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93564_492931940912103_952292177225480139_n

被中國強制從肯亞帶走的台灣詐騙嫌犯,昨天在北京遭提審,中國官方媒體訪問其中幾名台灣人,2 名受訪男子在鏡頭面前表示懺悔,並向受騙的中國人道歉,強調願意接受法律制裁。對於被強制帶回中國,他們對媒體說:「事情發展到今天,都是我自作自受、是我的報應,但被騙的大陸百姓日子一定更難過… 我向這些大陸百姓說聲對不起,我願意接受法律制裁,之後一定改過自新。」

由此看來,這批被帶到中國的台灣人的確是作了違法行為(當然,如果是「被道歉」的話就另當別論),但他們到底是怎麼從肯亞跨過半個地球犯案的呢?新華社報導指出,一名自稱是台灣桃園人的 24 歲男子說他是經過朋友介紹來到肯亞,冒充警察打電話詐騙。詐騙集團通常都是先向中國民眾發送語音訊息,提醒他們醫保卡(類似於全民健保)出問題,只要受害者按「9」回撥,就會有人冒充警察受理報案,展開詐騙行動。

  • 詐騙集團分工超專業,有一線二線還有三線

台灣是許多人眼中的「詐騙天堂」,這句話恐怕一點都不假。北京民警表示,許多詐騙集團老闆和骨幹都是台灣人,詐騙劇本也都是台灣人來編寫。兩名承認犯法的台灣人更進一步揭露詐騙集團運作內幕。簡姓男子表示,到肯亞之後首先會住在聯絡租住的別墅之中,按照分工不同,「一線」住在一樓、「二線」和「三線」住在二樓,而老闆則單獨住在一個房間內。

在這次被抓的團夥中,一線大約有十幾個人,其中一名操作電腦的人會按照老闆給的電話號碼,向中國發送大批語音簡訊。待受害人回撥電話後,一線就先套出受害人的個資,然後再轉到二線。而二線的人就會冒充北京公安局的警員,受理「客戶」的報案,告訴受害人說他們的身分被盜用,涉嫌洗錢,請被害人提供姓名、家庭情況、收入、以及常使用的銀行帳戶。

更厲害的是,詐騙集團還會撥放醫院、公安局等場景的「背景音」,讓受害人深信不疑,並會使用改號軟體,將來電顯示改成任何公安機關的電話。最後,如果詐騙金額是小額,二線就會直接誘騙對方轉帳匯款,如果金額較大,二線就會將電話轉給三線,由三線的人冒充金融犯罪科長繼續跟受害人談匯錢轉帳的事。

  • 薪資制度就像跑業務,2.5 萬底薪加分紅

至於詐騙集團的薪資制度呢?基本上和你跑業務差不多,是底薪 + 分紅制度。這次的肯亞詐騙團底薪大約是 2.5 萬台幣,分紅依分工有所不同,例如一線是拿 3%,二線是 4~5%,三線則是 8%。不過報導也提到,老闆在獲得詐騙金額後,常會以各種理由拒發薪資。另一方面,詐騙集團為躲避調查,也會在出國前作「教育訓練」。以前只要讀刑事訴訟法,在中國介入抓人後,法學訓練竟也加入了「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

這麼嚴格的訓練,也難怪台灣詐騙集團可以打「騙」天下無敵手。不過,詐騙集團很可惡,我們就該將他們交付給中國處理,就不用經過台灣司法審判了嗎?前陣子 BO 曾作了一個簡單的投票調查,結果發現,超過半數的讀者都認為寧願交給中國重刑,也不要放回台灣輕判。

投票結果在此:看完這些福利我都醉了,原來詐騙集團才是台灣最厲害的跨國企業啊!

  • 因為中國判刑比較重,我們就該把詐欺犯丟給中國處理嗎?

不過,根據立委段宜康的說法,其實關於詐騙的刑法339 條,2014 年就已作了修正。現在 339 條除了刑責之外,也把罰金從 1000 元提高到 50 萬,339 條之一則將罰金提高到 10 萬元、339 條之二把一萬元罰金提高到 30 萬元、339 條之三則從原來沒有罰金,增訂併科 70 萬元以下罰金。另外也增訂了239 條之四,像上面提到冒充為警局的冒用機關犯行,未來將處 1 年以上、7 年以下徒刑,得併科 100 萬元以下罰金。

有了這些修訂,你還會覺得台灣判太低嗎?好吧,或許還是會,不過換個角度思考,當看到一個國家充滿各種酷刑,你會因此稱讚那個國家,認為要把台灣的犯人都丟過去處決嗎?我想,應該不會吧。因為我們是一個法治的國家,即使犯了重罪,也該交由自己的國家處理。每個國家的法律固然有好有壞,但如果法律有問題,就應該交給政府機關修法,而不是主張將犯人丟到一個明明就是「人治」的國家,進行我們根本看不到的法治。

看完了這些,你還是認為把犯人丟給中國處理,是適當的選擇嗎?

(首圖來源:段宜康臉書


延伸閱讀:

從肯亞擄人案看悲哀的台灣現況:沒有什麼「兩岸」司法互助協議,只有「一個中國」

肯亞擄人事件》今天中國可以在海外隨意抓人,明天就有可能輪到我們

CNN 認證馬英九 8 年歷史定位:讓台灣受中國治外法權管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