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3822_resize

文/余伯泉

有關台灣地名如何標示華語羅馬拼音的問題,1996 年以前,台灣大抵採洋人 Wade Thomas 制訂的威托瑪式。但路牌與牌示基本上都是「漢字」,很少並列「羅馬拼音」(羅馬拼音的定義是以 abc 羅馬字母標示任何一種語言)。

不懂漢字的外國人或第二代僑胞,在台灣旅行確實會有「行無路」的困擾,因為 abc 這 26 個羅馬字母才是全世界通用的字母符號,「漢字」對外國人或第二代僑胞而言,學習非常困難。

而羅馬拼音用途也非常廣泛,例如大家都知道日本汽車 NISSAN,但很少人知道 NISSAN 翻譯成「漢字」是什麼?日本公司會以日語羅馬拼音如 NISSAN 直接打品牌,而不是用日語注音符號(假名)或漢字打品牌。許多國家的國民教育都會有羅馬字母教育,例如日本的國民教育在小學低年級教「日語的注音符號(即平假名與片假名)」,中年級的「國語」課本,一定會教「日語注音符號與羅馬拼音的對照」,日本學生用電腦打字(包括漢字),幾乎 100% 用英打的方式打羅馬拼音,不會用日語注音符號。

台灣與日本則是很大的對比。台灣的國民教育課綱至今仍然「獨尊國語注音符號」,不教華語羅馬拼音。因此台灣學生用電腦打字幾乎都是用微軟新注音軟體的注音符號打字,往往不會英打。台灣可說是「羅馬拼音文盲之島」,即便台灣大學的教授也可能不清楚什麼是羅馬拼音,而日本的小學生就知道什麼是羅馬拼音。

中華人民共和國在 1958 年公布中國普通話的羅馬拼音法則漢語拼音,同時廢掉國語注音符號。中國的小學,從一年級起就是以羅馬拼音學普通話,而非注音符號,因此即便北京大學的教授,也大多看不懂台灣小學生都看得懂的注音符號ㄅㄆㄇ。

基於「漢賊不兩立」的反共立場,國民黨政府長期反對漢語拼音,獨尊國語注音符號。根據上述,日本與中國的學生都需要看羅馬拼音與使用羅馬拼音,所謂羅馬拼音「只是給外國人看的,又不是給台灣人看的」,這種講法其實是國民黨政府長期「反共愚民教育(不讓國民認識「共匪」制訂的漢語拼音)」之結果。

1986 年國民黨政府教育部曾公布華語羅馬拼音「注音二式」,但很少推行。為了解決台灣地名標示羅馬拼音的問題,1997 年初國民黨政府經建會決議採用「注音二式」,不過縣市以上大地名繼續沿用慣有拼音。大地名的拼音主要就是威托瑪式但基隆與金門標示為 Keelung 與 Kinmen,由於不全然採當前華語語音的威托瑪式,因此也可稱為「舊拼音」。

舊拼音有個問題就是往往ㄅㄆ不分,ㄉㄊ不分,ㄍㄎ不分,ㄓㄔ不分。例如「pei」是「培」也是「北」,因此「台北」標示為「Taipei」;又如「chang」是「昌」也是「彰」,因此「彰化」標示為「Changhua」;「chung」是「崇」也是「中」,「台中」標示為「Taichung」。

1997 年底台北市國民黨市議員陳學聖等、新黨市議員費鴻泰與民進黨陳水扁市長在市議會與市政府通過台北市地名拼音系統採「華語通用拼音」,不採用很少推行的「注音二式」。1998 年底馬英九當選台北市長,本擬宣布採用「注音二式」,後因基隆市長李進勇宣布繼續採用通用拼音而暫擱。

2000 年台灣第一次政黨輪替,民進黨執政。國民黨立委陳學聖等再度簽署支持台灣地名採「華語通用拼音」,「台灣地名用台灣拼音」的政策在立法院達成藍綠共識。2000 年 9 月教育部國語委員會決議通過「華語通用拼音」政策。10 月民進黨政府教育部長曾志朗突然轉向與台北市長馬英九結合,支持中國官方系統漢語拼音。這個突然的轉向,讓台灣地名用台灣拼音的政策,從本來可以是藍綠共識,激化為「藍綠意識形態對抗」

11 月民進黨行政院退回曾志朗的公文,請曾志朗與國語委員會先行溝通。但曾志朗從此關閉國語委員會的全體委員會議,不進行溝通。2002 年 1 月底曾志朗下台。8 月民進黨政府行政院公布台灣採用華語通用拼音,確認「台灣地名用台灣拼音」政策。縣市以上大地名仍沿用舊拼音。

從 2002 至 2008 年全台灣大部分的地名路牌,包括高速公路、省道、鐵道、國家公園、高雄捷運等建置完成台灣地名用台灣拼音。但主要是馬英九執政的台北市與其主導的台北捷運採用中國漢語拼音。

2008 年第二次政黨輪替,曾志朗擔任馬英九政府行政院文教政務委員,9 月曾志朗在研考會「營造國際生活環境推動會議」通過使用中國官方系統漢語拼音。10 月國民黨立法院教育文化委員會召集人江義雄,質詢行政院長劉兆玄,不贊成變更拼音系統,例如江義雄立委所在的嘉義市與嘉義縣地名路牌已經全部是華語通用拼音,不贊成變更。國民黨政府行政院發文給立法院民進黨翁金珠立委與全國行政單位,漢語拼音案分三階段處理,路牌屬於第三階段,汰舊換新才處理。

2010 年底,曾志朗未知會立法院翁金珠立委,在研考會「營造國際生活環境推動會議」將屬於本不需汰舊換新的路牌,提前改到第二階段加以變更。全台高速公路、省道等原有的路牌陸續被換成中國官方系統漢語拼音,例如高雄市街道與捷運系統,「鳳山」的「鳳」都是標示為「Fong」,但馬政府主導的高速公路開到高雄市,「鳳山」的「鳳」變成是「Feng」;「小港」的「小」高雄市都是標示為「Siao」,馬政府的高速公路標示為「Xiao」。

2011 年 6 月馬英九呼籲商家勿用中國簡化字招牌,民進黨立委翁金珠召開記者會要求「撤簡體字招牌,先撤漢語拼音路牌!」馬英九不能雙重標準,一方面要求台灣人支持正體字,反對中國簡化字,一方面又在台灣大力推銷中國漢語拼音。而推銷中國漢語拼音,其實形同在推銷中國簡化字。2014 年 6 月《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刊出專稿,台灣的語言「Lost in Romanisation」(迷失於羅馬拼音)。

根據上述,「台灣地名用台灣拼音」政策在 2000 與 2008 年的國會均獲得比較多的藍綠共識,「台灣地名用中國拼音」在國會則未獲得藍綠共識。因此,正本清源,「台灣拼音」政策係屬比較穩健合理的主軸政策,必要時,搭配不同需要並列中國漢語拼音即可。

「台灣地名用中國拼音」是矛盾混淆與自廢武功的政策。

矛盾係指要求台灣人反對中國簡化字,又要求台灣人推銷中國漢語拼音;要求台灣人支持國際接軌的中國漢語拼音,又要求台灣人支持不能國際接軌的注音符號;要求台灣人反對「共匪」制訂的漢語拼音,又要求台灣人將「共匪」的漢語拼音掛在頭上的路牌。馬英九「靠勢」的最大理由是聯合國與 ISO(國際標準化組織)「已經採用漢語拼音做為中文標準」,但聯合國也「採用簡化字」,為何又要求台灣人反對簡化字?

就歷史而言,中國取代我國成為聯合國常務理事國,聯合國在行政上建議凡屬中國地名等事務用中國漢語拼音,本屬合理。但我國並不隸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也不意指所有華文都要使用漢語拼音。其次,ISO 7098 關於漢語拼音的 Scope(範圍)明明白白寫著「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定語言」(the official language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難道我國的「國語」隸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法定語言嗎?進言之,ISO 3166 國家分類碼竟寫著「台灣是中國一省」(Taiwan,Province of China),但即便 ISO 認為台灣是中國一省,ISO 標示台灣地名時,仍然不會直接用漢語拼音,高雄還是 Kaohsiung 而不是 Gaoxiong。就如香港回歸中國,ISO 表記香港地名也不是用漢語拼音。這就是國際慣例「名從主人」原則。馬英九在台灣地名大力推銷漢語拼音,形同自廢武功、自投羅網。

最後,羅馬拼音主要有兩大應用範疇:「專名拼音」和「對外教學拼音」。專名拼音包括人名與地名等,牽涉自我認同與文化認同,國際慣例是「名從主人」,台灣人有權決定自己的人名與地名如何拼寫或標示。至於對外教學拼音,牽涉國際商業市場與外交現實,台灣人無法完全決定,則需因時因地制宜。馬英九的最大問題之一就是以商業與外交現實領域原則,錯置與強壓在自我與文化認同領域。

(本文轉載自想想論壇,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

台灣已經快要在漢字圈銷聲匿跡,因為我們沒有屬於自己的「字型」

【說文解字】別再吵簡體繁體誰是正統──這位研究生從甲骨文告訴你簡體字的由來

韓國、越南日本都急於擺脫中華文化,為何台灣卻是「再中國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