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_php5EwQ7r

BO 導讀:
準內閣政務委員張景森,日前在個人臉書上除了公開酸文林苑都更的士林王家,是史上最「KUSO 的社會運動」之外。還被網友發現他 po 出一張「女乳照」,而照片的敘述居然是約他的朋友們去「爬九五峰」。立刻引來一片罵聲,認為他公然性騷擾。

文 /V太太

想說一點不太「合群」(而且可能會被罵得很慘)的話。我設想了幾種可能的解讀,但不論哪一種解讀,我都覺得把張景森的女乳照推導到「公然性騷擾」是一件太倉促而且危險的事情

別誤會我,張景森絕對不適合入閣當政委,為了他昨天對文林苑事件的冷嘲熱諷,也為了他過去的種種事蹟。可是單以他約爬山一文的圖文搭配,要說那是性騷擾,是「性平退步」,在我看來恐怕會變成一種性別的矯枉過正

張景森那篇 PO 文原文裡其實附了三張照片,一張是所謂的「女乳照」,另外兩張是他自己站在寫有九五峰的大石前的照片,然後文字寫著「有人想要跟我去爬四獸山九五峰嗎?等下出發。」我個人以為,在這個脈絡下,大部分的人應該都可以推斷,他要爬的「峰」是真正的山峰,而不是女人的雙峰。

你說張景森爬山爬得好好的,是為什麼硬要塞一張女乳照進來呢?可能是為了吸引朋友眼光、可能是自以為聰明想要沿用女性乳房經常被稱作「雙峰」的梗、也可能單純無聊或圖個自己與朋友開心、還有可能是登山帶給他如同性高潮一般的快感,當然更有可能是因為他從小的教育就是爽的時候就看個女人乳房。上述的情況有些很無害,有些可能值得我們多問幾個問題。

我前面說我設想了好幾種解讀。例如有人認為這是暗指「爬女性的雙峰」,但如果是雙方合意的互動,張景森要爬誰的峰說真的都是他和女方的自由不是嗎?或者也許有人認為這是暗指女性和山一樣,都是被男性「征服」的對象、甚至是把女性「物體化」的概念?但一來,從張的語境裡,我並不認為我們可以讀到這個意思;二來,把女性與山並列,也有可能意指兩者都是需要被膜拜的對象不是嗎?或是兩者都是張景森的心頭愛,一樣也不能割捨?將女性以物體比喻,也不見得就是「物化」,例如「你是我的巧克力」和「女人是生孩子的機器」就是不太一樣的情況。最後,我其實也不排除這個「征服」的心理可能真的存在(雖然我從文中讀不出來),但這也只能說這個人好像性別意識可以再加油,可以說這個人幼稚,但「公然性騷擾」是怎麼成立的?或者我們應該問,張景森這篇 PO 文,「騷擾」到了誰

我們當然可以覺得這篇 PO 文讓自己不爽快(基本上我想到張景森就不爽快啊),但是不是所有的「不爽快」都要被歸類於「騷擾」的範疇之下?例如,如果我看到男人裸上身就不自在,臉書上 PO 出性感男演員男模特男運動員的朋友們,也騷擾了我嗎?或者如果我今天 PO 了一個男性裸上身秀出六塊肌的照片,旁邊搭配一手啤酒,然後說 I like six packs,這樣是性騷擾嗎?如果不是,那下一個問題就會是最近被問到爛而且有點被汙名化的問題:為什麼張景森的女乳照讓我們不舒服?是女乳讓我們不舒服,還是張景森身為一個異男就自動失去了張貼乳房照的權利?張景森作為一個異男(其實我也不知道,但我根據他的婚姻狀況暫時假設他是異男好了,雖然我要說這種假設非常的粗暴),對女乳的喜好難道不是正常的嗎?還是他必須要掩藏自己的喜好,只能讓這種喜好在臥房或自己的電腦前展現出來?

大家不覺得這種「回自己的臥房不要讓我看見」的說法跟反同陣營很像嗎?

我不是說我們不能去詮釋、分析、拆解這類被我們看作習以為常的性的語言,可是不是每一種性的語言都是「騷擾」。男性對女體的詮釋和「使用」當然由來已久,而這絕對有結構性的因素,如男性對於女體的渴望被看作自然,女性如果轉貼裸露男性的照片可能還是會視為「不檢點」、「太解放」的;男性的慾望是力量,而女性的慾望是骯髒與邪惡的。所以一個男人可以很理所當然地分享女體的照片,很自由地展演他的慾望。

另一方面,當裸露的上半身男體被高度接受,女體的高度性化使得裸露的女體成為一種禁忌,這也是為什麼去年出現了沸騰一時的「解放乳頭」運動。如果大家還記得,去年運動之際,也出現了一些關於慾望的討論,例如有些投稿的女生會說,她的照片是「自然」的,不是為了激起性慾而存在的,有些男生則對「我看解放乳頭照片產生了生理反應」而愧疚不已。可是我一直以為,我們要殺死的不是慾望,而是慾望所被賦予的不對等的權力。我以為我們不是要閹割異性戀男性對女體的欲望,而是要讓女性對這些慾望也有話語權(不管是自己對他人的慾望還是他人對自己的慾望)。

不不不,我不是要搬出「恐性」這個大名詞來壓人,更不是要叫女人要翻轉要熱愛被慾望。我的意思是,我們當然可以去剖析為什麼張景森可以這麼明確地表達出他的慾望,但是只因為張景森有慾望、說出了那個慾望,就說張景森是「性騷擾」,這難道不是反而把女人在慾望裡的位置又打回了一種單一的樣板?再一次的,我不是說我們不能不舒服,我的意思是,如果張景森的慾望沒有傷害到我、沒有危及個人的意願(例如如果那張女乳照是偷拍或盜用那就是另一個問題囉),張景森是否應該因為我的不舒服就成為一個性騷擾的魔鬼?

(圖片來源:林雅強臉書公開貼文截圖)

(圖片來源:林雅強臉書公開貼文截圖)

這裡我要補充一下,林雅強和張景森兩個案子對我來說差異很大,前者有具體的對象,在語境裡也是很明確地把「拉肩帶」當成一種評比跟懲罰的工具,更直言要叫某人去「弄」她,而這些狀況張景森都沒有。事實上我連林雅強屬不屬於性騷擾都會有點保留,我批評他是因為其中流露出來的性別思維。同樣地,我也可能會對張景森的女乳照提出批評,但我不認為這是「性騷擾」。

甚至如果張景森的例子成立,那我們到底想像的是一種甚麼樣的網路公共空間?是只要有異男分享了女體照,就是一種背德甚至騷擾?那如果異男看見男同志轉貼「小鮮肉」圖輯呢?我作為一個異女轉貼 Emma Watson 的照片然後大喊說好正的時候呢?

這種對於公共空間「無性」的需求早已在台灣社會發揚光大。從台鐵的「火車趴」,到高捷上的「活春宮」,再到前一陣子兩個年輕男同志將口交影片上傳,然後台鐵震怒的案子。如果說這幾個案子太極端,那麼還有裸體洗溫泉被記者拍到然後被以公然猥褻罪起訴的案例、我們經常耳聞的,熱心的居民看到樓下大樓暗巷裡穿女裝、行止「鬼祟」、疑似「打手槍」的男人因而向警方檢舉的故事,或是不久以前有人發起了捷運上拍攝裸體照的計畫。很多社會大眾面對這些案子,最直觀的反應也是這讓他們「不舒服」,因此對他們構成了「騷擾」。這些對性的「不適」,衍生出來的就是國家對個人慾望的各種規範,這之中有可能對某些人很有幫助的性騷擾防治法,也有很過時的公然猥褻罪。

老實說寫了這麼多字,我不是很確定我到底有沒有講清楚我的意思,而且要寫這東西也真是讓我很誠惶誠恐。再一次的,我不是說性騷擾這個問題不存在,更不是說男女在談論、展演性與慾望時彼此之間的權力不平等不存在,但是解決這個不平等的最好作法是不是排除男性的慾望,然後輕率地將所有的慾望都套上有法律依據的罪名,才是我質疑的事情。

(本文由V太太授權轉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首圖來源:自由電子報


延伸閱讀:

無視大法官宣告《都更條例》違憲,民進黨新內閣張景森竟諷「士林王家」是史上最 kuso!講完還偷刪文!

「我們不是針對女性,是針對羅瑩雪」 重點不是羅瑩雪「剛好是女人」,而是你為什麼一定要用性別嘲笑她?

【彭明輝專欄】阿扁和柯 P 都重用他!民進黨裡我最鄙視、痛恨的張景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