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洪鈺堂

12573756_1150535774981153_4571261362901864340_n

1. 投影效果的潛在風險

從媒體照片與示意動畫可知,主燈本身表面已經帶色了 (小鴨黃跟桃子),光雕的投影效果不但需要現場環境光源的嚴格管制,只要有光線照到葫蘆上,局部便會顯露出原本的桃子跟底色、再重疊新的光線,本是投影首要盡量避免發生的狀況。

(2016 臺北燈節主燈福碌猴模擬展演動畫)

不可能如示意影片裏,用 投影的畫面「蓋住」葫蘆表面原色,這是顏料減色法的邏輯,跟光線的加法完全不同!何況當複雜畫面彼此重疊,真的美觀嗎?

想看看為什麼電影院銀幕是白色?另一個作法,應該是連主燈樣式都直接投影在素模葫蘆上,但這樣白天將會是史上最素的花燈。 許多大型光雕案例也會盡可能挑選單純的表面,例如建築物水泥外牆(也有直接投射在紅磚牆這類,但通常會將材質跟建物結構,作為創意玩法的元素去玩效果)。

無論什麼方案都可以發現存在創意根本上的硬傷,究竟主要表現是燈或是投影?這牽涉到不同的邏輯、設計與應變技術。

2. 投在非平面物上的光雕已經不是新鮮事了,可以搜尋 Projection Mapping 或是甫結束的倫敦燈光節 Lumiere London,用於演唱會、活動表演、展覽等處更是不勝枚舉。

(2016 倫敦燈光節)

也因此無需再主打挑戰國內「首次」云云的,應將門檻訂在更進一步的藝術品質把關、創意與執行但就目前媒體公開的資料,撇除主觀意識的美感與造型,有一部分的誤會源自於模擬動畫「示意 」的不盡理想—創意概念需要透過量身定做的「呈現」來傳達,就像料理需要擺盤、這不單只是手段更是專案完整的一環。

燈節現場效果倘若是精彩的,自然會解釋一切。

3. 示意影片目的不正是在「呈現實景的模擬跟氛圍」嗎?

12651358_1150530898314974_6812100546057646529_n

或許需要解釋一下背景音效惱人的猴子叫聲、畫面中央莫名奇妙的一塊黑底 (是遮罩跑掉嗎)、更別說運鏡動態、顏色焦掉的 Lens flare  (好歹換掉過時的光斑預設值) …太多明顯該處理的最基本影像掌握完全被忽視,這若是學生作品都會被直接退掉的。

這影片顯然太對不起正在為新一代焦頭爛額的設計系學生,更別說是持續推動設計顯學的民間單位。

4. 最後,為什麼要對燈節放大檢視?

12654373_1150530891648308_2269162746505692101_n

圖片來源:政府電子採購網

從電子採購網上查到的本案,是屬於限制性招標,除了未經公開評選或公開徵求,在契約變更後總價金額也達新臺幣 904 萬。即便只有一家廠商投標 (且已執行多屆)、即便專案有時間壓力,但如此金額非常非常可觀!同時相對累積的執行經驗,也該讓細節跟著與時俱進吧?

用 「標案」還是「作品」的角度看帶主燈便會決定你的態度。

一個作品應該要足以解釋其相對的美學價值、產出物的執行也該注重最基本的細節,當社會大眾的美學視線日漸提升時,公家專案更應該擔負示範角色的領頭羊,否則政府招標將會持續為人詬病下去。

(本文、標題由洪鈺堂授權轉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

真正的問題不是太醜,請問台北市政府:猴年主燈的「美」是在什麼過程下誕生的?

平平都是古都,為何京都就是迷人?從《廣告招牌管理法條》揭開日本市容大勝台灣的原因

用一張圖看完台灣人嘲笑後的報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