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政府即將上任,民進黨未來有何作為,大家都十分期待。選前,我們曾經訪問顧立雄律師對於未來擔任立委的計畫與期許。如今,顧立雄已經從顧律師成為顧委員,對於當時想推動的法案仍沒有忘記,但是改革的路途依然漫長。在立法院幾個月,顧立雄對於民主的運作又有更深刻的體悟。

同時,作為對台灣司法改革有積極想像的顧立雄,回顧過去自己曾感受到的台灣政治氛圍,如今對於推動轉型正義更有信心。而對於未來一系列改革草案中,新政府如何處理與抗爭相關的法律條款,成為即將全面執政的民進黨在改革上最尖銳的問題。

DSCN9476

圖片:顧立雄如今已從顧律師成為顧委員,對體制改革有許多想法。/來源:顧立雄辦公室提供

  • 台灣轉型正義的困難:解嚴後加害者依然是執政黨

在民進黨的優先草案中,與轉型正義密切相關的《不當黨產條例》,可說是這會期的眾人優先關注的焦點。回顧歷史脈絡,國民黨至今所擁有的上億資產,絕大部分是在戒嚴時期藉著緊握權力,黨國不分的方式取得,不只是依法無據、公款私用,更多財產甚至是從民間強制收購而來。

但與其他國家的轉型正義不同,顧立雄認為,台灣的民主雖然是和平的政權轉移,但過去威權體制的統治者是國民黨,民主轉型後,直選第一任總統依然是國民黨,不會清算自己。缺少對於執政時期徹底的反省與回顧,轉型正義處理起來就更加困難。顧立雄認為這件事情是阻礙轉型正義很重要的環節:

你可以想像當時司法體制是統治者的幫兇,但到民主時期,這些人也還是法官。整體轉型正義沒有得到民主化的洗禮,我們連改名字都很困難。轉型正義的運動需要很大的社會反省、需要社會支持。

圖片:各國有各自面對轉型正義的方法,但台灣在歷史脈絡下有不同的困境。/來源:台灣賦格

  • 轉型正義十年路 民主轉型形成價值汰換 

顧立雄回憶,在陳水扁執政時期,由於當時藍營的氣勢依然高張,陳水扁很多轉型正義的政策都遭到阻礙,提及轉型正義,在立院中被擋下無數次,當時民眾對於這些提案也不以為然,甚至投以訕笑的眼光。少數成功的轉型正義政策剩下目前在國發會下的檔案管理局,專門收集來自各處的相關檔案。2004 年,由於立法院每次提案都遭受到阻擋,陳水扁透過財政部通過處理黨產的協商要點,成立黨產小組,但後來國民黨又透過第三人移轉黨產,如今要追回已經非常不容易。

如今,將近十年後,才又終於有機會可以重新全面地處理轉型正義的問題。對於轉型正義,顧立雄抱持一貫的原則是「對於過去威權體制下所造成的不正當/不正義進行體制性的平反,讓大家不要再重蹈覆轍」。因此,顧立雄認為,除了不當黨產這類財產爭議外,過去的政治檔案、軍法審判的相關檔案也要立即保存。透過檔案保存與整理,才能理解過去到底做了什麼錯事,讓個案平反。

圖片:事隔十年,轉型正義終於又開始獲得重視/來源:蘋果日報

「我們為了寧靜革命,我們沒有流血,但也付出了一些轉型太慢的代價。」顧立雄認為,現在普遍社會氣氛對於轉型正義是支持的態度,跟過去的氛圍很不相同。「除了軍隊和司法比較封閉,大多數的機構可以透過民主的洗禮,會透過輪替、隨著社會的脈動改變。」顧立雄認為民主的政黨輪替一定程度促進轉型正義,從課綱、行政單位都會因為新的政黨帶來的價值改變。現在蔡英文上台,要帶來的絕對不會只是對過去經濟問題的檢討,更需要全面看待過去八年馬政府的不當,展現改革的決心。

  • 新政府的考驗 面對進步價值要踩到什麼地步?

當然,520 之後,民進黨面對第一次全面執政,到底會有什麼表現,也令人好奇。

「對於民進黨來說,很多價值是很煎熬的。」顧立雄舉例,「比如說死刑,民進黨到底要不要廢除死刑?」2000 年陳水扁執政,也曾面臨死刑執行與否的問題,顧立雄說,當時他做為遊說團體,與陳水扁和當時的法務部長施茂林討論,就面臨相同的困境。「死刑這個議題在沒事的時候就天下太平,但出事的時候社會是會沸騰的。這對國民黨來說不會是問題呀,反正他就槍斃嘛,但民進黨遇到,你要不要執行死刑?」

顧立雄又再舉例,大家都在意的人權條款,比如說集遊法,雖然過去集遊法有釋字 718 號集遊法行政院依然是許可制。國民黨推的理所當然,但以民進黨來說,禁制區到底要不要設,未來是執政黨,那防衛線要退到什麼程度?「把防衛線退的很後面,退到重慶南路,可以,但要是有人隨便丟了一個東西,丟到總統府二樓,可能就有一個局長要下台了。」如果把禁制區廢掉,要是發生了事情,還是會有人被追究責任,作為一個進步的政黨,但同時也作為執政者,這對民進黨是一個兩難的議題。

集會遊行對國民黨來說,他推許可制並不是什麼要值得掛念的事。對民進黨來說,推許可制就要被罵到臭頭,那一定是不用採強制報備制,要採自願報備制。那還有很多細節的問題會看到民進黨的價值,可是因為民進黨相對國民黨進步,就是因為進步,他就會面臨一些煎熬。

相似的議題還有許多,包含檢察官的權限、警察職權執行,許多對執政者而言是保護傘,卻牽涉到國家權力與人民自由問題,成為新政府不得不面對的尖銳問題。「保守的政府當然沒有什麼衝突,但是一個進步的政府就要在這種煎熬和衝突上做改變」顧立雄對於民進黨未來有很高的期待,「不然大家選你要幹嘛。」

圖片:蔡英文上台後會展現什麼樣的進步價值,令人好奇。/來源:天下雜誌

  • 兩年已過,行政院警察打人事件何時會有結果?

除了台灣戒嚴時期長遠的轉型正義,另一件也與追溯真相有關的,就是兩年前 323 行政院事件。兩年前,由於警察施暴,造成多人受傷流血,一張警察拿著警棍瞄準民眾頭部的照片在網路上廣傳,但警政署依然表示,目前施暴的兇手尚無法確認。但同一時間,國家暴力對於抗爭者的壓迫還在進行,兩年前行政院起訴參與其中的抗爭,試圖以司法訴訟的方式起訴將近 130 多位參與者。

起訴縱然未必就會定罪,但以司法資源對付抗爭者,對於政府而言並不是稀奇的手段。透過漫長的司法訴訟消磨抗爭者的耐性,讓不熟悉法律的民眾感到焦慮、恐慌,藉以降低其他人抗爭的意願。顧立雄過去擔任律師時,曾參與 318 運動的義務律師團,對於這樣的手法自然心知肚明。

如今從「顧律師」成為「顧委員」,顧立雄對於 323 事件至今仍未有調查結果相當無奈。「那天人那麼多,警政系統只查得到老百姓,卻找不到打人的警察。」顧立雄感嘆,很大一部分來自於警察系統本身相對封閉,內部產生的同袍情誼讓 324 真相調查變得十分困難。

圖片:這張警察打人的照片在網路上已經流傳兩年,但至今找不到當時施暴警察。/來源:網路圖片

  • 國家與人民的關係?   新政府應借鏡事件有所改變

回過頭來檢視 323 事件,在這之中顯現的也是國家和人民的關係。不論是國民黨和民進黨執政,遇到佔領行政機構的抗爭事件,依然都會需要出動警察。縱然面對抗爭事件最佳解方是從最初就不要讓民眾不滿甚至起身抗爭,但對於新政府而言,如何面對未來的抗爭者,則是無法逃避的問題。

323、324 的事件,顧立雄認為,如果當時的運動者、學生想要釐清真相,過去因為律師團的建議而不讓大家談清楚,如今兩年過去,是一個合適的時間,讓彼此好好解釋誤會;同時,顧立雄認為國家暴力一直以來對於民眾都不是遙遠的議題,也只有透過不斷討論、監督政府、追究真相,才能更深化民主。具體來說,顧立雄認為若是決策者與第一線的警察有足夠的民主價值,對於國家施行暴力更有警覺,理解這些作為會傷害民主,也許就能減少類似的事件發生。

因此,對於未來如何面對國家暴力的問題,顧立雄期待新政府在此方面可以發揮一些權力。在 323 事件上,不只是真相追究,也需要對報告內容深度檢討。在法制層面上,應該在警察系統中設立內部獨立的調查單位,透過督察系統,對於警察職權的實施現況能有更公正的調查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