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凱亞克 KAIAK

敘利亞戰爭持續的近五年來,200 多萬個兒童在國內或是國外都不斷的逃亡以遠離戰爭。他們遠離了家園、朋友、以及他們的床。當他們失去一切的同時,攝影師 Magnus Wennman 透過紀實攝影來讓外界知道這些孩子們都在什麼樣的環境下渡過。

瑞典攝影師 Magnus Wennman 是兩屆世界新聞攝影獎得主;年度最佳瑞典攝影師的四度冠軍。他跟隨著無以計數的難民腳步跨越歐洲,述說這個夜幕低垂之後的故事。這是一個活生生的真實故事,而且結局遙遙無期!

這個專題是由 Fotografiska Aftonbladet 共同發起,他們邀請 Magnus Wennman 進行紀錄,為這些弱勢孩子們發聲,以響應聯合國難民署 UNHCR 的援助行動。

02

Lamar, 5 歲

霍爾果斯,塞爾維亞

Lamar 將娃娃、玩具火車以及心愛的球都留在了巴格達,在提到家的時候 Lamar 就會講起這些玩具。她的祖母 Sara 說他們在出門買菜時,一顆炸彈落在他們家破壞了一切,他們再也不能住在那裡。經過兩次嘗試以小橡皮船橫越土耳其海,他們抵達了匈牙利封閉的邊界。現在 Lamar 睡在林中,只蓋著一條毯子,害怕、冰凍而且悲傷。

3

Mahdi, 一歲半

霍爾果斯,勒斯凱

Mahdi 只有一歲半,他的一生經歷就只有戰爭。他在幾百名抗議著無法進入匈牙利的難民中間睡得很沈。而在邊界另一邊的數百名警察正嚴密執行著不讓難民越過的命令。拍完這張照片的第二天,警察對難民使用高壓水槍與催淚瓦斯。

4

Abdul Karim, 17 歲

希臘,雅典

Abdul Karim 為了買前往希臘的船票把身上最後的歐元花完了。現在他在每天都會湧入數百名難民的 Omonoia 廣場過夜。在這裡走私者靠假護照與安排交通工具而賺大錢,但是 Abdul Karim 無法離開這裡。他會借電話打給還在敘利亞的媽媽,但是他不能告訴她狀況有多糟。
“她會為了我哭,我不能再讓她更擔心了。”
他把毯子打開,就睡在廣場中央。
“我夢到了兩件事:睡在一張床上,並再次擁抱我妹妹。”

5

Ahmad, 7 歲

霍爾果斯,勒斯凱

連睡覺都無法安穩,戰爭的影像一再地重播。Ahmad 在 Idlib 的家被炸彈擊中,他的頭部被彈片擊中,他活了下來,但是他弟弟沒有。他們全家就投宿在鄰居家好幾年,但是現在還是被迫逃離。Ahmad 跟著數千名難民一起沿著高速公路走向匈牙利邊境,這是第 16 天。他父親說,他們只能露宿在公車站、大馬路上、以及森林中。

7

Shehd, 7 歲

Shehd 喜歡畫畫,但是她最近的畫都只有一個主題:武器。“她每天看到的就是這個,它們無所不在”,Shehd 的媽媽趁她在匈牙利邊界睡著的時候這樣解釋。現在她不畫畫了,因為他們沒有帶紙或是蠟筆,但是她現在也不玩耍了。孩子們被迫像大人一樣一起討論事情。而且他們對於尋找食物也越來越艱難,有時他們只能摘路邊樹上的蘋果充飢。他們說要是知道這麼艱難,寧願選擇留在敘利亞。

8

Sham, 1 歲

霍爾果斯,勒斯凱

眼前是匈牙利與賽爾維亞邊界四米高的金屬圍牆,Sham 躺在他母親的懷中。就只有幾公分的距離就是他們渴望進入的歐洲範圍,就在前一天最後一個獲准進入的難民搭上了前往奧地利的火車。但是 Sham 跟他媽媽到得太晚,跟其他數千名難民一起被阻擋在封閉的匈牙利邊境之外。

9

Abdullah, 5 歲

貝爾格萊德,塞爾維亞

Abdullah 有血液方面的疾病,過去兩天來他一直睡在貝爾格萊德中央車站外面。他在 Daraa 的家中目睹妹妹被殺害。“他仍處於震驚之中並每個晚上做惡夢”,他的母親說。Abdullah 疲倦而且不健康,但是他母親沒有錢讓他接受醫療照護。

10

Juliana, 2 歲

霍爾果斯,塞爾維亞

攝氏 34 度,蒼蠅在她臉上爬來爬去,讓 Juliana 翻來翻去睡得很不安穩。她們家已經步行穿越賽爾維亞兩天,這是三個月的逃亡生活的最後一個階段。他媽媽放了一條絲巾在她臉上才幫她安穩的睡去。就在幾公尺外則是彷彿永不停止的難民人流腳步,準備跨越邊界。這時是八月底,匈牙利正準備以鐵絲網阻絕難民潮。只剩幾天的時間可以通過霍爾果斯這個邊境城市。Juliana 的家人也準備在夜色降臨的時候出發。

11

Ahmed, 6 歲

霍爾果斯,塞爾維亞

午夜過後,Ahmed 在草地上沈睡,他周圍的大人們正在開會商量如何離開匈牙利而且不向當局註冊身份。6 歲的 Ahmed 背著自己的背包,跟著家人步行走過遙遠的路程。“他很勇敢,有的時候只在傍晚稍微哭一下。“,負責照顧他的叔叔這樣說。他父親已經在敘利亞北部的家鄉 Deir ez-Zor 被殺害。

12

Shiraz, 9 歲

蘇魯奇

9 歲的 Shiraz 在三個月大時發高燒,被診斷為小兒麻痺症,醫生並勸告父母不要再在這個“已經沒有希望”的女孩身上花錢。戰爭爆發後,她的母親泣訴著她是如何用毛毯包裹並揹著她步行從艾因阿拉伯到土耳其邊境食,她無法說話,被放在一個木製搖籃中。她日夜都只能躺在那裡面。

13

Mohammed, 13 歲

尼濟普

Mohammed 很喜歡欣賞建築,在家鄉 Aleppo 時他經常走在城市中看著它們。現在,有許多他喜愛的建築都沒有了,被炸成碎片。躺在醫院的病床上,他懷疑自己未來是不是有辦法成為夢想中的建築師。
“戰爭最奇怪的事情就是,你會習慣於感受害怕。而我不想去相信這一點。”,Mohammed 這樣說。

14

Iman, 2 歲

阿茲拉克伊曼

2 歲的 Iman 有肺炎以及肺部感染,這是她在這個醫院病床上的第三天,大部分時間她都在睡覺。她 19 歲的媽媽 Olah 說,她本來是個快樂的小孩,但是現在她太累了。她健康的時候很喜歡在海邊奔跑。

15

Gulistan, 6 歲

蘇魯奇

才六歲的 Gulistan 知道閉上眼睛跟睡覺是不一樣的,但是她寧願選擇閉上眼睛假裝睡覺,因為如果她真的睡著,惡夢就會來找她。“我不想在這裡睡覺,我想在家睡,”,她說。她想念自己在艾因阿拉伯家中的枕頭,有時她就靠著媽媽,把媽媽當枕頭才能睡著。

16

Tamam, 5 歲

阿茲拉克

五歲的 Tamam 害怕自己的枕頭,她每天晚上睡前都會哭。在她的家鄉霍姆斯的空襲行動都是發生在晚上,雖然她已經離開家兩年了,但是她仍然不知道,她的枕頭不是危險的來源。

17

Esra, 11 歲;Esma, 8 歲;Sidra, 6 歲

Majdal Anjar

當 37 歲的 Salem 把三個孩子哄睡之後,她放心地想到她的三個小孩是安全的,不會再遭受到攻擊。但讓她傷心的是,他們經常夢到他們的父親被綁架而失蹤,並心痛的醒來。六歲的 Sidra 常說,”我夢到爸爸帶糖果來給我。“

18

Maram, 8 歲

安曼

八歲的 Maram 放學一回到家,家裡就被火箭擊中,一塊屋頂就砸在她的身上。她媽媽將她送到野戰醫院,在那裡她被空運到約旦。因為頭部外傷引起的腦出血讓她在開始的前 11 天都在昏迷狀態,現在她是清醒地,但是因為下巴碎裂所以不能講話。

20

Ralia, 7 歲;Rahaf, 13 歲

貝魯特

兩個姊妹就睡在貝魯特的街道上,她們來自大馬士革,在那裡一顆手榴彈殺死了她們的媽媽跟弟弟。她們跟著爸爸已經這樣露宿一年了,兩個姐妹就這樣蜷縮著依偎在一起睡覺。Rahaf 說,她很害怕“壞男孩”,聽到這裡 Ralia 也開始哭了起來。

21

Moyad, 5 歲

安曼

五歲的 Moyad 跟媽媽一起手牽手上市場買製作菠菜餅的麵粉,經過一台計程車時車上的炸彈爆炸,他媽媽當場死亡。男孩被空運到約旦,他的頭部、背部以及骨盆都被彈片擊中。

22

Walaa, 5 歲

DAR-EL-IAS

五歲的 Walaa 跟我們說,她在阿勒頗有自己的房間,在那裡,她睡前從來沒有哭過。但是現在,在難民營,她每天晚上都哭。她說,枕頭是可怕的,因為晚上太可怕了,她們就是晚上被攻擊的。白天,Walaa 的媽媽會用枕頭堆起一棟小房子,來教她沒有什麼好怕的。

23

Amir, 20 個月

ZAHLE FAYDA

Amir 一出生就是難民,他 32 歲的母親認為他可能在子宮裡受到了創傷。“他從來沒有說過一個字”,住在塑膠屋裡的 Shahana 說。Amir 沒有玩具,但是他會從地上找任何東西來玩。”他很常笑,但就是不說話。“,他母親說。

24

Fara, 2 歲

阿茲拉克

兩歲的 Fara 熱愛足球,她爸爸利用所有能找到的東西捆成一顆球給她玩,但球總是很不耐用。每天晚上爸爸跟她還有九歲的姊姊說晚安時,都會祈禱明天能有一顆適合的球來玩。其他的夢想似乎都離他太遙遠,不過他沒有因為這樣就放棄希望。

25

Fatima, 9 歲

努爾貝里,瑞典

每天晚上,Fatima 都會夢到自己從船上掉進海裡。當她的媽媽 Malaki 帶著她還有兩個兄弟姊妹從伊德利卜逃離時,敘利亞政府軍正瘋狂的攻擊城市中的平民。之後在黎巴嫩難民營的兩年,情況變得無法忍受,他們只好登上擁擠的難民船前往利比亞。在船上 12 個小時之後,一個孕婦在烈日的甲板上生產,是個死胎,被拋到海裡。Fatima 目睹一切,當難民船開始進水的時候,他們被義大利海岸防衛隊救起。


上次我寫”敘利亞難民背離家鄉時背包裡面裝的是什麼?”時多次哽咽,這次這篇在我寫到害怕自己枕頭的五歲 Tamam 時我就崩潰了。還是一樣的心情,我們能做的不多,但是讓我們從自己開始做起,我相信只要每個人都把自己視為地球這個大家庭的一份子,世界一定會慢慢變好的,共勉之!


所有照片來自 Magnus Wennman Fotografiska Aftonbladet

文章來源://darbarnensover.aftonbladet.se/chapter/english-version/

(本文為凱亞克 KAIAK授權刊載,粉絲專頁:凱亞克 KAIAK,部落格:凱亞克 KAIAK WEN,原文刊登:孩子們今晚睡在哪裡?敘利亞兒童難民紀實攝影 – Magnus Wennman


延伸閱讀:

敘利亞難民背離家鄉時背包裡面裝的是什麼?

BBC 互動測驗》體驗敘利亞難民的艱難抉擇,每一步都是生死關頭

幫還是不幫?難民援助的哲學爭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