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1990 年代初期,日本因為泡沫經濟崩潰,陷入了經濟成長停滯、市場利率低迷與政府債台高築的失落十年。再接著的十年,日本經濟毫無起色,於是失落的十年就變成了失落的二十年。這段時間以來,日本政府數度減稅以鼓勵企業投資,也試圖發放消費券來刺激消費。但不幸的是,日本本身內需不振,再加上金融危機影響,企業根本不想更新設備增加產能,民間也是把省下來的錢存起來而已。

到了今年年初,日本央行連負利率這招都拿出來了。

本來銀行或金融機構可以將手邊的存款存入央行裏頭獲取利息,但因為日本央行宣布執行負利率政策,所以這筆錢會越存越少。如此一來,日本央行就逼得金融機構向外尋找投資標的來放款,藉此來刺激經濟。雖然在國際上,日本並不是第一個祭出負利率政策的政府,但利率政策走到這一步,日本央行大概也快要無計可施了。

只要我們回顧自 2008 年金融海嘯以來各國的降息政策與量化寬鬆政策就會發現,這根本沒用啊!(不然全球經濟怎麼還會爛成這樣子?) 而也因為各國央行這幾年拼命在貨幣政策與利率政策上不斷加碼卻不見成效,現在的投資者都期待著會有更激進的手段來刺激經濟。

  • 刺激經濟的禁忌大絕招:直升機撒錢

如果說連存錢都要被扣款的負利率這種逼銀行去投資的政策都被央行拿出來用了,還有什麼比這更狠的政策?

有的,就叫做直升機撒錢 (Helicopter Money)。

直升機撒錢是由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Milton Friedman 在 1969 年提出的思想實驗。簡單來說,就是讓央行直接大開印鈔機把錢送到你我的手上。跟過去幾年的量化寬鬆相比,直升機撒錢少掉了「央行從金融機構購買資產、證券來增加市場現金,促進放款」這一個步驟,更可以直接刺激經濟。

這差別在哪裡?

因為量化寬鬆政策只會讓銀行把那些白花花的鈔票放到投機資產中,就像是房市、房市還有房市。(對,房市就是最典型的穩賺不賠泡沫資產。) 而比起讓銀行把熱錢拿去炒作特定產業,央行不如拿這筆錢讓民眾消費來得雨露均霑,畢竟食衣住行我們都得要花錢,所以把錢送到民眾手上才更能讓政策效果延伸到各個角落去

這聽起來好像很美好,但為什麼變成了禁忌的招式呢?

除了實行上本來就有極高的困難度之外,如果真的要執行這個政策,央行勢必要與政府大力配合,那麼它的可信度獨立性將會大打折扣。而且這個政策雖然號稱是啟動印鈔機,但也不是沒有代價。央行必須要無限量買下政府公債,使得政府增加債務而且降低國債評價,更可能因為習於依賴撒錢政策,最終引發惡性通膨

  • 除了撒錢,日本似乎無路可走

日本央行在今年初引入了負利率政策,但市場的反應卻不如預期。日經平均指數在負利率政策宣布後的兩日微幅上漲之後,便急速崩跌;而日圓匯率從決策至今也上漲 13%。理論上來說,利率降低的結果應該是刺激股市,降低匯率,但實際上卻是相反。然而,面對政策失靈,日本央行已經快要沒牌可打了

日本 10 年期以下公債殖利率已是負數,央行想再透過買公債發錢的空間很有限;負利率,嗯,這幾個月下來大家也看到結果了;要想執行質化寬鬆將低利率,但是央行已經持有超過 50% 日本 ETF 股票,再買下去恐怕會扭曲市場機制。

日本央行剩下的選項,恐怕真的只有直升機撒錢了。但是失落的二十年讓日本政府債台高築,直升機撒錢將會惡化這個狀況,降低日本央行的信用。如何權衡這之間的利弊,將會是日本央行審議委員們頭痛的問題。不過日前前任美國聯準會主席柏南克才大方承認支持直升機撒錢的立場與 Helicopter Ben 的綽號,認為在某些極端的狀況下,直升機撒錢不失為一個好政策。他的表態可望成為日本執行直升機撒錢政策的最好背書與支持。

  • 免工作就有收入,瑞士也太幸福了吧!

無獨有偶,日本在經濟壓力下可能不得不啟動直升機撒錢,但瑞士今年 1 月也提出了類似的政策。瑞士有團體提出保證收入制度,不論年齡皆可領取一定收入。雖然這項提議引發降低工作意願的疑慮,但瑞士政府已經接受提議,將在 6/5 交付公投。如果通過的話,瑞士將成為全世界第一個給予公民保證收入的國家。與直升機撒錢不同的是,保證收入制度的財源依賴的是政府支出而非央行印鈔,目前的預計支出佔瑞士每年 GDP 30%,但實際上還得要觀察這項政策是否會削減民眾工作的意願。

(首圖來源:Japanexperterna,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砍利率 + 壓匯率》央行救市出老招,將是全球金融災難的開始

走向窮途的資本主義:政府提供「無條件基本收入」是讓社會進步,還是養出更多米蟲?

歐元槓上美金!歐洲央行總裁的通膨政策,將引發全新貨幣戰爭

安倍經濟神話陷落 貨幣寬鬆還能玩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