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14271348_4172caf1f9_z

台灣第三季 GDP 保一不成,竟然還負一!消息一出,引起各界擔憂,行政院甚至立即推動「短期消費提振措施」,要丟 40 億元刺激國內消費;每當 GDP 經濟數字不佳,總會引發政府連番反應,但台灣經濟就此好轉了嗎?

每逢選舉,上至總統、下至立委、議員、里長,每個人都毫不猶豫推出「拼經濟」牌來爭選票,翻開台灣近十年經濟成績單,除 2008-2009 年受全球金融風暴影響外,平均也有 2~6% 不等的中等成績,但產業萎縮、出口貿易下滑… 等問題就像慢性病,剛開始不覺得怎樣,等到疼了!痛了!才知道事情大條了。

這一次,台灣第三季 GDP 出現 -1.1%、全年可能慘跌至 0.83% 的現實,正反映出了當前經濟情勢的嚴峻程度:出口連 9 黑、內需疲軟、失業率續增、無薪假風暴愈滾愈大。

2015-12-03 4.04.57

台灣近 10 年 GDP 走勢

過去,台灣依靠投資,帶動產業製造、出口貿易,拼出經濟奇蹟,如今,這股經濟動能在產業轉移與全球化浪潮中遭到迫擊、夾殺,一個個產業萎縮、高失業率、薪資低成長、M 型化等經濟問題紛紛冒出頭,凸顯了台灣根本性的產業、就業、薪資、人才結構來到鬆動、解體邊緣,每個人都在問,台灣該往何處去?

曾經擔任台灣經濟發展策略師、前國發會主委,人稱管爺的管中閔就大聲疾呼:別再盯著 GDP 了!過去成功模式不 work,就想別的路!

  • 3 大思考,問診台灣經濟

管中閔很明確指出,這些老問題都無法寄望 1-2 年內可以解決,一旦主政者每年都要盯著 GDP 數字,只要一輸旁邊的國家,或沒有 2-5% 就很焦慮,慌張地擔心「出口有沒有變好?」、「外銷訂單數字怎麼下滑了?」,如何能忍痛做出改變?

只看 GDP、產業不轉型,台灣經濟永遠翻不了身!回首這幾年台灣經濟策略,管中閔不諱言,主政者陷入追逐 GDP 的思維邏輯,永遠碰觸不了問題的真正核心,同一套說法可以反覆再三拿出來用,但是台灣已經沒有時間再等待了。要思索哪裡出了問題,他提出 3 大思考:

1 還要執著 GDP 數字嗎?每一個重大改變,都不可能是無痛的,要維繫過去成果,就不可能有新東西出現。一直追 GDP 不就在舊思維中打轉、不敢創新嗎?

2 製造業是唯一的出路嗎?如果我們都知道台灣的製造業碰到瓶頸,還一天到晚希望它能有更大的成長,可能嗎?

3 一定要發展「新」產業嗎?這個所謂的「新」產業,如果還是製造業思維,最大競爭對手大陸是不是又花幾年時間就能追上來?有沒有可能,從舊產業中,玩出新花樣?

管中閔的三大問,給了台灣經濟發展一些新走向,以下是管中閔的精彩回應:

Q:足以推動台灣下一波經濟的「新東西」會是什麼樣貌?

A:要改變一定要忍受某些犧牲!中國崛起已經是必然的事實,台灣過去製造業很強,面對中國崛起競爭,即使沒落了,也捨棄不掉,大家喊製造業轉型也已經好幾年了,有下決心要做嗎?捨不得丟掉舊東西,新東西就不會進來。

要比拼土地大小、比拼勞工數量、比拼高端人力運用,中國都享有相對優勢,不僅台灣,連許多東南亞國家,在發展經濟時,都不免要承受來自於中國的壓力。在這種情況之下,台灣如何找出自己的路?我認為,台灣在市場開放、自由度、可預測性等方面都有優勢,這才是我們要發展的。

台灣的機會在對方(中國)沒有,或是相對弱的地方。盤點台灣各方面優勢,在人力資本方面,台灣就很有優勢,雖然考試考得好的,總數還是對岸比較多,但在開放社會成長出來的人的素質就是不一樣。舉凡金融、市場法規、資訊等跟人力資本、開放相關的特質依存性高的產業,台灣發展起來,就比較有機會。

在我看來,能將台灣經濟帶往希望的三支箭:服務業輸出、關鍵製造技術和創新產業,都是很重要的方向。

  • 捨不得丟掉舊東西,新東西就不會進來

Q:那現在支持台灣經濟的製造業該怎麼辦?

A:服務業輸出,是一個籠統的概念,但可以想一想,該怎麼做!在中國崛起之下,製造業的挑戰日劇,與其跟中國拚製造,不如往高端服務業轉型,諸如金融、資訊、物流等高技術、高資金含量的服務業輸出,即使短期無法取代製造業輸出,痛下決心往這方向走,至少會是個機會。

以台灣最擅長的製造業為例,過去台灣零件製造很強,但系統整合差,因此,只要有人能整合起一個產業鏈,台灣就淪為代工角色,永遠在賺 3-5% 的毛利,老闆只是從西方人變大陸老闆,這種血淋淋例子,從最近中國半導體業重量級成員紫光集團頻頻對台挖人才、談合併就能窺知一二,少了整合能力,即使是大廠如聯發科,也被對岸視為囊中物。

製造業要轉型,當然得讓服務升等,賺知識財。台灣有很多專業的 Turnkey(統包)可以輸出,像是科技製造業中的強項:工業廠房,就能把整個工業園區包裝起來整廠輸出,這種模式,在印尼、緬甸、柬埔寨等東南亞國家很需要,除了工廠外,還有農業園區,也能進攻北回歸線沿線 20 幾個國家。

Q:轉型勢必得經過陣痛期,經濟新方向可以怎麼做?

 A:有選擇,才有行動。一直看著 GDP 數字,還有講創新的空間嗎?我們剛講到法規、資訊環境相對中國透明的金融,也台灣優勢之一。我們可以先看看,如果台灣選擇金融輸出,要做什麼事情?

以新加坡金融為例,他有很清楚的戰略,是個只有 500 萬人的小國,因此新加坡的選擇是只要服務好最有錢的 5% 的人,就能養活所有人了,台灣呢?要不要有走相同的路?這些都是可以思考的問題。

不能說,一方面想跟新加坡一樣可以賺很多錢,一方面卻又唾棄那種把全世界最好的人才挖過來、給高薪,卻只是為了服務 5% 金字塔頂端的人的做法。

中國現階段對於資訊、自由與透明度的掌控,都還不至於在 3-5 年內鬆綁,台商到大陸投資,若加上香港,每年對大陸順超超過 700 億美元,這麼多錢,其實很適合支持台灣發展「財富資產管理」業務,甚至對外吸引更多外資停泊,但要怎麼做?願意付出什麼代價?都是在做高端服務業輸出時,值得先想一想的事。

以目前服務業輸出僅佔產業輸出不到 15% 來看,若有完善的 5-10 年計畫,就能把比重往 25%-35% 提升,替補製造業的衰落。

  • 放膽開放人力資本,讓全世界最好的腦袋來台灣

Q:台灣薪資近 10 年來沒有太多成長,問題出在哪?政府分配產業資源時,又該如何調整?

A:過去台灣都把資源放在知名大廠上,但一旦這些大廠出走,台灣內部的產業、就業機會很容易就陷入空洞化危機,一般人的薪資自然起不來。別再迷戀明星大廠了!政府應該把資源放在擁有關鍵技術的 B 型企業,也就是所謂的中堅企業、隱形冠軍,讓他們有機會長大。

以紡織業為例,台灣歷經一波紡織業淘汰賽,一度被視為夕陽產業,但也有不少紡織業選擇留在台灣研發新技術,現在,不少國內外大品牌的用布,都依賴台灣供應。過去紡織業在經濟貢獻的占比上變小,才讓人以為紡織業走入夕陽,但其實總產值並沒有萎縮,還一點一點長大,正是因為用關鍵技術撐起了一片天。

像這些擁有關鍵技術,又願意深耕台灣的廠商,對人才不會小氣,這才是下一波主政者應該給予資源、扶植長大的產業,也才能真正根留台灣,促進經濟繁榮。

Q:現在許多重視生活、消費型態的文創產業,它可以是台灣經濟的支柱媽?還是只是小確幸?

A:還在寄望每單 5 億、10 億的生意嗎?在台灣經濟轉型過程中,訂單思維也要跟著修正。過去台灣產業習慣 DRAM、晶圓每次就是 5 億、10 億起跳的接單模式,而生活型態、消費型態的文創產業單價低、單量少,就被認為不足以撐起經濟大局,無法成為出口主力,但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從台灣許多中小企業與國際大廠合作的經驗來看,台灣廠商生產很有彈性,對於創意、獨特、少量、多元產品的配合度、快速生產能力非常高,很適合這種 Talent made 的生產方式,要再做像以前球鞋那種大量生產的模式,台灣做得過大陸嗎?不如做我們自己強的東西。

打破舊有的訂單思維,從多元化、小單做起,即使這些特殊性、個性化的產品,可能一張訂單連 500 萬美元都沒有,但只要有很多不同的文創產品,即使一單只有小小 50 萬美元,累積 2000 單,同樣也有 10 億美元的威力。

不再執著以大、以量拼輸贏,台灣就有機會走出不一樣的經濟路。不過,不論是服務業輸出、關鍵技術,還是創新產業,這三支支持經濟轉型的產業箭都需要人才,台灣要有膽量開放人力資本,讓全世界最好的人來,最好的腦筋來,給他最高的薪水,別害怕人來了,自己會沒工作,台灣要的是開創性的人才,創業的、高端的、具開發性的,這樣的一個人才,可以帶來 500-1000 個工作機會。

圖片來源:中岑 范姜,CC,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