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QkpI4X

文/JACK19920102

最近在網路上掀起了一股「到好事多買林鳳營再退貨」的風波。

這件事簡單來說,就是有人運用好事多可以退貨的規則,去買了頂新集團的林鳳營鮮乳,再馬上現場退貨,依照好事多規定,這些被退貨的鮮乳就是要銷毀,進而達到讓頂新集團虧損、讓賣場選擇不再進貨林鳳營、讓其他人買不到林鳳營等結果。

對於這件事情,就算是在同樣都支持「抵制頂新」的人之中,也有的人支持,有的人反對。而反對的人不外乎抱持著以下這些觀點:

1. 讓牛奶這樣被銷毀非常浪費食物,世界上有很多人沒有東西吃

2. 賣場員工是無辜的,請不要增加服務業的負擔,也不要佔用其他客人時間

3. 酪農是無辜的,請不要傷害到酪農;頂新有問題的是油,不是牛奶

先從第一點「浪費食物」講起好了。

這邊請容我引用朱家安先生臉書的公開貼文

如果你主張拒買抵制頂新,就不應該以「浪費食物」為理由批評好市多行動。

有人指責在好市多買退林鳳營是浪費食物,因為已經開瓶的林鳳營,退回之後只能被銷毀。然而,主張要抵制頂新的人,應該早就有心理準備「浪費食物」了吧,因為抵制成功的意思,就是貨物因為沒人買,放到過期然後銷毀呀。

我想這裡的邏輯應該非常清楚。如果你是支持要透過「不買」頂新的東西來抵制頂新,那你不也就是希望頂新的東西因為沒人買所以造成他們虧損嗎?而賣不出去的食物在過期後也是得被銷毀不是嗎?

所以如果有人說「要抵制頂新,不要買就好了呀,幹麻用這種浪費食物的方法」,就代表他可能沒有想清楚「抵制」的意思到底是什麼。

如果你真的一點都不想要「浪費食物」,那你應該打從一開始就不會支持抵制了。

再來,如果你關心糧食缺乏的問題,我必須說你真的很有愛心,真的。(但也希望你是平常就一直有在關注這個問題,而不是只有這時候才跳出來)

不過我們回頭想想,假設今天沒有這樣的退貨事件,這些牛奶會到哪裡去呢?

是會被送去缺乏糧食的第三世界嗎? 還是會被送到偏遠地區當成弱勢學童的營養午餐呢?

都不是吧,應該是被其他消費者買回家喝,或是被餐飲業拿去當成食材原料了吧?

所以如果有人說「這樣浪費牛奶,你有想過世界上有很多人喝不到牛奶嗎」,我會說這兩件事的因果關係非常薄弱。因為「銷毀這些牛奶」並不是造成世界上有很多人「喝不到牛奶」的原因。

我同意世界很多地方都有糧食問題,台灣也有很多弱勢族群需要幫助,我們也應該持續關注這些問題。但把「因為有很多人喝不到牛奶」當成反對「林鳳營退貨」的理由,邏輯上是不成立的。

昨天有一則新聞很讓人揪心,有人去大賣場買了 [ 林鳳營鮮乳 ] 然後把鮮乳都打開之後去跑去退貨,依大賣場的處理原則,這些鮮奶只能被丟掉了!(好傷心啊!) 阿熊尊重每一個人,你可以選擇不買但是不能浪費別人的心血,還利用賣場規則的漏洞去達到自己的目…

味全 MyWei 貼上了 2015 年 12 月 9 日

(抵制頂新,味全阿熊感到很難過)

再來講第二點,賣場員工的負擔。首先我必須說,賣場的員工本身最清楚這樣會不會造成他們額外的負擔,如果你不是賣場的員工,卻「斬釘截鐵地」說出這樣一定會 / 不會造成他們的負擔。我認為都是不客觀、是沒有說服力的。

但我們還是可以來試著討論,究竟這樣退貨,對員工會有什麼影響,假設今天沒有「退貨風波」 他們就沒有其他商品的退換貨要處理了嗎?我想應該還是有的,但是處理這樣大量的林鳳營牛奶,對他們每日的工作負擔,究竟是增加還是不變?

我個人認為,無論是員工的實際工作量,或是心理上的負面情緒,都是有可能會增加的,只是增加多少的問題。如果你覺得「退貨會造成員工麻煩」,我不能說你錯,如果你為這些員工感到不平、憤怒,我要請你記住現在這些憤怒的感覺,至於是為什麼,待我後面解釋。

關於第三點,酪農是無辜的,請不要傷害酪農。如果是情感上,酪農們看到牛奶被銷毀,心裡相信是一定會難過的,但光就財務方面來講,今天林鳳營不管是熱賣還是滯銷,這些酪農們拿的都是一樣的錢,抵制林鳳營鮮乳並不會造成酪農們直接的金錢損失 (對頂新和酪農間的合作細節並不清楚,若有說錯的地方請指正),因為他們的錢在把牛奶賣給頂新時就已經拿到了。

那麼你說如果頂新真的倒了,他們是不是就沒工作了,這時我很想輕鬆的說出「不會呀,他們只要把牛奶賣給其他廠商就好了」,但是這樣講實在有點不負責任。因為如果頂新倒閉了,他們可能要面臨的是重新簽約、找新買家… 等等各種情況,很有可能會造成他們的麻煩。

而如果你對抵制的行為帶給酪農們的負面影響你無法忍受,你為他們感到打抱不平,就像你為好事多的員工感到生氣一樣,那我要提醒你:賣黑心食品給我們社會所帶來的負面影響比這個更多上一千萬倍。

注意,我不是說對酪農或賣場員工有負面影響就沒關係,只是你不應該「只」看到他們身上的負面影響,而看不到黑心食品對整個台灣、社會、我們的未來所造成的負面影響。

對,或許這樣抵制、退貨、銷毀,會給酪農、給員工造成不便,甚至會讓牛奶就這樣白白被浪費。但是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我們「不」這麼做,會怎麼樣嗎?

如果我們今天不抵制黑心的食品製造商,那就是放任他們繼續荼毒我們的身心、社會和未來。食安問題,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你不煩嗎?還是大家和我一樣,已經因為台灣太常發生食安問題,所以已經很悲哀地越來越無感了?

我常認為有些人都只看到當下發生的事情,無法把眼光放得更遠。舉個簡單的例子,假設今天我們抵制頂新,對社會整體的負面影響是負十分,但是不抵制頂新,對社會整體的影響是負十萬分。

你會選擇怎麼做呢?造成員工、酪農的麻煩,或是造成食物浪費,沒有人願意見到,也對他們感到真的很抱歉,但如果我們不這麼做,面對到的將會是更糟糕的結果。

當然,會讓這麼多人造成盲點的其中一個原因是,今天這個負十分,是非常立即性、非常容易被看到的。

「啊,好浪費食物呀!」「員工好辛苦啊!」「酪農好無辜呀!」

但是這個負十萬分,卻是要長時間的觀察才能看出他的影響性的。

今天如果我們不做些什麼事情來抵制他們,就是在告訴全部的食品廠商:「黑心食品盡量做吧,台灣人是很健忘的。」、「反正時間久了,我打個折、送個贈品,大家照樣買單,我為什麼不用成本更低的黑心原料?」

這就不光是「某一家」食品廠商的某些黑心食品被我們吃進去的問題,而是會造成「系統性的崩壞」,讓整個台灣的食品安全陷入萬劫不復的情況。

想想為什麼日本的廠商在食品安全上不敢掉以輕心?因為他們看過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告訴他們:「只要被抓到一次,公司就不用玩了」,你想讓台灣往這樣的未來邁進,還是想讓食安問題像一直揮之不去的夢魘世世代代伴隨著我們?

同樣的,這個「把眼光放得更遠」的原則,適用在任何的議題上,今天你看到某某抗爭對社會帶來的負面影響,可能是交通阻塞,可能是流血衝突,但是請你下次你看到這些負面影響時試著把眼光放遠想想:「如果他們不這麼做,會不會有更糟的結果?」

就像之前講的,一個對社會造成立即性的、明顯的負十分,另外一個是慢性、隱性的對社會造成負十萬分的影響。

下一次,你會怎麼選擇呢?

※文末附記:

本文若在邏輯、引用資料上有任何錯誤,敬請指正

若對於論點有任何不同的意見,也歡迎在下方留言討論

(本文由JACK19920102授權轉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首圖來源:ptt 實驗坊。)


延伸閱讀:

抵制、秒退味全林鳳營真有用?醒醒吧,這既滅不了頂、也痛不了魏應充

既然已判無罪,抵制頂新就是「不尊重司法判決」──你能認同嗎?

一位曾在頂新案出庭作證的食安專家告訴你,頂新油品問題出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