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wn

昨天(28日),台灣又發生了隨機殺人的悲劇,從鄭捷、龔重安到今天的王景玉,超乎常理的喋血案越來越多,也讓許多人感嘆,台灣生病了。而警察將王姓兇嫌壓到士林地檢署複訊時,近百名民眾也守在一旁,儘管現場有 30 名鎮暴警察和近 50 名警察看守,但還是有一位民眾衝到王景玉面前,混亂中賞了他一拳。

後來知道,揮打這一拳的人其實是名演員,在蘋果日報的推波助瀾下,他搖身一變成為了鄉民口中正義的「正拳哥」。回到家打開電視,各台政論節目都在討論關於死刑的話題,名嘴在台上說的口沫橫飛,拿出之前幾例判處無期徒刑的隨機殺人犯,呼喊這個社會需要死刑,而國民黨團則考慮,發動反廢死公投

事件發生不過幾個小時,整個社會都瀰漫在仇恨兇嫌的情緒之中。一時之間,大家都成了急著將兇嫌定罪的正義之士,揮拳毆打犯人的演員也在自己的臉書上寫下:「小妹妹,這拳哥哥幫你討回來了!」底下留言對他的行徑則是一面好評「太讚了!謝謝你的正義之拳!」、「打的太漂亮囉,看得出來警察有放水」、「打得好,爽。人渣去死」。

  • 我們的社會,是需要夜魔俠的社會嗎?

看到正拳哥的行徑,不禁讓人想到最近很紅的影集「夜魔俠」。片中主角白天是律師,晚上則化身為帶著魔鬼面具的義警,打擊司法無法制裁的犯人。在鄉民、網友、蘋果小編心中,正拳哥就替他們出一口氣的英雄。暴力應該受制裁,但正拳哥的行徑是可以被允許的,揮出那一拳的同時,他就成了非法正義的化身,只是他不用戴上面具,就能廣受民眾的喝采。

不只正拳哥揮拳制裁犯人受好評,吳宗憲甚至在臉書上提到應該採取「連坐法」,處罰隨機殺人的家屬,因為他認為隨機殺人的原因能歸納到家庭因素。另一方面,大批網友開始咒罵廢死團體,認為不應該花任何一毛納稅錢養這批人渣,認為光一槍斃命不夠,最好是用極刑,讓殺人犯嘗到最大痛苦。

殺、殺、殺、殺,不只鄉民要王景玉付出代價,名嘴也在電視上喊著這些人渣死有餘辜。瘋狂的字眼不斷出現,一個喪心病狂的殺人犯不只帶走一條無辜生命,更引出了所有人內心深處隱藏的仇恨

不只是因為殺人犯令人髮指,這股仇恨還有很大一部分是針對台灣司法體制,仇恨無法用死刑給予犯人制裁的司法體制。而既然沒有死刑,就只有私刑。法逼民反,民不得不反。所有的暴力和各種獵奇的極刑想像因而衝破道德束縛。即使違背法律,只要能讓情緒得到伸張,那就是正義。

619087 (1)

圖片來源:翻攝網路

  • 站在非法正義的那一邊,你也成了小丑的信徒?

如果你是蝙蝠俠的漫畫迷,對小丑這名角色一定不陌生。而這名角色之所以深奧,在於他的犯罪動機是充滿哲學性──他想要證明人性的良善是虛無幻想,現代文明的制度禁不起任何外在挑戰,所以他在《蝙蝠俠:致命玩笑》凌虐了高登局長的女兒,證明只需要一個「糟糕的一天」,原本善良的警察也會墮落成瘋子,在遊戲《God Among Us》中,他則設計克拉克親手殺了深愛的露易絲,讓原本代表正義的超人,成為了恐怖的獨裁者。

如果小丑活在現實,肯定對當今台灣的輿論風向很滿意,在暗處竊笑,因為許多人都因為這糟糕的一天,而變得瘋狂,變成能為暴力歌功頌德的冷血分子。如果能靜下心來看這些咒罵殺人犯的言行,你會發現他們竟然如此惡毒,一但失去法治的束縛,我們跟殺人犯間將不再有區隔。

不過,這世間仍未絕望。小燈泡的母親在第一時間對社會大眾呼喊,希望能從根本,從家庭、從教育讓這樣的人消失在社會上。她告訴大家,不要因為仇恨而分裂。而我們也希望媒體不要再散播仇恨,做出變相鼓勵暴行的行為。這不是基於什麼媒體道德的清高想法,只是因為我們純粹想相信,這個世界仍有愛,人性中仍有光明,我們不會如此輕易被仇恨而分裂。

希望我們人人心中,都有一位不願向小丑低頭的蝙蝠俠。

(首圖來源:東森新聞


延伸閱讀::

四年來,政府連一張 A4 的隨機殺人調查報告都沒寫。苗博雅:這就是政府的怠惰、空轉、虛耗。

只要求執行死刑,不願面對「執法之外」的事──醒醒吧台灣人,你就是共犯!

不論有沒有死刑我們都想解決隨機殺人,為什麼還浪費時間對立?兇手可正看著我們竊笑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