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94839855_2dce21af2b_z文/KangHao Fan

今晚在北車,買了麥當勞吃,但因為剛看完牙醫牙疼,漢堡沒吃完,打算丟掉。突然,有名衣著單薄的街友問我:「可不可以把漢堡給我?」

我停了一下,便把漢堡給了他,他也向我說了聲謝謝。我掉頭走時,我在想,口袋還有些零錢,其實可以用 50 元買一份 1+1 給他。可是,我又在猶豫,到底要不要助長「不勞而獲」的心態?

跑出這個念頭時,我有點厭惡自己了。我們被訓練的很好,認為在資本主義的社會中,人人都應該靠著自己的力量、人人都應該有一份工作,不可不勞而獲。我其實不應該用自己的觀點,看待遊民街友的存在。

我還是花了 50 元,買了一份 1+1 給他。50 元一點都不多,沒什麼了不起,我也不需要他感謝我。我只是讓自己反省,並不是鼓吹不工作,而是,若不是資本主義的意識形態,我們看到無助的人,會怎麼樣?我們這個城市,允不允許「這樣狀態」的人,存在在我們的生活環境中,而不輕易把他們視為髒、亂源、需要驅趕的對象?其實,他們活在這個城市,不干擾任何人,都有很多人覺得他們可怕、感到恐懼、覺得他們不事生產。

僅僅只是活著,都那麼難。

(本文、標題由范綱皓授權轉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首圖來源:Ivy Chung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不准你礙到觀光客的眼!夏威夷政府下令遊民不得在街上隨意亂坐

如果一味忽視遊民的存在,臺北怎能稱自己是「人權城市」?

一場無家可歸之旅:請遊民當嚮導,帶你認識不一樣的街景風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