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08_093522

文/覃玉蓉

近日兩大黨總統候選人針對長期照顧應採保險制或稅收制隔空交火。看著一個不打算稅改,卻主張以稅收辦長照的政黨,跟一個主推有現金給付的保險制,只打算做做「民眾繳錢、政府還錢」樣子的政黨,彼此互罵,讓人分不清到底是王八在罵北七,還是北七罵王八。

眾人皆知,台灣長照最大的困境在於,不論照顧重擔或成本,全是「家庭」獨自承擔,大家被迫只能在兩條路上「選擇」:想兼顧工作、又付不起千萬門票住養生村的一般家庭,只能排隊聘僱無法自由轉換雇主、缺乏勞基法保障、家庭與社會生活被高度剝奪的「非公民」外籍看護,儘管眾人皆知這個制度侵害人權、也不是長久之計,卻是目前一般家庭較負擔得起的選擇;不然就是如另一種聘不起或放不下心的家庭,讓某一家屬犧牲工作機會在家照顧,動輒 3、5 年以上、日夜身心俱疲,缺社交、沒休閒,難返職場,晚年保障堪慮,這些家屬是誰?

通常是家中經濟最弱勢的,其中將近 7 成是女性。

這麼多年來,口口聲聲以民為主的政府去哪了?其實早已打好算盤,要把人民放生到自由市場裡載浮載沉!國家面對長期倚賴家屬與外籍看護的照顧失衡現象,不僅不思改善,還十分迷信「市場競爭可提昇服務品質」這種失效的自由主義論點。

事實上,當多數服務經營者為逐利而競爭,結果往往是養出少數超級高端市場、其餘多數服務的品質降低、服務人員勞動條件普遍不佳,政府與家屬都難以監督,需他人照顧的長輩,特別容易因失智或失能,無法判斷或反應服務品質之優劣;若沒有事先建立令人信任的監督機制,就算政治人物承諾會把關,一旦出事,整個國家恐怕會如食安危機爆發時一樣束手無策。最後,照顧重擔仍只能回到家人身上。

這正是現行「政府」躲在「市場」和「家庭」背後,造成的長照悲歌!兩大黨總統候選人看到了嗎? 讓人懷疑

近日雙方候選人只針對財源隔空交火,專打對手的痛處,卻騷不到問題癢處。例如,國民黨執政下喊了多年的長照保險,看似財源較穩定,但依據現行規劃,政府為盡給付義務,將被迫在服務量不足的情況下,直接把錢發回民眾手上。

民間團體早已批評,這種作法好比各科診所不足,就要開辦全民健保,而政府為了盡給付義務,先發點錢讓大家自己回家養病,卻不處理醫療資源不足的問題;如此一來只會讓家屬及外勞的照顧負擔日益沈重。既然國民黨總統候選人主張開辦長照保險,就該說清楚:是否同意在街頭巷尾還看不到幾家日間照顧中心時,就開辦一個配備現金給付的長照保險,讓多數人只是「左手繳費、右手領錢」?

此外,朱立倫以回應民眾多元需求為由,支持營利業者經營長照服務,並保證政府把關。立委王育敏也舉日本開放長照營利為例,主張台灣沒有理由不跟進;卻不提日本是在公共保險開辦且服務量達七成後,才開放營利;但我國目前公共服務涵蓋量一成不到,若此時大量開放營利,服務只會順著「有錢人的多元需求」發展,一般家庭恐散盡家財也只能望梅止渴,而政府面對為營利而湧入的大型財團,根本無力管制。如此一來,朱立倫掛在嘴上的社會公平正義,怎麼可能做好做滿?

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的政見,則主張以稅收制先充實公共服務,看似願意負起更多責任。然而,批評民進黨長照財源不穩的聲音早已不絕於耳,台灣目前不但平均稅率在國際上是數一數二的低,多數稅收還來自受薪階級,要說民進黨的稅收制較符合社會公平,言過其實,而政策會召集人林全又未鬆口要推動稅改;若不稅改,長照還是在吃受薪階級的骨,資本利得者沒什麼負擔,還可以繼續爭取開放長照服務營利(反正林全也同意開放營利),再從失能年老人身上賺一筆。

此外,家庭外籍看護過勞問題嚴重,民間團體早已呼籲不該逼失能者、家屬與外籍看護弱弱相殘,但蔡英文長照十年 2.0 的財源首年只有 350 億,恐怕仍不補助聘僱外勞的家庭使用關鍵服務,而政見也不談日後如何面對眾多女性家庭外籍看護毫無外援、不受任何保障的現狀。蔡英文一邊批評朱立倫讓民眾繳保費負擔沈重,一邊卻迴避公平稅改與家庭外籍看護議題,同樣無力減輕民眾的負擔,要選民怎麼相信換黨執政真能「點亮台灣」?

總統大選只剩四十天,不該只上演王八與北七互罵的戲碼。期待兩大黨總統候選人意識到,政策辯論不是喊幾個口號,把敵對政黨打趴在地上而已,至少提出具備明確社會價值的主張,給選民一個交代。所以,長照政策不能只談財源。服務體系與服務內容的設定理路、服務人員勞動條件的保障,都該好好說清楚,最後再負責任地評估,未來幾年需要多少財源,若政府財源不夠,就該具體承諾公平稅改,盡到社會資源重分配的責任。

(本文由覃玉蓉授權轉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粉絲頁:婦女新知基金會。首圖來源:蘋果即時


延伸閱讀:

【政見比較】朱立倫端 1100 億對決蔡英文「長照 2.0」,藍綠長照政策你讀懂了嗎?

性別真的平等了嗎?總統候選人的長照政見中沒談的事-照顧長者的總是「她們」

護理師的告白:1 人顧 60 人、評鑑猛造假的長照界我實在待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