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總統與立委候選人選舉有許多新面孔參選,百家爭鳴的壓力下,各團隊推出的選舉招數創意十足,令人讚嘆。民國黨在國父紀念館廣場跳起令人驚豔的健康操、綠社盟宜蘭候選人吳紹文開鹹粥車掃街、時代力量林昶佐舉辦萬人造勢演唱會,國民黨新莊候選人陳茂嘉更是上演跳火圈的戲碼。

除了競選方式,這一次的選舉候選人的身分也相當多元。從歌手農夫,到學者專家,多元的職業,挑戰不同的社群如何回應台灣現今的民主政治。也許就是在這個汰舊換新的時刻,讓人重新定義什麼才是「政治人物」。

這一次,報橘向大家介紹一位特別的候選人──看似養尊處優的大學副教授,身上卻有還沒還完的大筆學貸;在政治圈打滾,擔任多年幕僚,這次卻跌破大家眼鏡參選──南港內湖區的陳尚志。明明學貸沒有還完,明明個性不愛拋頭露面,為什麼還要跳入選舉這個火坑?到底在陳尚志眼中看到了什麼樣的政治藍圖,讓他願意投身這場選舉的混戰?

12376098_1517895485171493_4450650708591387777_n

圖:港湖區候選人陳尚志,被政治圈朋友笑稱是最不適合當候選人的候選人 /  來源:陳尚志粉絲頁

  • 從小嚮往黨外,後擔任林義雄秘書

來到位居港墘站的競選總部,牆面上掛著的政治經歷彷彿在回顧台灣解嚴後民主發展一般,參與許多政治運動的陳尚志,從小受到黨外雜誌洗禮,大學時期,在學生運動方面也表顯卓越。野百合運動擔任七人決策小組之一,提供許多幕後的建議與判斷。

大學畢業後,正好是 1992 年國會全面改選,民進黨立委席次增加,改革的道路隱隱約約出現。當時,對於新政治為何物,沒有人有答案。還懵懵懂懂的陳尚志選擇先擔任國會助理開開眼界,但在一番摸索後,他發覺新國會可以發展的空間相當有限,對此感到失望。

就在此時,他看見林義雄在報紙上的投書。對於林義雄的許多言論,陳尚志都相當認同,於是他離開國會,到林義雄所創辦的慈林教育基金會擔任秘書,陪同林義雄參與黨內總統初選、黨主席選舉,以及核四公投千里苦行等活動。此間陳尚志協助林義雄舉辦核四公投千里苦行,在籌備活動與公關應對過程中,能力備獲肯定,但不安於現況的他,在三十歲決定出國深造。

12404361_1116960631649043_1038354191_n

圖片:曾任林義雄秘書的陳尚志,行政能力備獲肯定  /  來源:陳尚志競選辦公室

  • 出國念書,當上中正政治副教授,學貸至今還未還完

取得美國雪城大學獎學金,陳尚志前往攻讀雪城大學政治學的博士學位。

美國雪城大學的公共領域與政治相關學系,在美國大學之間一直名列前茅。陳尚志在讀書過程中也獲得許多新的見解、想法,並期待能歸國替台灣付出。然而,由於獎學金有其年限,陳尚志在攻讀博士後幾年向銀行申請海外留學貸款。歸國後,取得中正大學政治系教職,47 歲已經是副教授的他,至今仍背負當時的留學貸款。

「大概只還了三分之一吧,還有一百多萬沒有還完。不過像我這樣的人不是個案。2012 年我和朋友成立高等教育產業工會,接觸到更多這樣的學生,甚至是老師,連工作都還沒有找到,身上就已經有好幾個貸款要還。不是每個人回國之後都可以找到工作,整個高等教育產業的規劃非常糟糕。」

回國第一份工作就是大學教授的陳尚志,在他人眼中得到了一個好飯碗,但他對於台灣目前大學校院裡面的勞動問題有很深刻的感觸。陳尚志提到,自己在高教工會擔任理事,接觸許多個案。

「有大學兼任講師,一周要上超過二十個小時的課程,不僅自己準備講義教材,而且需要從南到北,自費住宿交通費用到不同學校授課。扣除這些自費的雜支,這位大學兼任講師的薪水不到三萬元,每逢寒暑假更是沒有薪水。更糟糕的是,誰也無法保證這位大學兼任講師在下一學期可以繼續取得工作。現在這名兼任講師朋友的小孩誕生,他該如何給他小孩一個穩定的生活?」

這位兼任講師沒有能力嗎?顯然並非如此。陳尚志認為,「問題出在政治」。

  • 頂尖大學五年五百億,後端大學老師沒薪水領

11751471_1473711536256555_8342963939685284018_n

圖片:陳尚志關心高等教育產業,與朋友籌組工會    /   來源:陳尚志粉絲頁

作為高教工會理事,陳尚志對於高等教育政策有相當多見解。教育部過於依賴排名,教育部帶頭造成「照顧頂尖大學,放生後端大學」的惡性循環,導致所有的資源集中在特定大學。其餘的大學由於缺乏資源,可以提供給學生的非常少,在教育部評鑑上又因缺少資源失利,最終四處有大學,但卻不是人人都可以好好讀書。

陳尚志進一步解釋,在這樣的情況下,缺少經費的學校就只有幾個出路:提高學費、降低薪資壓榨校內師生,或是與企業財團合作。台灣的高等教育開始走向商業化的經營。私立大學陸陸續續調漲學費;將校內工讀包裝成「服務學習」,免費要求學生勞動以節省支出;教育部《高等教育創新轉型》草案甚至規定大學可以出租國有地給企業使用。

對此,陳尚志認為,教育單位不應該是營利事業,若校方管理階層腦中只有如何賺錢,最後會失去教育的本質。

教育應該是提供大家一個可以學習的環境。教育應該是讓人有這個體會啊。不是說人人都要念大學,而是人人依照他的需要,他想念大學的時候,就可以念大學。….. 現在你教育部有這麼多評鑑,說誰教得好,誰教的差,來給大家不一樣的資源。可是這個教好教差我很懷疑,他可能只是演講好,未必有陪伴學生成長。本來你靠評鑑去產生競爭就是扭曲的…… 由教育部嚴密控制形成的階層化體系應該被打破。

對於高等教育有相當豐富的改革觀點,陳尚志認為要台灣的領導階層應以合作、學習的角度去思考教育,而不是由教育部綁架資源,玩弄文字遊戲,無心在學術與教育發展。最終,因為資源分配不均,教育無法使人們得到更好的生活,反而帶來痛苦。

然而,大家卻把資源集中在菁英學校視為理所當然,缺乏均質發展的視野。陳尚志對此不以為然。

我對於領導階層的想像不是這樣。我覺得每個人都有可能成為領導者,然後在每個方向都會有不同才能的人來做領導。所以我不相信一個國家會有所謂菁英來領導這件事情。如果只有某些人可以領導國家,那就是獨裁的國家。

  • 最無厘頭的爆笑競選團隊,快問快答出奇招

這一次選舉,網路上開始瘋傳選民對候選人的快問快答。快速提問,讓候選人措手不及,更可以看見候選人更真實的一面。通常這樣的快問快答,要回答的快速、簡潔,讓人明確感受到候選人的參選意志,又帶點笑料,才看得過癮。但陳尚志的影片則玩出了另一種風格。

12460042_1109583962386559_595920009_n

圖片:陳尚志以直播的方式進行快問快答,讓網友挑戰他的政見 

這次是陳尚志第三次錄製快問快答。開始之前,陳尚志在辦公室的二樓來回踱步,一向沉穩的他感到有些緊張。

雖然過去是中正大學政治系副教授,但與網友互動畢竟不同於上課,更有來自四面八方的提問。直播從教育政策改革、勞動體制到年金改革,陳尚志應付自如,更提出犀利尖銳的見解。當晚瀏覽人次高達 5000 人,這樣新鮮的互動方式,能夠直接聽見候選人分析政見,並立刻追問,吸引不少網友注意。

事實上,過去與陳尚志共識的朋友們,聽到陳尚志出來參選,都相當驚訝。大家對於他犀利的政策見解與行政能力沒有懷疑,但總認為內斂的他更適合擔任幕僚。他的助理更是半開玩笑地說,「陳尚志以前不喜歡拍照,也不喜歡拋頭露面,要找他以前參與運動的紀錄還真的很困難!」

「為什麼被朋友認為是幕僚型個性的你,要參政呢?」陳尚志參選的心情實在令人十分好奇。

//

  • 能夠和大家一起成長,也是一種新政治

圖片:由老師指導發聲位置以及儀態,陳尚志認真學習   /  來源:陳尚志粉絲頁

「我覺得沒有什麼叫做幕僚型、什麼人是適合當候選人的,」陳尚志不以為然的說,「你聽人家說什麼幕僚型,那都是不想參選的藉口。選舉本來就是一種挑戰,是公民參與,那就人人都可以參選。」對於參選,陳尚志抱持著獨特的觀點。

「當然,我自己在這場選舉裡面學習很多,有很多技術是候選人可以後天去學的,我也受到很多人的幫忙。」陳尚志從過去不喜歡與人接觸,到現在因為站街頭、宣講認識很多人,過去的朋友對他的好意他也都很感激。

陳尚志這樣帶點頑固傻勁的個性,反而吸引一些年輕人加入,競選團隊助理們的平均年齡,恐怕小陳尚志至少二十歲。這些來自不同地方的年輕人,一部分是他過去指導過的學生,知道他要參選,特別從嘉義上來台北,想要幫忙老師;也有不少對於社會民主黨有興趣的年輕人,對於他要如何選舉感興趣。

提到這些年輕的助理們,陳尚志眼神發亮,如數家珍:

「你看我那個助理,現在很會寫新聞稿;那這場選舉,… 也發現他自己的一些狀況,重新再學習,這一次選舉有很多年輕朋友來幫忙,他們成長很多,我都看在眼裡。我覺得這場選舉讓我們整個團隊成長很多,也讓這些年輕人成長很多。」

陳尚志比起一般的候選人是有些不同。

即使整個團隊有年齡落差,氣氛卻非常融洽,訪談過程助理們也不時會偷嗆陳尚志幾句。開會不必等陳尚志一個口令一個動作,而是能夠平等溝通、盡情發展自己的想法。在選舉高張力的節奏之下,這實在是難能可貴的團隊合作與默契。

從那個對抗戒嚴政府、追尋新政治理想的年輕人,一路看著台灣政治走到現在,陳尚志在這條政治路上走了二十年。與當年的他一樣,對社會有熱情的學生們又挺身而出。陳尚志知道,這群敢作夢的年輕人,就是新政治的資產。於是他排除眾議,以身作則,跳入這個選舉的火坑。

陳尚志用自己的參選證明,只要願意努力去做,誰都可以成為政治人物,打造一個不一樣的台灣。努力去開拓一條又一條不同的道路,建立能夠讓每一個人自由發揮、勇敢作夢的環境,就是陳尚志的新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