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 / 劉慶儀

丹麥提供年輕人免費大學學費、慷慨的獎助學金以及沒有債務的沈重枷鎖,讓其他國家年輕人相當眼紅、嫉妒。

然而很多業界和政治領域的專業人士,對此感到憂心。認為天下沒有有白吃的午餐,將對北歐經濟蕭條雪上加霜。

大多數丹麥年輕人只追求著自我滿足,絕少數人才願意投入薪資優渥的科學和工程的領域。而這些領域對丹麥的未來,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

典型的丹麥大學生為例,皇家丹麥音樂學院學生 Ali Badreldin 想要成為一名薩克斯風手。他說:「 長大的過程中,音樂就像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所以做這個選擇是很理所當然。」

Bardrelin 除了學費全免並可以獲得每個月 5839 丹麥克朗,相當於 1074 歐元的教育津貼。且這種教育體制之下,課堂的班級人數很少會有限制。

因此,丹麥比起其他 33 個經濟合作暨國家發展成員國,必須花更高比例在教育上。

然而生技產業,像是諾維信(Novozymes),就提到他們找不到足夠的工程師。

近年來,丹麥工程師的需求大幅攀升,但是丹麥年輕人,只有經濟合作暨國家發展成員國平均的三分之一打算從事工程相關的職業,藝術人文相關學程仍是大多數學生的選擇。

  • 丹麥將教育視為投資

諾維信、玩具製造商樂高 (Lego) 和衛生保健產品製造商康樂寶 (Coloplast) 紛紛認為是時候用廣告攻勢讓學生驚艷。

諾維信人資總監 Michael Almer 說:「大多數的學生想要從事一份有意義的工作。我想我們需要更加用心向學生解釋工程師能帶來的改變。」

相反地,根據歐洲統計局,保守派評論家表示,在丹麥這能享受一輩子的福利保障的國家,其青年失業率在 14 個百分比,顯著比其他歐盟國的 22.8 個百分比低。

但有些人指向 「懶散羅伯」或羅伯尼爾森。曾是社會學系、哲學系和中文系學生,現今 45 歲的他, 曾大辣辣地在電視上公開表示後得到大家的注目,他寧願靠著社會福利存活,也不願意從事他認為沒有意義的工作。

丹麥政治研究院自由市場導向智囊團的經濟學家 Mads Lundby Hansen 認為,學生應該負擔某部分學費。

Hansen 告訴法新社:「我的建議是讓學生付一點點的學費,因為這會幫助年輕人思考,他們能得到什麼樣的工作、以及他們可以從這份工作當中賺到多少錢。便能開始會用投資的角度去看待教育。」

  • 丹麥政治上的燙手山芋

像英國這樣的國家,用經濟危機來合理化學費的調漲。反觀丹麥,沒有人想碰這政治上燙手的山芋。

去年,執政黨社會民主黨大大的控訴最大的反對黨左翼丹麥自由黨 「想要挑戰世世代代建立起的社會福利、和平等制度」當他們提議教育要收學費的同時,馬上被駁回。

當這個爭議逐漸白熱化, 許多丹麥大學已請願希望減少那些畢業生失業率高領域的入學率。

不是全部的大學都認同此擔憂。奧爾堡大學教育暨學習研究教授 Palle Rasmussen 表示:「這個問題不是像有些人想的那麼嚴重。」

Rasmussen 說:「如果有些課程無法幫助學生就業,最終學生們會避免修這些課。 」並提出目前在丹麥,得到失業補助不再像以往容易。

整體而言,比起歐盟平均 60 百分比,只有百分之四十八的丹麥畢業生在私人機構上班。

有些人說只有經歷大的財政和意識形態上的轉變,才會鼓勵學生從事薪資更高的職業。

身為全世界稅收最高之一的國家,對最高收入族群可以苛到 56 百分比的稅的丹麥,人民賺越多的錢代表著會被政府苛去更多的稅,去支持丹麥的社會福利制度。對許多丹麥的年輕人而言,不願意投入這麼長的時間、精力為了追求更好的薪資,但最終卻被重重的苛稅。

其他人,像是音樂系的學生 Ali,依然堅信著如果追求自己的夢想,所有的努力將會有有所成果。

他說:「如果讀有熱忱的科目,以後在這領域中會比別人更有耀眼的機會。」

(資料來源: Business Insider ; 圖片來源:Garaigoikoa, CC license)


延伸閱讀:

澳洲最低基本工資冠全球,讓窮人也能勇敢消費

「我們要把錢用在其他問題上!」德國市民已 2 次向奧運說 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