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國旗就在美國國旗旁(圖片來源:影片截圖)

文/李中志

繼年初位於巴黎的《查理周刊》遭到恐怖攻擊,11 月 13 日花都再度灑血,這次規模更大,波及更多無辜,129 人被行刑式的屠殺,沒有任何藉口可為此等冷血行徑辯護。正當全世界由主流媒體帶動的情緒為巴黎同感哀傷時,總部設於澳洲雪梨的智庫,經濟與和平研究院 (Institute for Economic & Peace),剛好於巴黎屠殺三天後公布了年度的全球恐怖活動指數 GTI (Global Terrorism Index)。

該智庫根據過去五年(2009-2014)在 162 個國家所發生的恐怖活動,以統計方法計算出 GTI 指數,最高為 10,無恐怖活動則為 0。伊拉克已多年成為恐怖活動最嚴重的國家,連續兩年 GTI 高達 10。接下來有三個國家高於 9,依序為阿富汗、奈及利亞、巴基斯坦,加上第五名敘利亞 8.11 緊跟在後。中國的 GTI 高達 6.29,比俄羅斯與以色列還危險,排名 22,緊次於黎巴嫩。美國法國排名 35、36,GTI 分別為 4.61、4.55。日韓兩國的 GTI 均為 0,而台灣 GTI 為 0.15,排名 113,算相當安全,但無法歸零乃受幾起隨機殺人之累。

這份長達百頁的統計報告令人怵目驚心,2015 的恐怖活動尚不在統計之內。受敘利亞內戰國際化的影響,這份名單明年可能會出現不小的變化。然而最近幾次躍上西方媒體的重大死亡攻擊,包括十月底俄國客機空中爆炸罹難的 224 條人命,若放在恐怖活動的大趨勢來看,即使不能說微不足道,但也只是冰山一角。

仔細閱讀這份報告,我們發現恐怖主義的實際圖像,和主流媒體所欲傳達的有極大的落差。以西方媒體為導向,本世紀的恐怖主義一向被理解為激進回教團體與西方文明的衝突,主要攻擊目標為西方國家,但事實未必如此。

以 2014 為例,超過百人死亡的恐攻有 26 次,無一在西方國家發生。這或許是西方人士願意犧牲隱私,花兩小時通過機場安檢的成果,但恐怕不是真正的原因。恐怖組織固然揚言攻擊西方,但對內宣傳的成分較大,實際的攻擊對象絕大部分是同為回教國家境內不同派別的穆斯林。去年遭受恐攻造成死亡的國家增為 67 國,的確有擴散的趨勢,但 78% 的死亡仍集中在 GTI 最高的五個國家,依序為伊拉克、阿富汗、奈及利亞、巴基斯坦,敘利亞。

最血腥的兩次恐攻分別造成 670 與 500 人死亡,均由伊斯蘭國在伊拉克發動。死亡兩百人以上有 10 次,烏克蘭與南蘇丹也不幸入列。伊斯蘭國固然惡名昭彰,但今年起最恐怖的組織已不是伊斯蘭國,而是在西非與北非活動的另一激進回教團體「博科哈拉姆」(Boko Haram),已宣稱取走 6,644 條人命,與伊斯蘭國共同執行了全球恐怖活動 51% 的屠殺。不計其數的恐怖攻擊都比這次巴黎屠殺更血腥,更人神共憤,但媒體不是完全遺忘,就是輕描淡寫。

不可否認,本世紀最為驚恐的恐怖攻擊當屬 2001 年紐約的 911 事件,奪走近三千條無辜的生命,佔當年恐怖攻擊死亡人數的一半。但若拉長觀察時間,自 2000 年以來西方國家死於恐怖活動的比例只有 3%,排除 911 之後,則只佔 0.5%。2000 年之後恐怖活動有增無減, 年年創新高,光 2014 一年就有 32,658 人死於恐怖攻擊, 是 2000 年的十倍。2015 年必然更為血腥。歐美耗費無數的反恐戰爭,成果在哪?這些數字無疑是最大的諷刺。

更重要的,與其說這些激進回教團體是要挑起全球的宗教戰爭,不如說是區域政治的血腥鬥爭,與早年國民黨徒藉主義之名,發動血腥的中原大混戰何異?又與共產黨藉人民革命之名,行政治奪權之實何異?

當然,巴黎畢竟是鏡頭的所向,世人注入更多的關心與近乎濫情的憂傷乃人之常情。然而西方國家無論是民粹式的反恐,還是政治正確式的縱容,不但容易激起自己國家境內不必要的宗教對立,更會導致災難性的反恐策略,而這正是恐怖組織求之不得的。

其實伊斯蘭國並非三頭六臂,它已不是如阿蓋達的傳統恐怖組織。傳統的恐怖組織並無經常的統治事務要處理,也無軍事戰鬥的壓力,但這些都是伊斯蘭國每天在占領區內攸關存活的大事,基本上已無暇向西方輸出恐怖活動。

以《查理周刊》與這次的巴黎屠殺為例,甚至波士頓爆炸案,都不是由伊斯蘭國精密策劃與指導下完成的恐怖攻擊,而是所謂的「孤狼攻擊」(Lone Wolf Attacks)。 恐怖分子或有短暫接觸伊斯蘭國經驗,甚或只是上上伊斯蘭國的網站就自封為聖戰士,並不是由伊斯蘭國訓練指揮。但這不是好消息,相反的,這是更恐怖的發展,因為「孤狼」無處不在,每一次恐攻後一面倒的反幕斯林言論,優勢戰機飛彈炸射傷及的無辜,完全是負面教材,只會在西方社會孕育一窩一窩的「孤狼」,一步一步將他們異化到悲劇的邊緣。

另一方面,瞻前顧後的政治正確更是國際事務的天敵,伊斯蘭國的軍力並不完備,政經基礎也相當脆弱,要決定性的摧毀易如反掌,但西方國家在敘利亞內戰中各懷鬼胎,不願派出地面部隊徹底殲滅伊斯蘭國,只以空中炸射向國內的反恐情緒交代。

這種不願付出相對代價的戰爭,不但撼動不了伊斯蘭國,一張張被「來自巴黎的愛」炸得支離破碎的屍體照片,就是伊斯蘭國最好的宣傳,就是鞏固「孤狼」信仰發動攻擊的能量。

中東的問題極其複雜,是西方戰後無盡的夢魘,無萬靈的解藥,它由一個現實推向另一個現實,一個錯誤推向另一個錯誤。也許細讀這份全球恐怖活動指數的報告,我們能多看到一些我們忽略的現實,糾正一些已經太多的錯誤。

(本文由想想論壇授權轉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原文標題:全球恐怖活動指數裡的現實


延伸閱讀:

美國、IS 輪番點名台灣,柯 P 誠實說:不把台灣當國家看,卻要我們出錢出力,實在是⋯太爛了

歐巴馬公開表示臺灣是「反恐夥伴」,你知道臺灣曾花 5.5 億成立反恐訓練中心嗎?

獲獎美國記者,揭露 ISIS 和「反恐戰爭」的真正起源