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1

龔明鑫提醒新的執政者,不要去搞主控權不在我們的東西。 攝影◎黃耀徵

  • 台經院副院長開出的兩大新平衡藥方

面對台灣的經濟現況,台經院副院長龔明鑫提出新的兩大平衡,也建議新政府要投資未來,給人民與企業一個方向一個信心,不要去搞主控權不在我們的東西,搞半天人家說 NO。現狀雖然有點悲觀,但方向確定,就可以看到柳暗花明。

文 / 黃琴雅

「現狀有點悲觀,但方向確定,就可以看到柳暗花明。」台經院副院長龔明鑫,在此次選戰中,擔任新任總統蔡英文的財經幕僚,他提出新的兩大平衡,也建議新政府要投資未來,培養二、三十年後的台積電、鴻海,以下是他的看法:

  • 太依賴亞洲市場,太以外銷為導向

從全球數據看來,都沒有樂觀的跡象,特別是亞洲。過去二十多年來,亞洲的生產供應鏈,扮演促進亞洲經濟繁榮的重要基礎,現在這基礎受到很大的挑戰,預期今年亞洲進出口衰退幅度遠大於全球,約都在兩位數以上

過去十幾年,亞洲是因為中國的成長,獲得外溢效果,一旦中國反轉,就跟著出事。而原本扮演歐美先進國家與亞洲後進國家串連角色的四小龍,也出現經濟危機,其中,受磁吸效果影響最鉅的台灣與香港最為明顯。過去十多年,香港民間投資成長一.六倍,台灣只有一.三%,這還是名目的,實質更少。

因此,台灣需要兩大新平衡(New Balance)的藥方。

一是,在亞洲與先進國家間建立新的平衡。過去台灣經濟太依賴亞洲地區(不含日本),光對中國、香港與東協的出口就占快六成,經濟比較穩定的先進國家卻只占三成。當前全球衰退的幅度,歐美相對較小,中國與東協比較大,台灣影響就大,我們必須在兩者間取得平衡。

過去所謂的海外布局都是 cost down(降低成本),四小龍比較好的韓國,也步入台灣後塵,生產基地移到中國與東南亞,國內出現產業空洞化的問題;而先進國家則是製造業回流,這是我們必須面臨的新局勢發生。政府可以幫助企業在全球秩序調整下,做一個和緩的轉移。

另一個是,台灣內需與出口的平衡。台灣不是一直都靠外銷導向,肇因一九九八年亞洲與本土型金融風暴發生後,整個內需垮掉,加上中國崛起,兩股力量使台灣對出口依賴大增;但僅依賴一隻腳,走路走遠了,也會出問題,所以我們必須往內需找出平衡。

80-2

台灣僅依賴出口「一隻腳」走路,走遠了也會出問題。 攝影◎本刊資料

  • 創造培養下一個鴻海的友善環境

持續發展成熟的產品,台灣市場當然不夠大,但若是新興產品,或是尖端產業,台灣市場不見得小。透過下一世代產業的布局,與先進國家聯繫與交流,才有辦法走得長。

所以,蔡英文提出的五大策略性產業,包括綠能科技、亞洲矽谷、生技醫藥、國防航太與智慧機械,是連結未來(下一世代)、連結國際、連結在地,使台灣產業成為不斷鏈的島。

過去我們比較在意的是國際貿易的連結,強調要關稅下降,這是重要議題;但除外,更重要的是與先進國家做技術、人才、金流與資訊的連結。例如物聯網(IOT),台灣就有很大的發揮空間。

最近,有不少六十幾歲,過去在美國矽谷創業的台灣人,他們有錢、有人脈與經驗,也有尋找新技術的能力,他們以前就想幫台灣做點事,但不知道幫什麼。現在他們主動要來當「亞洲矽谷」的橋樑,連結矽谷的創投。外商也在重新思考亞洲布局的時刻,台灣是非常有機會連結上的。

今天的鴻海,三十年前還是很小的一家,政府現在可以做的事,就是去創造中小企業的友善環境,培養更多的二、三十年後的台積電、鴻海,我們要為二、三十年後布局,不能只靠現在的大企業,因為他們終究有極限。

另外,是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去營造最大的區域整合環境。TPP不僅是關稅問題,發展空間還大於中國主導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ECP),不僅人流、資訊流、金流、服務業等等都要開放,法規調適也要有,也避免台灣被國際邊緣化。

有中國朋友跟我說,台灣加入TPP會成為美國的棋子,我說,在國際間,歐美日領導人都公開歡迎台灣加入TPP第二輪的申請,但我們從來沒聽過中國有官員歡迎台灣加入RECP的談判,所以台灣能有其他選擇嗎?是中國把台灣往外推。且西方國家對蔡英文當選都有比較善意的回應,中國則無。

現在民進黨要記取國民黨過去八年的教訓,舉例來說,二○○九年發的八百多億元消費券,經學術驗證,效益非常有限;如果這些錢拿來成立國家級的投資公司,可以給上千家中小企業,現在也許就有很多產業開花結果。因此,未來不排除在國發基金下成立國家級的投資公司。

  • 成立國家級投資公司帶頭投資

政府不能只做補助,而是要帶頭投資。只要政府投資有價值的企業一○%,其他民間資金就會進來,這不是主導,而是分散初期投資的風險。當然法規還有需要突破的地方,且不能要公務員承擔,而是政府必須負責。

十年前的德國,也面臨財政困境、產業空洞化、勞動市場扭曲;梅克爾上任後,○六年啟動「創新」與「投資」,從社福經費中整合出二五○億歐元基金,開始投資未來產業,真的帶動德國的翻轉。日本首相安倍,也為消失二十多年的日本經濟啟動新的財經政策,包括貨幣政策、加入TPP等,試圖逆轉保守的日本經濟。蔡主席得到這麼高的民意支持,及國會過半,是有改革契機的。

投資未來,是可以大力用力去做,要給人民與企業一個方向、一個信心,不要去搞主控權不在我們的東西,搞半天人家還說 NO。現狀雖然有點悲觀,但方向確定,就可以看到柳暗花明。

(本文由合作媒體《新新聞》授權轉載,原文標題:〈【小英的財經難題】龔明鑫:投資未來,掌握可掌握的事〉,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

港媒:台灣未來最大難題——失去的 20 年,僅剩下經濟惡化、民粹內耗、工資低落、人才流失

【BO 專訪】管中閔:別再盯著 GDP 了,3 大思考救救台灣經濟

靠出口、靠中國、靠電子,台灣就是這樣輸掉經濟競爭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