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吳思瑤──花四十年走一條素人參政之路

李文忠國會辦公室主任、游錫堃行政院長辦公室機要參議、民進黨中常委、台北市議會黨團總召。不認識吳思瑤的人,看到她顯赫的經歷,震懾之餘心中總難免有個小聲音:「所以是個政治老屁股嘍嘖嘖」。

素人參政正夯,傳統政治人物彷彿過街老鼠,吳思瑤的歷練,反而讓人心生猶豫。但我們常常忘了,現在的吳思瑤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回到故事的起點,我們可以看到一個政治人的誕生,其實跟你我沒有太大分別。

  • 猶如諜報片的童年—幫爸爸把風買黨外雜誌

吳思瑤小時候玩的不是芭比娃娃,家中四處塞藏的秘笈,就是他童年的伴侶。什麼秘笈要四處塞呢?當然就是蓬萊島、美麗島雜誌這些「禁書」。那是解嚴之前,刑法 100 條還沒廢。批評政府會被抓去關,搞不好落到唯一死刑的年代。

她小時候最期待跟爸爸玩的遊戲,就是猶如諜報片的「買書」。爸爸騎機車載他,停在捲門深鎖的人家前。爸爸看四下無人敲敲捲門,送信口裡翻出一對眼睛到處打量,看清楚只有一對父女才問來意。爸爸這時候會說一段吳思瑤也記不清的、但酷斃了的暗語,送信口「啪搭」關上,一會兒又翻開,遞出最新一期的美麗島,銀貨兩訖。

吳思瑤也不是白來。這時候他早已翻開置物箱,等著爸爸一轉身把書丟進箱裡,他馬上把置物箱蓋好。父女倆上車就位,一催引擎揚長而去,捲門依舊深鎖。這個父女一起做壞事的秘密時刻,讓小小的吳思瑤興奮不已。

  • 火燒出來的少女時代

快轉到 1989 年。國中生的吳思瑤,讀著鄭南榕紀念專集。照片裡昂揚著焦黑而死的鄭南榕,燒進了她的眼睛。

那天父女倆走在去停車場的路上,吳思瑤突然冒出一句:「我以後要和鄭南榕一樣」。饒是這樣的父親,聽了也是大驚失色:「你可以像他一樣想要改變社會,但你不可以像他那樣」。講不出口的動詞,是所有台灣人的痛。

wu1

圖:國中時期的吳思瑤與父親合影

第二年來了野百合學運,吳思瑤也進入板橋高中。每天放學,爸爸都在校門口等著吳思瑤,一起去中正廟送便當、橘子。在那裏,吳思瑤看到許多同年紀的女孩,穿著他憧憬的綠衣黑裙,和哥哥姐姐們一起談時論事。

回到學校,校長在朝會上公開訓示,不准學生到中正廟去。吳思瑤腦袋一熱,下課後衝到校長室,拍著桌子就訓起話來:「為什麼隔一條河,人家建中、北一的學生就可以去關心社會?我們就是這樣才比不上人家啦!」吳思瑤後來想想也難為情,講話就講話,拍什麼桌子呢。校長客客氣氣把他送走,從此沒再提過這事。

一直到畢業那天,校長到吳思瑤班上講話,才說,「你們班有個同學勇敢表達意見,讓我很驕傲」。也沒說是誰,就說當年有這麼個事。同學們打聽打聽,果然就是那個吳思瑤。吳思瑤參加板青校刊社擔任總編輯、推動首屆學生會。當年的同學知道他從政,誰也不意外。

  • 高中還沒畢業,就走上政治路

也是在那個時候,現在年輕人已經不認得的盧修一和「白鷺鷥連線」,在台北縣掀起熱潮,李文忠正是連線成員。吳爸爸看李文忠沒錢又沒人,揪了朋友一起資助,吳思瑤也自告奮勇去辦公室做志工。

沒錢省房租,家裡就是辦公室。吳思瑤手裡折著文宣、腳下推著搖籃(李文忠大兒子剛出生),嘴巴也沒法閒著,要嘛講電話、要嘛唱歌哄小孩。吳思瑤在手忙腳亂中,開始他政治工作的第一步。

就這樣一邊做志工一邊讀書,到了雙主修快要畢業的那年,吳思瑤面臨人生的抉擇。1997 年正是國大修憲的歷史性時刻,李文忠向他招手。吳思瑤糾結一會,放下出國讀大傳、新聞的選項,抖著膽子進了民進黨國大黨團。

wu2

圖:吳思瑤正式投身政治工作之前,原先規劃要出國念書。上圖為吳思瑤大學時遊學西班牙的照片。

外文出身的吳思瑤不像其他助理有法政背景,只好加倍努力。光是記人名就是大工程,她拿出安海瑟薇那樣的硬脾氣,抓起國大資料就是死嗑,兩天之內把相關人等全部認住。李文忠雖然自己不領薪(他認為國大壓根不該存在)也沒支薪,但也沒對吳思瑤客氣,用梅莉史翠普的狠勁磨練他。

正值風雲際會的歷史關頭,吳思瑤哪管這些。照樣每天來回通勤四小時到陽明山,看著李登輝、許信良等人來來往往、風雲際會、孜孜不倦。最後修憲任務完成,黨團要留下一位助理,反而不是留下台大或政大出身、法政背景的高材生,而是選擇了輔大外文的吳思瑤。她這才得到第一份有給職的幕僚工作,正式成為政治工作者。

  • 人稱「立法院阿信」,從國會到院辦

後來,吳思瑤跟著李文忠進國會做辦公室主任,開始人稱「立法院阿信」的國會生涯。每天最早到最晚走,他卻樂在其中。吳思瑤的認真和幹練,讓其他辦公室頻頻挖角,賴神、小段、洪奇昌都曾延攬。但是李文忠對吳思瑤有知遇之恩,淵博睿智讓人心服口服。所以吳思瑤始終如一,幫李文忠打理大小事,對國會業務也日漸嫻熟。

在這段時間,吳思瑤身邊有很多前輩勸她參選,二十出頭白白淨淨的女孩子,怎麼說都是討喜。可吳思瑤就是拗脾氣,她認為要用專業來說服人,容不得別人用正妹參選之類的說法來模糊焦點。既然自己準備不夠,吳思瑤再三推辭長輩們的勸進。李文忠明白她的脾氣,盤算要推她到更大的舞台上歷練。

終於到了民進黨執政的時候,李文忠忍痛割愛,推薦吳思瑤進入行政院祕書長辦公室。當時的秘書長劉世芳,正需要有國會經驗的人,來協助她處理行政院和國會的溝通。吳思瑤後來更被游錫堃點名延攬進了院長辦公室,於是有機會跳脫單一立委辦公室,從更全面的角度來理解政府運作的狀況。

本次選舉,前行政院長游錫堃推薦吳思瑤

在行政院辦公室的期間,吳思瑤擔任各部會對國會的總連絡人,每天忙著跟部長們溝通協調,養成她尊重文官和行政倫理的工作習慣。當時朝小野大,為了提高議事效率、彰顯施政方向,吳思瑤和行政院法規會主委陳美伶一起,規劃了跨部會的優先法案溝通平台。讓各部會提交優先法案清單,交由行政院會定奪,再向立法院提出。

在那之前,各部會提交給國會的法案林林總總、輕重不分。透過這個平台,才順利篩選出足以反映改革方向、施政願景的優先法案,作為行政院向社會表態、對國會遊說的重點。比方電業法的電業自由化、政黨法的政黨不得經營事業、以及追討不當黨產特別條例,都是那時強推的政策性法案。但民進黨在國會終究是少數,改革往往胎死腹中。台電壟斷和不當黨產的問題,至今懸而未決。

正因為每個法案和預算案都是吳思瑤努力溝通的成果,對於黨團協商制度的暗黑,他更有切身的感受。往往從委員會討論出來的案子,送進黨團協商之後面目全非,就要送到院會去宣讀。吳思瑤作為行政院總連絡人,得要抓著自己已經認不得了的法案協商結果,追著各個黨團總召去拜託畫押。這段經歷,讓吳思瑤決心要在國會推動委員會中心主義和資深主義,以及政黨協商透明化,讓立法回歸專業分工、流程公開透明,不要再進黑箱裡喬來喬去。

  • 參選,讓人民做自己的老闆

在院辦期間,除了統籌法案的審理溝通之外,吳思瑤也親身參與了幾次重大的突發事件。SARS 疫情爆發時,動用特別預算建立防疫通報機制、擴充負壓隔離病房。伊拉克戰爭時盤點國家戰備資源、研擬恐怖攻擊應對流程,並且實地進行操練,要在 20 分鐘內緊急召開院會。這些都成為台灣後來施政的重要參考,讓我們面對 MERS 能有有恃無恐。

回頭看看,那個跟著爸爸買禁書、對校長拍桌訓斥、用腳踢著搖籃的孩子,已經走過艱辛而漫長的道路。所有的歷練,都是她做為政治人物的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