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Rinoal Kuo

上週去 高雄醫學大學辦了一場講座,會後有個小女生跑來找我,想跟我談談創業的部份,想說也不急著趕高鐵回北,就順勢到了樓下的 Ikari Coffee 聊聊。談一談,結果…竟然哭了。
.
她團隊三個人,她們一起參加創業競賽
只有她一個是高醫的,其它兩個人年紀都比她大,都是其它學校的博士生,我翻了一下他們的計畫書,雖然千瘡百孔,但共同擁有的專利技術看起來是蠻有梗的,要作為主要商品的骨幹營運應該是沒有太大的問題,但主要就是缺乏發展的資金。
.
再問了一下,三人總共能拿的出來的資金就是 100 萬上下,但坦白說,我光是評估他們光要處理醫事法的灰色地帶並做完 IRB 的部份就接近透支了。更別談剩下兩個博士期望拿多少錢她都還沒跟那兩人談,難道她們的薪水都不用支嗎?辦公室如果駐在育成中心可以嗎?其它的呢?
.
總之,關鍵來了。
他們好像有提到之前在參加創業競賽時,似乎有創投對他們有興趣想丟錢進來,而且一出就要出 40 萬,還幫她們包行銷跟通路。
坦白說,多年在創投管顧領域的經驗,一聽就覺得好像天殺的哪裡有問題,細問了一下……
哎呀,這個要丟錢的創投公司真他媽的耳熟,喔幹這不就國民黨御用的創投基金會公司嗎?於是,我講了個故事給她聽
.
我碰到這間創投公司的經驗。
之前我幫中部某間大學一個教授 + 學生團隊創投,他們教授 + 學生大家打算集資 280 萬要創業,這間 KMT 創投認為他們技術很不錯,以幫他們舖行銷點 + 創業輔導免費,創立公司他們入股 100 萬幫忙負擔。
.
做了兩年公司 ROI 高達 45%,教授為了自己技術急速擴張要增資,但又再苦於資本不足,全部增資額 90% 由 KMT 創投支援,教授跟學生的股份被稀釋到剩下 30%,起初教授當然不同意,但 KMT 那群人以撤資為由恐嚇教授「不爽不要做」增資成功。

一年半後,董事會(KMT 多數)決議把教授踢出去,整碗捧走。
.
原始團隊就被一個簡單的金融操作,踢出他們原本的創業夢,甚至整間公司變成 KMT 的黨產捧走
黨產有分合法也有非法的,這就是合法不要臉增加黨產的「最佳騙術」

最後小女生走之前跟我說:
謝謝老師,我哭不是因為創業難過,而是我第一次知道,社會資源分配的不公不義,才是扼殺台灣人未來的兇手

(本文與標題為Rinoal Kuo授權刊載,首圖來源:bryan… ,CC license,非經允許、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

國民黨的共犯結構 

1994 年的陳定南打臉宋楚瑜:台灣錢即使淹肚臍也被國民黨吃掉

到底是誰在治理台灣的大學?原來三成私立院校都是國民黨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