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03_120646

BO 導讀:

頂新判決書出爐後,引發社會廣大討論;有人認同法官所說的程序正義,也有人不滿判決結果。本篇文章則是從一個美國著名的「愛絲科拉訴可口可樂瓶裝公司案」來說明其他國家面對企業疏失的作法。本文作者所提的「有罪推定」後經網友糾正應該是民法中的「舉證責任倒置」¹,然而我們仍能從這個國外案例中,進一步討論頂新案判決的爭議。

法官:

「我們不能為了追求實質正當,而放棄了程序正義」。

無罪推定是高貴的憲法原則,卻始終是違反人類心理傾向的預設。

大學通識課的時候,曾經聽老師說過一場有罪推定的訴訟,

案件是這樣的,有家餐廳的服務生在搬運可口可樂的過程中,可樂瓶忽然爆炸,炸傷了服務生的手,法庭上服務生的描述僅有爆炸過程,以及一位運輸司機在搬運過程中曾看到爆破瓶子的供詞,後來法官做的判決是,可樂公司必須賠償服務生。

那時候法官判的依據是,對於現代的製造消費行為而言,消費者很難去證明產品的安全與否,更不要說是去查來源出處等等,所以製造商有義務去證明他的產品是不是安全無虞,在這審判中,法官就是以有罪推定原則要製造商去證明他的瓶子是否 100% 不會爆炸,而非消費者去證明他 100% 不會爆炸。

這在維基百科上也查得到,愛絲科拉訴可口可樂瓶裝公司,算是有名的審判案件。

裡面也有介紹很多有趣的論點,像是法官認為比起消費者,製造商應該負起更大的責任去監督、管理自身產品安全,降低會造成生命、健康降低風險的瑕疵品進入市場 (嚴格責任),以及事實自證法則 (指在缺乏充分證明的情況下讓事實自己說話;這時舉證責任轉移至被告)。

假如從美國法官的看法去討論頂新判決,法官口中的無罪推定原則好像就沒有這麼絕對、正義了

畢竟黑心油不是事實嗎? 難道要消費者拿自己的大腸去實驗他的餿水油會不會得癌症? 證明自己食品商品來源安全,不含任何重金屬等毒素,不是製造商該盡義務嗎,可是這些在無罪推定的觀點下,要證明慢性毒的危害幾乎不可能。

當然,也可以說那畢竟是美國的法律,台灣有台灣的玩法,然而在堅持自以為的程序正義下,拿全國的食品安全去陪葬,總覺有點本末倒置….。

註:民法中的舉證責任轉置指的是將本為原告需負擔的舉證責任,轉由被告負擔。在可口可樂的案例中,就是從「服務生要證明可口可樂企業有罪」,轉為可口可樂公司要舉出實證,證明自己無罪。

(本文轉載自 PTT 實驗坊,由 smellrat 授權轉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首圖來源:蘋果即時


延伸閱讀:

黑心律師的告白:頂新案檢辯審三方不敢講出口的真心話

對頂新案判決感到憤怒嗎?小心,你的正義感可能就是造成冤案的元兇!

魏應充無罪又是「恐龍法官」惹的禍?關於頂新案,這些事情你該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