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22_093115

文/黃世宜

張大春也認為,歪腰郵筒這一個題目的確出得爛。

沒錯,站在語文教育工作者的立場,這一個作文題目的確無法引導中學生思考。但是,張大春也沒有辦法具體給出建議。作為台灣語文創作與思想界的指標人物,張大春還是相當敏感地聞出了台灣語文教育的問題,但除了批評也束手無策,那麼,在設計中學語文題型上,該怎麼做,才能引導學生有效地結合時事與文學的深度呢?

網路上也常常引用法國中學哲學的考題為例。那麼,具體來說,怎麼借用歐洲人文科設計教材與考題的方法,來檢視我們台灣語文教育的弱點呢?

首先,我想特別強調歐洲語文教育的根本前提:就是強調「概念」(concept),而不是「見解」。

概念和見解是不一樣的。從西方哲學的源流開始,歐洲人的思考習慣已經在試圖釐清「概念」和「見解」的不同,而在康德身上,我們對概念的形成,得到了更清楚的理解。根據康德,「概念」是在不同的事物之間,所具有的共同通性 ; 而「見解」,則是個人對事物的看法與觀點。

在台灣,因為僵化教育與社會壓抑種種因素,我們從小不但缺乏主動思考不同事物之間彼此相同共性這樣的「概念」訓練,更因為社會不鼓勵自我個性施展,所以連敢於抒發「見解」都相當罕見與困難。

這也就是為什麼,近幾年來,發表個人見解的時事論述,很容易一時間引起社會注目,名嘴就是這麼來的 ; 另一方面, 這也就是為什麼,國家重要考試,會設計「我看歪腰郵筒」這樣一個屬於抒發個人見解層次的題目, 因為命題老師也想改變一點什麼。

而張大春,當然也包括我,不滿意這個歪腰郵筒,是因為這一個題目並沒有幫助台灣學生達到形成概念思考的層次。

設計形成語文思維考題,實務上可以試試看這樣做。以歪腰郵筒為例,考題說明也講了,「幽默」是關鍵詞,所以「幽默」,也是這個考題所要引導學生認識的「概念」。

這裏命題老師可以提供一九三零年代中國現代文學對幽默的討論,設計這樣的題目:

第一部分:請參考錢鍾書和林語堂對幽默的觀點,他們說了什麼?有什麼不同?請閱讀附件 (節錄即可),錢鍾書的說笑和林語堂的論幽默。 (這一部分是給語文表達能力較弱的學生基本閱讀和書寫的文本整理分數)

第二部分:承上,請結合時事,討論歪腰郵筒的幽默主題。(這一部分開始進入思考辯證,必須要會引用理論,又要結合時事並且進入書寫論述的層次。一般來說,語文程度好的學生在這裡就見高下)

這樣子的考題設計,是有層次性有鑑別度的。可以讓不同語文程度的學生,從見解到概念的形成,都有一定的基本分,不會突然零分這麼多人。此外,也能從深度的理論進行概念性的訓練,幫助學生從書面知識來認識我們真實的世界。當然,這一個思想的教育與訓練,應該是在學校這幾年,我們就應該做的事情。但可惜,目前在台灣,沒有,一直還沒有。

補記:

在時事方面的例子,我個人會更推薦大尾鱸鳗。一方面,電影影像是現代文本表現的一種形式,現代人必須關注,此外,這一部電影裡,不僅包含了幽默這樣的概念討論,也包括了族群的概念,身份認同的概念等等。可以在有限的考題裡,最大範圍地鼓勵學生做更多元更深入的思考。

(本文、標題由黃世宜授權轉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首圖來源:蘋果日報


延伸閱讀:

台灣大學生認為最沒用的「通識課」,為何在國外卻被認為是最重要的教育之一?

偷寫過高中生的國文考卷,我才理解——原來台灣教育已成為滿足教育者的虛榮

寫滿 8 張 A4 紙就為了答 2 題申論題!瑞士高二生的期中考讓台籍教師看見台灣教育盲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