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63217401_9de603562f_z

文/黃世宜

看網路上關於台灣高中經典書單太難的討論,我的想法完全不一樣。

我個人認為,這一本書單對台灣高中生並不難,並且,我還認為這一張書單的問題在於,不應該摘錄選讀,應該完全放手讓高中生自己去讀全本。你沒看錯。全本。

應該是全部,完整的經典作品,而不是經過師長教授,他們意志認知篩選過的片面作品。

我更認為,真正的問題不是台灣的學生讀不懂,而是台灣的老師不會教。

台灣的老師不會教經典。這個問題要分兩個方面來講。

首先,不懂信心。不懂放手。

台灣的大人對我們的學生一向沒有信心。我們常常說教育要解放要有創意,但是一旦要放手讓學生自行思考創造,又開始擔心這個讀得懂嗎那個你又懂得X。語文教育到了高中階段,明明已經可以開始思考建構了,還在考注釋考選擇。

之前我說過,隨著電腦科技的進步,現在台灣高中生在學校坐著聽講,聽老師解釋這個那個,回家死記這個那個,其實這些那個這個,以後在網路上一估狗就可以通通查得到,根本不需要現在浪費學生青春寶貴光陰,當未來一下子就可以被電腦取代的知識奴工。

此外,真正的經典,誰敢說他自己又看得懂?不管你多大的年紀,哪一個生命階段,經典都能讓人品味再三,反覆思考,永遠沒有讀懂的時刻。經典的閱讀價值就在於此,它能夠引導我們讀者,去細細品味每一個生命理解的階段與摸索的過程,而並不是要求我們認識一個固定的答案並去信仰它一輩子,不,絕對不是,再說一遍,經典存在的價值就在於此:它們讓我們永遠讀不懂;讓我們慢慢在時間裡體會自己的不完整,並向生命前方的微光摸索,漸次趨進。

其次,台灣的老師不會教的關鍵在於,錯把人文理論跟人文科教學弄混。人文理論重視的是自己個人搞研究專業,是一個追求專精創見的領域,發生在大學 ; 而人文科目的教學,重視的是實務,是有教學對象教學目標教學計畫的,發生在中學。

在歐洲,大學文學院的開課,跟開設在師範學院與教育研究所的語文科目教育學程,是完全不同的領域。但在台灣,一向重視理論與大學文憑,輕視實用與中學教育,教授對大學生的理解與觀點,往往就這樣決定中學一線教育的生死,但這在歐洲,卻是分工極其清楚。

人文理論跟人文教學的分別在哪?我舉個例子。大家都知道干貝是上等經典食材。在高檔法國餐廳,來一道乾煎干貝佐白酒,蘆筍與醬汁視覺上如何搭配擺盤,都是廚師的頂尖追求。這就是人文理論的方法。在台灣教育界也最習慣這種:追求頂尖,追求完美,追求高級,追求名聲,追求表面。但是人文教學卻不是這樣的。

人文科目的教學,講白了就是在學校餐廳做大鍋飯,要確保營養均衡定時出餐又不要天天重複免得被學生家長罵死,得好好費心思編寫菜單:今天做海鮮干貝粥,下星期再做干貝義大利麵,再來下下星期換作干貝炒芹菜配白飯。人文科教學就是這樣,不是說台灣學生已經習於腦袋吃乖乖就不能再給他換吃上等干貝,而是得注重實務與方法。

今天已經上八節了,本來還想繼續以第二性為例子,做個編寫教案給大家看。但是想想非常之累,今天就先寫這樣子吧。我在歐洲人文理論研究跟人文科教學都打滾過,(就是一個從高級餐廳到校園廚房都跑過龍套的概念XD),所以對此略知一二。如果大家有興趣了解,怎樣借鏡歐洲人文教育的經驗,培養能夠進行經典教學師資的方法,我個人是很願意跟大家繼續分享的。

補記:

有朋友提到考題會不會寫不完?

是這樣的,所以要教中學語文的老師,必須要學會編寫教案與考題評量的設計。以瑞士為例,只有哲學系畢業也是不能到中學教哲學的,你必須要去學怎樣設計哲學教案與考題,還要去中學實習,認識你真正的同事才行。沒看錯,在歐洲,師生關係是一個同事同儕的團隊合作關係,今天要讀書單,你不能說ㄟ你這個同事讀得懂嗎會有我懂嗎?不不不,你今天就是要去尊重他,把你的同事所表達的想法與反應通通聽進去,幫助他們成長,因為成長是我們共同的目標。

就算有一天真正進了學校當了人文科的老師,也得時時進修,進行相關師資培訓。老師這個職業,本身就是一個永遠的學生。

(本文、標題由黃世宜授權轉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首圖來源:安比小姐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少了一堂課?從法國哲學課程看台灣人文教育

寫滿 8 張 A4 紙就為了答 2 題申論題!瑞士高二生的期中考讓台籍教師看見台灣教育盲點

師大丟出台灣高中史上最難會考書單,但這些經典大學生都未必看得懂了,高中生有多少人能吸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