稍早,張景森於臉書發文:「史上最 kuso 的一場社會運動。」內文嗆 2012 年引起爭議的文林苑王家,更大酸特酸當時協助王家的社會運動團體。此圖一出,又再次引起爭議,目前,張景森已緊急刪文。

13062013_10208865491619224_5434633619556219818_n

  • 三分鐘複習文林苑王家爭議

士林文林苑都市更新爭議,是一項發生於臺灣臺北市士林區文林路士林橋、前街及後街一帶的都市更新爭議。事件始於王家不同意所擁有的兩塊土地和建物,被包含在臺北市政府核定的都市更新範圍內,經由樂揚建設擔任實施者規劃都市更新事業計劃興建「文林苑」住宅大樓。2012 年 3 月 28 日台北市政府依法執行法院判決,拆除王家住宅。

維基百科這段簡短的說明中,可以看到當時文林苑都更爭議的三大主角:王家、台北市政府、樂揚建設。依照當時都市更新條例規定,政府委託建商辦理都更,建商招開公聽會邀請住戶給予意見,取得建照後開始建設新大樓。看似合理的程序,其實有許多爭議:

爭議 A「多數人的遊戲」
都市更新條例第 22 條:若為自行劃定更新單元則應取得私有土地及合法建築物所有權人 2/3,及其持有土地及合法建物面積 3/4 的同意。若是王家沒有在都更概要申請階段提出退出,而是在都更案 (事業計劃) 通過後才提退出,本案縱然未取得兩戶王姓屋主的同意,強制拆遷仍是擁有法源依據。

白話文翻譯:簡單來說,如果建商要在一塊地上蓋新大樓,當他指定好地的範圍後,不用獲得所有用戶的同意,也能合法都更。也就是說,就算你有千百個不願意,只要你周遭的鄰居都想要參與這場都更,你就必須要跟著一起跳下去。

圖片:家不賣也不拆,竟然只能是夢想/來源:文林苑都更案懶人包

爭議 B「依法強拆,謝謝指教」
都市更新條例第 36 條 權利變換範圍內應行拆除遷移之土地改良物,由實施者公告之,並通知其所有權人、管理人或使用人,限期三十日內自行拆除或遷移;逾期不拆除或遷移者,實施者得予代為或請求當地直轄市、縣 (市) 主管機關代為之,直轄市、縣 (市) 主管機關有代為拆除或遷移之義務。

白話文翻譯:由於目前政府沒有能力和資源負責所有的都更案件,因此外包給建商負責。在王家的爭議中,建商因為不知道怎麼處理屢次不合作的王家,跑去找都更真正該負責的台北市政府告狀──然後王家就被拆了。這件事情在都更條例上聽起來相當有道理,但也值得一問的是,政府在整個都更故事裡面難道只能扮演「建商不哭,有釘子戶我幫你拆」的角色嗎?這也太詭異了吧!

  • 一場最 Kuso 的社會運動?

士林王家遭到強拆後,引起相當大的社會輿論。後續,王家與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提出原地重建的訴求,決定繼續抗爭到底。於是,從 2012 年 3 月王家被強拆後原地搭建組合屋,到兩年後 2014 年 3 月,王家之子王耀德與樂揚建設和解談判後,才將這個小小的抗爭基地拆除,文林苑案重新啟動。

這兩年是什麼樣的過程?官司繁複、公文往來,面對建商在組合屋外工程發出的噪音,以及周遭熟悉的景物已成瓦礫,王家人面對過去鄰居的不諒解,網路上也有來自36 戶同意戶正義的粉絲頁時不時攻擊抹黑。面對最終和解談判,對於許多當時堅持的人來說盡是挫敗與無奈,然而官司纏身總是消耗,兩年的堅持,盡管讓都更條例因為釋憲而有了小幅度的進展,讓政府對於現行的都市更新條例微幅的反省,但相比於被搗亂的支離破碎的生活,這樣的勝利盡管得來不易,也不足以令人狂喜。

圖片:一場都更消耗多少社會信任。/ 來源:風傳媒

如今,都更條例的修法尚在立法院等待通過,立委也針對都更條例中的細節進行討論,然而,在爭議尚未真正消解前,目前建商仍不敢恣意依照過去法令強行開工。但對於已經逝去的兩年歲月,即便文林苑的建商最後與王家進行和解,而得以順利建設,只是中間多次來往拉鋸,不論從任何人的角度來說,社會信任被消耗如此,這是一場從任何角度來說無法被稱之為成功的都更案。

  • 「幹!真可憐」說這種話的人是誰?

喔,王家的事情聽起來相當可憐,但前面這則貼文發出的人是誰?他的發文很重要嗎?

張景森,民進黨目前提名的政務委員,也就是將來新內閣的重要成員。這樣的人,面對一項台灣如此有瑕疵的都市更新條例,卻沒有一個公共政策該有的高度,反而以酸言酸語譏諷反對戶以及聲援團體,實在讓人相當憂心。

圖片:張景森為民進黨日前提名的政務委員。/ 來源:中時電子報

政務委員不是不能對都更有自己的立場。只是,在一項公共政策裡面,我們看不到政務委員提供理性分析的視角,看不見對於人與社會的關懷,只看到還沒上任,就以輕浮的態度面對都市更新,急著把都更中的不同意戶對立起來的政務委員。即便說是個人私底下的玩笑,這樣的玩笑,實在讓人笑不太出來。

延伸閱讀:

文林苑王家釋憲 都更條例 3 條文違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