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人本教育基金會等團體聯絡,希望救救這三條無辜的生命。民間團體要介入喊冤的死刑個案,需要非常謹慎,當然不是誰來喊冤就買單,否則不僅對陳情個案不負責,甚至賠上團體的公信力。

幾個團體分別研究案件之後,內部也經過一番討論與辯論,才決定可以投入救援,1996 年「蘇案死囚平反大隊」正式成立,透過社會運動的方式讓更多人瞭解、聲援蘇案,蘇案在民間團體密切合作、「想孔想縫」進行各種倡議行動,與律師團在司法上的救濟相互搭配,終於在 2000 年五月獲准再審,這在當時的時空背景和政治氣氛底下,幾乎是不可能。

13181026_10153571321993341_254991894_n_1

「希望我們在這裡」救援行動,帶蘇案三人人形立牌搭捷運,張娟芬定點演說。(照片:台權會提供)

2003 年 1 月 13 日,蘇建和等三人第一次再審於高院宣判無罪並當庭釋放。消息傳來,我正在泰國的人權組織 Forum-Asia 實習,無法與救援團體的夥伴在現場目睹,但是,我興奮地在泰國人權組織內樓上報樓下告知同事這個好消息。蘇案第一次無罪宣判之後,又歷經了好幾年的再審過程,三人終於在 2012 年 8 月 31 日,獲得最終的無罪判決,經過二十一年的時光,蘇建和、劉秉郎、莊林勳終於洗刷冤屈,但是,人生能有幾個二十年?蘇案是我接觸的第一個死刑冤案,也是我思考死刑制度、支持廢死的開端。

13115333_10153571323053341_1809650852_n

蘇案三人無罪當庭釋放後,律師團與聲援團體召開記者會。(照片:台權會提供)

2003 年底,廢死聯盟成立了,同樣是由長期參與救援死刑和司法冤案的台灣人權促進會、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等幾個「惡名昭彰」的所謂人權團體組成,這一年,也是司改會等團體積極投入救援另一個司法冤大頭—死刑冤案當事人徐自強的開始。

2012 年 5 月 19 日零時,徐自強因為《刑事妥速審判法》生效,以死刑案件被告身份走出台北看守所,他為自己沒參與的事情被關了六年,而且每天處在可能被執行死刑的恐懼中。那時,需要回家照顧年幼小孩的我無法參與凌晨的接風,再次錯過歷史時刻。2015 年高等法院給徐自強第一個無罪判決,但是檢察官上訴,阿強現在還沒平反。

13129068_10153571326978341_1457581741_o

聲援團體及律師團至土城看守所接徐自強(照片:廢死聯盟提供)

2006 年,鄭性澤死刑定讞,當年六月最高法院檢察署開始進行死刑查核程序,準備槍決鄭性澤。所幸,律師即時聲請非常上訴,雖然很快被駁回,但是所幸原本法務部年底準備執行鍾德樹後來因故未執行,所幸台灣自此展開停止死刑執行(雖然很可惜地僅維持四年零執行)。

所幸,2010 年法務部重啟死刑執行之後的名單都沒有鄭性澤,所幸,2011 年張娟芬抽絲剝繭發掘鄭性澤案的疑點,所幸,羅秉成律師號召組成義務律師團尋求法律上的救濟,所幸,2012 年起,台權會南部辦公室成立、冤獄平反協會成立、魚麗共同廚房開始送餐關心,越來越多團體和個人加入救援的行列,也因此鄭性澤案開始獲得國際人權團體關注、開始有媒體曝光,所幸,監察委員展開調查、立法委員開始關切、檢察官願意為鄭性澤聲請再審⋯⋯這麼多的幸運累積起來,這麼多的力量集結起來,我們才有機會在 2016 年的今天,親眼見到阿澤走出看守所,獲得再審的機會。

13115410_10206602792412015_856297786_n

台權會南辦成立大會,欣怡報告鄭性澤案,台權會南辦承諾列為救援重點。(照片:台權會提供)

根據美國死刑資訊中心(Death Penalty Information Center)統計,自 1973 年至今,美國至少已有 150 名死刑犯因新證據的發現而平反,每年平均有三到五位獲得平反。死刑冤案的發掘非常不容易,要獲得平反的機會也非常困難,即使獲得平反,當事人仍要面對許多異樣眼光,還要重新適應社會、面對生活現實。支持死刑的人如果也同意無辜的人不能被錯殺,拜託也一起參與冤案救援吧,死刑案件不能隨便找人「抵帳」(tu siau )或獻祭!

(本文由想想論壇授權轉載,原文標題:與鄭性澤無關又有關的一些事,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

【我們還需要包青天?】警察未依法辦案:不用任何事實證據就一口咬定人是鄭性澤殺的

一場冤案讓政府欠他 5231 天的人生 14 年後鄭性澤終於可以和家人共度母親節

鄭性澤冤獄可望平反》你以為死刑能解決問題?錯!它只能解決 (你認為) 製造問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