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常在政大遊走的「搖搖哥」昨天被警方和台北市衛生局強制送醫,引發爭議。而柯文哲也在今天出來回應,表示帶走搖搖哥是因為接獲通報,有民眾認為搖搖哥瘦了,需要就醫才請北市府出面幫忙。柯文哲說:「人家本來是很感人的故事,卻被寫得好像是強迫(就醫)」

柯文哲口中的「感人故事」,民眾到底買不買單?搖搖哥事件爆發後,許多網友紛紛撻伐北市府的作為,公視前總經理馮賢賢也到柯文哲臉書上留言說,「柯市長,你在踐踏人權」,如不辭職下台,應立即「被同意」上課修補破損腦和昏聵的心。而政大教授劉宏恩也指出,過去精障者不必經獨立審查就能強制送醫的年代,就發生過同性戀被強制送醫的事情,他呼籲,重新修法是一件大事,不能只用一時情緒和直覺做出決定。

  • 柯 P 辦活動「揪怪人」?別掉進媒體的陷阱

從專家學者和網友反應來判斷,柯 P 做法明顯出了問題。對此,北市府發言人林鶴明則說明,從討論和報告看來,衛生局和警消單位都是按照既有 SOP 程序進行,外界質疑過程手法太粗糙甚至違反本人意願,北市府會再檢討如何更柔性、用讓當事人感到更舒服的方式執行,衛生局稍晚也會公布整個時間軸和時序,讓大家更理解事件經過。

柯 P 的做法,真的錯了嗎?讓我們先把搖搖哥事件放在一邊,看看前幾天的另一件爭議。柯文哲說,有鑑於最近發生在小燈泡身上的悲劇,里長們站在第一線,應該要多舉辦活動,了解里民。要靠政府的力量盯住每個人很困難,最終還是要靠公民社會,靠里長幫忙。

說到這邊,還沒有太大問題,引發爭議是接下來的發言。柯 P 提到,每個里有什麼奇奇怪怪的人,有時候社會局也不知道,里長是北市府的神經細胞,應該要多辦活動讓大家出來參加。至於里長反應怪人不回來參加,柯文哲說,如果人完全怪沒有辦法,但人不會突然變成與社會脫節,重點是要透過比較熱烈、頻率較高的互動,在人還沒有變這麼嚴重前,讓他有正常生活。

而柯文哲口中「奇奇怪怪的人」,各家媒體則是發揮創意,各自解讀。同樣的發言,有媒體用「小燈泡慘案後 針對高風險家庭 柯要辦活動揪怪人 里長傻眼」為題報導,或「柯籲辦活動揪怪人 里長洗臉:有困難」包裝,也有媒體趁機酸柯文哲:「柯文哲建議里長辦活動揪怪人 網友:市長就是怪人」、「柯文哲建議辦活動揪怪人 被里長吐槽」,當然,也有新聞用比較客觀的方式包裝,例如「鼓勵辦活動遭質疑 柯 P:讓「孤僻」者與人互動」、「柯 P:里長是北市神經細胞 多辦活動找人參加」、「柯盼多辦活動「關心里民」 里長憂反效果」

仔細看,就能發現媒體標題的問題在哪。明明柯文哲提到怪人時還有加一個但書,說人不會突然變成與社會脫節,所以才要透過互動來讓事情變嚴重前,讓他有正常生活,但這段話到某些媒體手中,則變成「柯文哲要辦活動揪怪人」

每當柯文哲有新聞時,我們幾乎能畫出一個光譜,一端是痛批他又失言,另一端是誇他不落窠臼,敢作其他首長做不到的事情。只是隨著柯文哲民調下滑,「痛批失言」這端落井下石的發言有逐漸增多的趨勢。

如果認真看過這幾則內容,就會發現柯文哲根本沒有說過要辦活動「揪怪人」這件事情,如果要批評,只能說柯文哲把事情想得太簡單,把里長想的太全能,認為能靠里長一次到位補全社會安全網。但客觀來說,柯文哲希望從推動社區照顧,這件事情本是一番美意,出發點並沒有錯。

  • 整個社會,都在尋找「真正」的犯人

回到搖搖哥事件,這次的強制就醫行為,可以說就是社區照顧計畫的一部分。既然出發點沒錯,那麼,柯文哲到底做錯了什麼?如果真要歸咎一個原因,就是柯文哲「太急」,急著要在女童案後,展現市府有所作為,反而「吃緊弄破碗」,程序上明顯出現瑕疵。

其實不只柯文哲,整個社會氛圍,都在急著找出造成女童案「真正」的兇手;媒體將關注焦點放到死刑討論,認為就是因為台灣沒確實執行死刑,才會造成隨機殺人案依在出現,而人民則將矛頭指向政府,批評現在的強制就醫,只是造成更多對立和歧視。

這是一個過程。社會首先會先將情緒發洩到殺人犯個人,接著憤怒或擴大到整個社會。但追根究柢,所有的心態都是要找出造成隨機殺人的真正「兇手」。其實,能有這層思維並非壞事,代表大家能察覺到,隨機殺人案一再發生,光抓住兇手並不能真正解決問題。只是在過程中要時時知道,隨時要和媒體,保持一個懷疑的距離(是的,包括 BuzzOrange)。只要每個人都能有獨立思考的能力,能夠在日常生活中注意到社會安全網的重要性,關懷身邊的人,這個社會就還有更好的可能。

(首圖來源:聯合新聞網


延伸閱讀:

又是包圍警局,又是瘋狂通報精神病患──請問民眾他媽的到底是在恐慌什麼?

殺紅了眼的政府──抓了「搖搖哥」之後,恐怕我們都是下一個「被自願」強制就醫的人

正拳哥的「非法正義」:失去了法治,我們跟殺人犯間也只有一線之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