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k of Japan (BOJ) Governor Haruhiko Kuroda speaks next to a panel to explain his policy during a news conference at the BOJ headquarters in Tokyo, Japan, January 29, 2016. The Bank of Japan unexpectedly cut a benchmark interest rate below zero on Friday, stunning investors with another bold move to revive the economy as volatile markets and slowing global growth threaten its efforts to beat deflation. REUTERS/Yuya Shino - RTX24I4S

日本央行出手,祭出亞洲第一個負利率,宣示救市的決心,營造反彈氛圍。投資機會總在於反映過度的利空,以及未反映的利多,回補買盤仍有拉升動力。

文/郭庭昱

今年以來(至 1 月 30 日),原油、中國股市「投降式」的大跌,拖累全球股市,VIX恐慌指數最高一度來到 32,是今年「漲幅」最大的指數,但是比 2015 年 8 月中國股災時飆到 53,或者○八年金融海嘯的 89,又相對「穩定」。

  • 市場 ▲ 賺錢難、賠錢快:出現恐懼、還不到恐慌

另一方面,代表商品行情的CRB指數、布蘭特原油,分別下跌了 5.4%、6.81%;美國十年公債殖利率跌破 2%,殖利率下跌 14.54%,代表美國國債價格上漲,資金往安全標的移動。整體而言,市場風險情緒上升,但仍有一定的抗壓性,表現出恐懼、卻還不到恐慌的程度。

股市表現以中國深圳A股最慘,今年以來至 1 月 30 日下跌 26.89%,上證指數下跌 22.65%,香港國企股下跌 14.69%,香港恆生跌 10.18%;台灣加權指數僅小跌 2.31%,這樣的表現已經反映了台灣一五年GDP(國內生產毛額)成長率僅 0.85%,為 6 年以來最差,且連同一六年第 1 季,將出現連續 3 季的經濟衰退,即使如此,台股仍相對全球股市抗跌,也是大中華最強的市場。

在國內,大家覺得經濟很悶,沒有投資機會,難道外國月亮真的比較圓?一旦把錢搬到海外投資,才知道一樣不好賺

國人投資海外基金,最喜歡新興市場,但新興市場近 2 年表現不佳,股、匯、商品市場三殺,大量資金外逃;過去穩定配息的高收益債,又以美元債為最大宗,美國頁岩油企業、新興國家商品企業違約後,高收益債價格大跌,有些基金的配息已經來自本金,不可不察;還有東南亞房地產,也得面臨匯率貶值損失;中國股市更在一帶一路、亞投行等大題材的吹捧下,自高點下跌了 50%;過去 1 年,因為日、歐央行持續QE(量化寬鬆貨幣政策),日、歐股市的看好度也高於美國,但事實上,近來日、歐股市的跌幅,比美股更重。

賺錢難、賠錢容易,避免風險重於積極賺錢,投資報酬率的預期不斷下降,已經是市場現況。然而,股市除了是經濟的領先指標,在○八年金融風暴後,也成為吸納大量QE熱錢的蓄水池,股市、商品、高收益債市的消風,已經蒸發掉 10 幾兆美元的市值,多過QE放出來的熱錢,市值及財富的蒸發,商品、食物及能源價格下跌,令通貨膨脹怪獸銷聲匿跡。

除了貨幣貶值的新興國家,例如俄羅斯、阿根廷、巴西等進口物價暴漲,多數國家物價平穩,甚至下跌,加上實體經濟需求不振,企業投資不足,例如美國企業近幾年EPS(每股純益)的成長,主要不是來自需求成長帶動,而是來自買回自家庫藏股的財務操作 — 因為資金沒有新的投資去處,買回庫藏股後,EPS反而上升,順勢推高本益比。

  • 政策 ▲ 央行總裁愛說謊──只因超過市場預期才有效

當經濟衰退、需求不足的氛圍吹向市場,央行就必須出手,光是出手還不夠,市場人士精得很 — 重要的是「市場預期」,被市場預期的政策無效,得超出預期的政策才有效果。歐、美、日三大央行是活生生的例子。去年 12 月ECB(歐洲央行)下調存款利率 10 個基點,至負 0.3%,但因為寬鬆力道不如市場預期,結果歐元兌美元不貶值還升值;接著,美聯準會升息一碼,符合市場預期,市場反映平靜無風。

今年 1 月 29 日,日本央行總裁黑田東彥宣布實施負利率,將商業銀行未來存放央行的超額準備金利率,由原先的 0.1%調降至負 0.1%,且表示,今後若有必要將繼續調降,與他不到 10 天前才說「負利率不適合日本」,方向完全相反,令市場跌破眼鏡,繼瑞士央行後,又一個央行總裁說謊的案例!

日本負利率一出,日圓兌美元貶值近 2%,日本十年公債殖利率 0.08%,創歷史新低。日經二二五指數上演大驚奇,先是大漲近 600 點,接著,法人傳出負利率將使銀行業存放央行利息減少 2000 億日圓,令日經一度下跌 270 點。最後日股仍大漲 476 點,指數上下震盪 800 點,反映市場如小鹿亂撞。

對照歐、美、日央行的動作,可知市場對政策利多、經濟利空都有一定程度的預期,政府想要作多,只有超過市場預期的政策,才有效果,政策的效果在於「管理市場預期」後的結果。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是全球唯一有經驗應付通貨緊縮的國家,此次雖然只是局部實施負利率,會不會引起其他國家貨幣競貶有待觀察,但確實是為了預防通縮,不計一切代價要達到 2%通膨率為目標。再從台灣經濟連續三季陷入衰退來看,央行還有再降息的空間,台幣也可能再貶值,兌美元匯率向 34.5 元靠近中。

  • 機會 ▲ 反映過度的利空:回補的買盤 是拉升動力

也就是說,經過一六年以來一輪大跌之後,日本央行出手,祭出亞洲第一個負利率,營造更寬鬆的貨幣環境,除了預示經濟景氣不好,也宣示央行救市的決心;布蘭特原油距離底部已拉出 15%空間,只有中國股市還在掙扎;台灣股市在 1 月 29 日站上 8000 點,距離去年低點 7200 點也有一成的距離;更重要的是,這次殺盤重心的金融股,股價從底部拉開 10%差距,成交量同步放大,已有打下第一隻腳的味道,例如富邦金,在荷蘭保險業 Delta Lloyd、中國IPO(首次公開發行)損失衝擊下,最低曾跌至 34.7 元,但 1 月 30 日已經來到 38.2 元。

再看整個新興亞洲市場,據統計,從一五年 6 月至今,外資已自新興亞洲市場撤出四百億美元,今年以來,也繼續賣超 80 億美元,金額頗大,但是別忘了,今年 5 月MSCI(明晟)還要將 14 家中國 ADRs(美國存託憑證)全數納入新興市場及中國指數。

光是現在,全球基金持有中國相關股票,相較MSCI權值比重還是低了 240 個基點;去年第 3 季,只有低於權值 190 個基點,金融股被減碼最多,從外資對中國的配置看,某種程度反映了市場利空,光是回補的買盤就有拉升的動力。

當然,中國在調結構的過程,一些產能過剩的鋼鐵、水泥、玻璃、金屬業等,需要長時間的去化,舊經濟中的電信、石油石化卻有機會回升,石油製品是消耗品,總有去化的時候;電信股的中國移動穩定配息,也搭上新經濟的基礎建設潮流,走勢一向穩定;至於金融股,確實看不清楚狀況,但這是主權行業,中國也不可能放手讓金融崩潰,從外資低估的情況,應有不少籌碼是流向國家隊手中。

整體而言,在MSCI納入中國、基金持股比重較權值低估的狀態下,包括指數、新經濟股都有反彈的空間;新經濟股還是以互聯網最有機會,例如外資一向支持的騰訊、百度,還有新上市的京東商城等;爭議較大的是阿里巴巴,目前避險基金放空聲浪四起,但是在MSCI納入前,都還有回升的機會。

(本文由財訊授權轉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

一個分析師的見解:蔡總統你知道嗎?中國產業轉型,才是台灣經濟最大的麻煩

台灣病入膏肓的經濟怎麼醫?蔡英文的財經幕僚抓了這兩帖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