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總統與副總統辯論上,國民黨候選人對基本薪資喊價  /  來源:台灣賦格粉絲頁

(註:內文針對近八年基本薪資數據已做修改,並非「凍漲八年」,而是「自 1997 年凍漲十年,2007 年後八年微幅調升」)

12 月 27 日是眾所矚目的總統辯論會,這一天,全台灣的焦點都在電視上三位總統候選人唇槍舌戰。從朱立倫的淡水阿嬤故事,到宋楚瑜的眼淚,可謂花招百出。針對政策辯論,朱立倫更是誇下海口直接喊價「基本薪資上漲到三萬」,鄉民酸的酸,嘲諷的嘲諷,所有人心知肚明這不過是國民黨呼嚨選民的口號,始終沒有人真心替勞工著想。

同一時間,另一場與勞工有關的活動正在進行,卻無人聞問。

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在 12 月 27 日舉辦勞工造勢大會。當天,工會團體下午 1 點從二二八公園集合,整隊出發,遊行至立法院青島東路門口。然而天公不作美,下起了傾盆大雨。等待眾人換穿雨衣、保護淋濕的布條紙板,花了些許時間,遊行才正式開始。邀請北台灣各大工會前往參與,這場遊行尚不至於太過狼狽。只是,約莫六百人的這場勞工造勢遊行,我們看到了什麼樣的政治光景?

IMG_2573

圖片:大雨滂沱中的勞工造勢遊行  /  來源:社會民主黨

  • 網路遊戲組公會,現實打怪靠工會─你知道這些地方有工會嗎?

跟著遊行隊伍前往立法院,臨時搭起的雨棚下坐著的,是來自台北不同企業與職業的工會成員。

工會?公會?許多玩網路遊戲的朋友,大概都知道,在網路上可以不同的角色可以串連組成公會,一起壯大勢力,打敗大魔王。現實生活中當然也有這樣的機制,根據工會法,只要有 30 人以上連署,就可以組成工會。

以台灣目前所有的企業而言,要到達三十個人並不容易,但許多耳熟能詳的企業、職業都有工會。知名工會包含單一企業的中華電信工會、渣打銀行工會、台大工會,或是區域性的台北市產業總工會,以及以產業為主的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等,都在爭取勞工權益上付出相當大的努力。12 月發起罷工的南山人壽工會,也是近期有知名度,願意爭取勞權的工會之一。

labor

圖片:公會、工會有何差別?  /  來源:作者自製

工會相對於其他組織團體的特殊之處,在於工會享有《工會法》保障,可以協助勞工和老闆談判。若工會力量夠強盛,依照法令,甚至可以跟公司討論,訂定比勞基法更好的協約,要求公司按照協約保障每一個員工。台灣目前許多勞動權益的爭取,仰賴過去許多工會幹部與組織者默默耕耘累積,打下基礎。

這些付出許多努力於爭取勞權的工會,在 12 月 27 日齊聚一堂,走上街頭,風吹雨打下遊行到立法院前。與往常不同,這一次工會團體不是前往立院抗議,悲訴政治人物的殘酷對待,而是一次懷抱希望的遊行──

為了實現「勞工立委進國會」這個理想。

  • 日子難過人人會說,有幾個人真的敢反抗財團?

台灣基本薪資一直沒有顯著的提升,1997 年開始,基本薪資凍漲十年之久,直到 2007 年以來在勞工團體的抗議下,逐漸微調至 2,0008 元,換算時薪約為 120 元。但同時,失業人口、被放無薪假的員工,也同時逐步攀升。同一時間,物價並沒有下跌,反而節節高升。油電雙漲,房價動輒千萬,加班到過勞死的新聞並不少見。

有足以生活的薪資、有和親友休憩放鬆的時間,不必為了貸款與生計煩惱,難道不是大家的期待嗎?

全台灣的勞動人口占總人數的 80%以上。說也奇怪,國會裡面,有婦女立委、環境立委、原住民立委,卻沒有一個專門為了勞動議題發聲的「勞工立委」。

誠然每個政治人物,都可以宣稱自己最支持勞工,就連以告工人聞名的王如玄,都自稱自己是勞工之女,理解勞工的痛。然而不可否認的是,國會之中缺少有勞工運動背景,對勞動議題的發展有全面觀點,並且願意與財團站在對立面,堅定守護勞工的立委。

1367870665-2661809985_l

圖片:大家口口聲聲支持勞工,但遇到問題卻選擇撇過頭去    /  來源:PNN 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 勞工沒人疼,只有自己拚

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本次提出不分區名單,有別於其他政黨對勞工議題的漠視,列上工會系統出身的張麗芬。

圖片:綠社盟的張麗芬,恐怕是唯一在競選期間敢前往罷工現場與工人一起譴責財團的候選人 /  來源:張麗芬粉絲頁

擔任中華電信工會秘書長,待人親切的張麗芬,所屬的中華電信工會是全台灣最大工會,會員人數超過萬人。她在勞工運動耕耘許久,過去二十年,也常扮演奧援其他工會的角色。她與工會的夥伴撰寫《邁向財團化之路?台灣公營事業民營化 12 年全紀錄》,從台灣公營事業民營化的風潮下,高等教育與醫療體系如何在財團操弄下成為犧牲品。

具有勞動法專業的她,不僅熟知台灣勞資環境的現況,在勞工運動的付出更是備受肯定。有鑑於此,綠社盟徵召張麗芬作為勞工代表,並排在最有可能進國會的第一順位。

張麗芬參選後,過去是國民黨輔選大將的朱傳炳,本次也力挺張麗芬與綠社盟。為了宣示決心,在大安區的中華電信工會總會辦公室牆外,布置著范雲與綠社盟大大的旗幟,就連國民黨智庫前來委託宣傳造勢,也被朱傳炳一口回絕。

信賴著過去在勞工運動耕耘的張麗芬,這一次許多工會大力支持,甚至通過理事會決議,整個工會支持張麗芬,「政黨票投 13 號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

圖片:中華電信工會外牆布置大旗  /  來源:自由時報

選前倒數二十日,12 月 27 日,是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繼台南、高雄以後,於台北舉辦第三場造勢大會。造勢大會在風雨中展開,對照前一晚閃靈演唱會所吸引到的人潮,這場勞工為主題的造勢大會顯得格外冷清,無人聞問。但是大雨並未澆熄工會幹部的熱情,畢竟二十年來台灣的勞工已經被潑了太多次冷水。

  • 不分區勞工代表,世界上「最困難的第一名」

台灣長期缺乏對勞動議題的重視以及團結的概念,多數人事不關己,甚至會看不起工會團體的努力。

想要組織工會,同事說:「這種事情一點用都沒有」;想要爭取權益,家裡的人懇求「不要強出頭,不要再鬧了」;在勞動部外絕食數十個小時,無人聞問;臥軌抗議,遭月台上民眾大喊「拖走」「(火車) 輾過去」。當工會幹部們到勞動部前抗議,譴責部長未善盡職守照顧工人,最後部長卻是因為不倫戀的醜聞下台。這對於這群爭取勞動權益的人來說是多大屈辱?

影片:工人臥軌,遭民眾大喊「拖走」、「輾過去」 /  來源:網路影片

過去二十年中,這些工會幹部經歷無數次這樣的輕視與嘲諷,並從未有過任何一位足以代表勞工的立委在國會裡進行協助。中華電信工會理事長朱傳炳笑說,「好不容易有政黨要把勞工立委被排到不分區的第一名,但這個第一名卻是最困難、最辛苦的第一名。」

造勢大會舞台上,許多工會幹部憤怒地訴說自己的遭遇。他們並不是頂尖大學出身的社會運動者,沒有法律論述,沒有學術素養,懷著最素樸的正義感,他們希望社會有所改變。這一次,當新政治的浪漫想像不斷醞釀,工會團體使出渾身解數,企盼在這個新的政治版圖中取得一席之地。

從台南、高雄,到台北的造勢大會,張麗芬走訪近百家工會拜票,各家工會更配合動員上街。這樣的造勢大會不同於閃靈的造勢演唱會,每一個在勞工造勢大會現場的成員,並不是看看熱鬧而來。他們懷抱著讓勞工代理人進入國會的意志,是張麗芬最忠實的後盾,對於張麗芬在勞工運動的努力有目共睹,也願意陪著張麗芬直到最後。

  • 沉默的戰役,直到勝利那一天

IMG_2641

圖片:12 月 27 日,下著大雨的綠社盟台北勞工造勢大會  /   來源:社會民主黨提供

沒有鎂光燈,也沒有奇蹟發生,這一天,大雨依然不留情面地下著。

張麗芬站在立法院的青島東路的舞台上向所有參與的朋友致謝,工會幹部們在底下揮舞旗幟,齊力嘶喊,「要讓張麗芬進國會!」「支持 13 號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想要打破勞工過去總是被人欺負的困境,所有的工會幹部們心心念念希望這一次,可以把這位一直以來陪伴、協助勞工,在工會盡心盡力付出的立委候選人張麗芬送進立法院,讓立法院可以有一位真的為了勞工著想的勞工代理人。

選前倒數十九天。當所有人都在期待 2016 將迎接一個擁有美好前景的新政治,也許我們更該期待,在這個新的國會之中,勞工的意見能夠更被尊重,並且有一位真的如此被勞動團體、工會團體所信賴的立法委員,能夠在國會為了勞動者發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