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03_141838

文/蕭瑟寡人 典型「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個案。沒事看書充飢、有閒寫文聊聊時事。現專注於教育育成與科技創業。個人臉書:蕭瑟寡人費德智庫共同創辦人暨專欄作家。

最近美國華人圈有起大事,那就是紐約市華裔警察梁彼得(Peter Liang)在公共住宅值勤時因疏忽導致走火,流彈擊中一住戶非裔男子 Akai Gurley 之胸口,而梁彼得亦沒有及時提供協助,造成受害者傷重不治死亡。就在兩個禮拜前,陪審團宣布梁彼得過失殺人罪名成立,引起多地美國華人不滿,引發美國華人在紐約舊金山、洛杉磯等大城市大規模抗議行動。 而許多華裔在抗爭的訴求是「支持梁彼得」,並反對陪審團的判決。正如同這篇評論,有部分華裔認為這是美國嚴重歧視華裔。 很有趣的是,這事件正逢中國經濟失溫、國內政治鬥爭風暴不斷、亞洲政治情勢緊繃。而在台灣,剛好正逢 228 事件周年。 這似乎是個檢討我們華人的種族觀、歷史觀與世界觀的時候。

  • 華裔在美國有多受歧視?

每次被問到這問題,說真的敝人不太知道要怎麼樣起頭才不會觸動敏感的民族神經。因為通常會問這種問題的人,都有一種天朝上國的民族中心觀念。 辯論太多不見得聽得進去,但敝人可以提供一些統計資料參考:

  1. 亞洲家庭在美國平均收入是所有族群中最高,平均為 7 萬 4 千美金,超過白裔(非拉丁裔)的 6 萬美金、拉丁裔的 4 萬 2 和非裔的 3 萬 5。
  2. 亞洲人在所有族群中教育程度最高。25 歲以上亞洲人超過一半擁有大學以上學歷、兩成擁有研究所以上學歷,而大學普及率在美國不到三成。
  3. 上面隱約已透露:美國亞裔在高等教育的比例(15%)是亞裔在美比例的兩倍多(6%)。是所有族群中高等教育就學比例大幅超過人口比例的。
  4. 美國超過三成一半的國際學生來自於中國,總人數超過 27 萬。

除此外,有在美國到處走過,也會發現美國亞裔在醫學、法律、金融、工程等高薪行業的比例之高,甚至超過美國白裔。但是,很有趣的就是,不賺錢的學術和職業領域如人類學、哲學、藝術、社會學、政治學等,亞裔馬上消失光光。(更多關於亞裔的論述可參考這篇文章) 這聽起來像是一飽受種族歧視的族群嗎? 一般美國亞裔在美國的整體經濟和社會地位,比一般台灣人在台灣、一般香港人在香港,和一般中國人在中國還要高。所以,我們別再欺騙自己了。 而敝人不但在美國就學和工作過,也在美國和其他族群合夥成功籌資創業。說真的,敝人在職場幾乎是沒有碰過種族歧視,而少數幾次都是其他亞裔移民對華裔有偏見。而很多台灣人會搬出在路上碰到混混出口損人,這種論述其實蠻無聊的;想想你若在台灣若碰到混混對你罵三字經,你會不會當一回事?再想想為什麼碰到外國人甚麼都要放大檢視。 若要說華裔在美國受到的種族歧視,當然,不可否認的美國絕對沒有做到完美,但是其憲法保護,相對於我們台灣人乃至中華民國對外勞的制度性、系統性歧視,以及對原住民權益的漠視,還有對 228 事件的系統性遮蔽? 這種寬以律己、嚴以待人是很虛偽的。 讓我們再次回到梁彼得事件。

  • 梁彼得事件併發症

讓我們冷靜下來思考一下:美國過去幾年發生許多警察過失殺人事件,包含Ferguson 警察槍殺紐約史坦頓島窒息致死麥迪遜警察槍擊事件等,執法過當被殺的被害者清一色都是非裔,讓人不得不將其跟警察與許多美國人對非裔族群的負面刻板印象做連結。 而教許多美國人憤憤不平的是多數過失殺人的警察不是無罪釋放,就是根本沒被起訴,只有部分案件將過失警察定罪。美國聯邦法務部因此決定介入調查紐約史坦頓島事件,此舉意味美國聯邦政府可能槓上紐約市警察局。 (註:美國的聯邦制憲法不允許聯邦政府直接警政系統,因此美國各地的警察局都是由州政府和地方鄉鎮市政府管理) 司法不公義,幾乎每起警察過失殺人事件都在美國各地引爆了大規模抗爭行動,如這個這個這個。 而這些活動的訴求是甚麼? 首先,為死者討回公道;第二,要求各地警察局對警察執法過當的行為負責;第三,要求全國正視弱勢族群的權益。 很不幸地,亞裔雖然理論上是只佔總人口 6% 的少數族群(實際上在紐約、舊金山、洛杉磯等重點城市都佔 10% 以上人口),但是在這些抗爭活動卻幾乎看不到。這麼一說倒也不意外,因為亞裔在美國的政治和社會運動參與度低,連總統大選投票率都只有白裔和非裔的一半。 梁彼得事件發生了。華裔終於站出來了,以 #FreePeterLiang 和 #Justice4Liang 為網路行動號召。 結果我們華裔大規模訴求是甚麼? 不為死者討回公道,而是不滿華裔警察過失殺人,為什麼要被判刑? 當然,大部分美國華裔這種自掃門前雪且不分對錯的白目行徑,當然引起了美國各方輿論的反彈。有人指出梁彼得過失殺人應當受刑,真正抗爭的重點應該是執法過當和司法不公正,許多華裔的訴求都抓錯重點。亦有其他亞裔指出無法同意「挺梁」運動的初衷,這次事件華裔幾乎完全漠視非裔族群的權益,完全忘記了今天所有美國少數族群能享有平等權益,多是非裔族群領袖替大家爭取的。 (當然,有極少數的華裔站出來澄清梁彼得過失判決得當,但是他們希望司法能公正地起訴其他過失警察,杜絕部分警察的「白裔」特權) 這次多數美國華裔的言論和行徑,實在教敝人感到汗顏。 美國是一個多元種族、多元文化的國家,從二戰後楚門宣布部隊反隔離後,美國過去六十年先後立法鞏固了少數種族與女人的投票權、言論自由、行動自由、職業自由等的法治基礎。今天不管是白裔、非裔、拉丁裔還是亞裔,在法律上都有完全均等的權力。這些都是靠許長期的和平示威、動盪抗爭、立法程序才得到的成果。 然而,平常美國華裔不太參與美國的政治和社會運動,但是一旦有華裔出事,不管是有沒有錯,第一反應就是幫華裔脫罪。這是甚麼意思? 或許是因為我們華人還沒有多元種族的包容力,不懂的如何從族群平權的角度去評斷是非對錯。而最匪夷所思的是台灣的重要網路傳媒竟然會刊出這種煽動種族仇恨的言論,事件的對錯沒分析,倒是把種族仇恨的帳算到兩個世紀前了。這是不是很像清末義和團的行徑? 而我們台灣人在面對 228 事件,卻連大學生貼個海報都被教官和警衛痛罵驅趕,甚至強行灌輸蔣氏政權在防禦和建設台灣的重要性。全國上下都還無法坦然面對中華民國來台的各歷史事件與其政治與道德意涵。 這告訴我們,許多華人追求的不是平權,而是唯我獨尊的特權。 (本文為蕭瑟寡人授權刊載,非經允許、不得轉載,首圖來源:蘋果日報


延伸閱讀: 華裔美國人如何從「低人一等」,變為「模範少數族裔」? 台灣是種族歧視國家⋯從黑人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索因卡的故事,了解以「膚色取人」的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